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42章 第十二个任务 祥子要当爷7

  (求各位起点推荐票,昨天又有一章被禁了,就是那章最爽的,看来以后要小心,这一任务可能不能太浪了,还是要继续苟着,大家多见谅哈!)
  但是现在的陆仁炳也仅就是个有点钱的车厂老板而已,名声在这四九城并不彰显,距离当爷还有一段距离。
  不过陆仁炳并不着急,一边照顾自己的生意,一边关注着车夫这个行当。车夫在这个时代属于社会的底层,辛苦极了,还遭受各方的盘剥。但这又是这个社会给穷人留下的最大的就业机会。全北平有五六万车夫,这些车夫就是一股最强大的力量。
  陆仁炳一开始就有心将这股力量拢入自己的手中,陆仁炳一直在等待一个时机,等到1929年底10月22日,北平一千多人力车夫,在某些人的蛊惑下,聚集打砸有轨电车,砸毁了各线路大约63辆车。拆毁了多条线路。
  原因是人力车夫们认为,正是因为有轨电车,抢了他们的饭碗,导致他们收入下降。生活更加困苦,再加上有心人的鼓动,才爆发了这次事件。
  事情的结果当然是军警出动,抓捕了1400多人,所有人力车夫组织被查封。最后这一千多人大多数人被驱逐出城,几百人被发配边境充军,还砍了四个人的脑袋。
  这些人力车夫不仅失了业,丢了命,还破了财。除了被罚没的财产,更有很多车夫当时是将人力车放在事发现场附近的。后来被驱散的时候,根本没时间去捡回自己的车。现场留下的几百辆人力车,随即被人抢夺一空,不知去向。
  等到事后,那些丢车的车夫的生活就全完了。是自己的车还好说,只是损失点钱。租别人的车,那些车夫就只能卖身给车厂老板,当牛做马了。
  这件事对于车夫和电厂是坏事,但是对于军警和存心不良的陆仁炳确实极好的机会。
  军警么自然是趁机大发一笔财,陆仁炳则是有了一个将车夫群体,一举揽入麾下的机会。
  等到1930年3月,事件基本有了结果之后,车夫内部原有的组织被一扫而空。陆仁炳趁机,将被驱逐出城的那些车夫,全部招揽到麾下,然后又花钱赎回了那些被发配的几百人,又花钱帮那些因为丢了车而陷入困境的车夫赎了身。
  然后这一千多,北平车夫里最有战斗力的骨干分子便彻底成了陆仁炳的铁杆,陆仁炳对他们进行了系统的训练的同时,先派自己的手下,占据原先车夫组织被扫清后留下的空缺,等两个月后,又将训练好的一千多车夫骨干,改名换姓又派了回去。
  这次得到培训的车夫,跟之前完全是两个概念。半年的时间,他们就协助陆仁炳控制了北平城内的所有车夫。
  陆仁炳成立了一个北平车夫总协会,他任会长,并且这个协会还在官方做了注册。嗯,他现在已经有资格被人称为爷了。
  江湖上要被人心甘情愿的称为爷,必须得有被人称道的事迹。陆仁炳这次义助一千人的壮举,毫无疑问在这北平地界的穷汉界,打响了名声。陆仁炳舍得花钱,不仅解决了这一千多人的生计问题。
  还为那几个被杀了头的兄弟,收了尸买了上好的棺木厚葬。仅凭这一手。就受尽北平车夫的人心。
  能来当车夫的,除了乡下进城的年轻人,多的是失业的市民子弟。或者是被撤了编的警察。散了摊子的兵油子。总体来说这个群体,是可怜的,也是复杂的。想要彻底把他们笼络到手里,仅靠撒钱是不行的。
  车夫们并不都是像祥子一样的直汉子,可以说是三教九流的大杂烩。仅靠撒钱,陆仁炳最多就是被人认为是个凯子。
  对于这种事,陆仁炳自然是驾轻就熟。他先通过自己的骨干,掌握了车夫中的青壮,大概有2万6千多人。这些人是陆仁炳的核心力量,陆仁炳将他们笼络到组织骨干里。分了十八个级别给发饷。按照让这些车夫来城郊的基地接受,训练。并派他们出送货任务,出任务,作训练的都给高薪。
  让这些给祥爷做活的人,都得到足够的好处。对于那些怠工的,不接受命令的年轻人,第一次,打一顿。第二次,就拖着示众,第三次就彻底驱逐。至于驱逐之后的去向。就不知道了。
  恩威病施之下,半年时间彻底将这些车夫笼络在手里。陆仁炳定期给这些车夫评级,按照级别资历给涨补贴。这种前所未有的创举,一下子在下九流的车夫行里,架起了一条向上的梯子。
  这种梯子的每一级都代表着权力和金钱,对于掌握人心是很重要的。
  笼络了青年的人心,其他那些车夫就逃不脱陆仁炳的手掌心。陆仁炳派人核实其余车夫的情况,有文化,识字的。当过巡警,当过兵的,落魄家族子弟的。反正曾经有点社会地位的。陆仁炳都把他们收拢起来,给他们一个高评级,安插到各级支部里,找个职位养起来。
  这些人拉车可能混个温饱都困难,但是帮助陆仁炳管人,各个都是好手。这其中还真有高级人才,秀才,举人都有,这些人当然被陆仁炳收拢到身边,做高级参谋。
  有了这些文化人的加入,车夫组织就不再是泥腿子的集合。
  车夫协会,并不是个免费的协会,想要加入是要交钱的。这笔钱被陆仁炳用来帮扶,车夫里的老弱病残,谁家有个头疼脑热,婚丧嫁娶的。协会就用这笔钱,来出面帮衬。具体的帮扶额度,按照级别来支取。
  当然了这笔钱,并不是车夫们情愿交的,陆仁炳也没指望从他们手里抠钱,坏人他是不做的。这些钱是从车夫们交给车行老板的份儿钱里,扣下来的。
  掌握了全部的车夫,成立了行会,陆仁炳就有了同城里所有车行谈判的底气。以前车夫直接把份儿钱,交给车老板,每天一交,不管你的收入如何,也不管收入如何。份儿钱都少不了。
  这份协议,看起来对车行老板有利,对车夫们不利。其实并不是一个成功的制度。在之前行情好的时候还行。现在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北平从帝都都降成了河’北的省辖市,地位可谓一落千丈。有钱有势的人都逃到天津,南下去了新京。
  市面上明显就败坏了,黄包车行业人满为患,又加上交通条件的改善,仅北平这些年就修了几条电车线。车夫的收入骤降,根本没有保障。车老板被拖赖份儿钱也是常有的事。
  黑心的车老板,毕竟是少数。车夫们收入骤减,车老板们的收入也受到影响。而且看着趋势,只能是越来越糟糕,不会有好转。
  以前是没办法,现在陆仁炳掌握了车夫行,他要做这个中介。废旧车回收厂,让他跟这些车厂老板都成了熟面孔。陆仁炳也有资格跟他们谈判。
  所以在1930年的6月份,陆仁炳将北平的九百余家赁车行的老板集中在一起,开了个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