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309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13

  说买农具就买,陆仁炳卖了大半年的烧鸡,烧鸭着实落下不少钱。全置办起来容易惹人眼红,买一头牲口,买套犁,耙,耧,虽然也有点脱,但好歹是为了生产,有很多人家咬咬牙也能置办起来,并不太扎眼。
  罐子村生产队并不富裕,所以分家后,各家各户也没分到多少家当。像那几头牲口,还要各个生产队共用,家里劳动力比陆仁炳家还困难的户,有的是,所以指望队里的那些牲口耕地,非得误了农时不可。
  石圪节街上的集小,连个兽医站都没有,也没有成规模的骡马市,要买牲口去县城太远。罐子村的人,买牲口一般都去二三十里外的米家镇。
  米家镇在旧社会就是大镇子,货源丰富,连北平,天津的货都在这里集散。所以虽然米家镇是外县的,但是对于石圪结这边的人来说,去米家镇买东西反而比县城更方便。
  所以等到第二天一早,做过饭送了猫蛋去上学之后,陆仁炳就骑着自行车往米家镇去赶集,梳洗打扮一番的孙兰花,坐在大凤凰的后座上,狗蛋大呼小叫的坐在大梁上。一家人搞高兴兴去赶集。
  二三十里路,听着不远,但是因为地势起伏的原因,骑了一个多小时才赶到。
  米家镇确实是个大镇子,繁华的紧,不是三、六、九的赶集日,街面上也有不少摆摊做买卖的人。
  陆仁炳推着车,孙兰花抱着狗蛋,在街上逛了大半天,卖了不少吃的,喝的,把狗蛋吃个肚圆,不过还是得干正事,买牲口。
  米家镇牛马市在集市街东头的一片树林里,买卖牲口的有米家镇的坐地户,也有外地过来的牲口贩子。
  孙兰花喜欢高大壮实的骡子,狗蛋喜欢活动乱跳的小毛驴。对于那些长的并不漂亮的马,大家都自动忽略了,马这动物还是比较娇贵的。
  不过陆仁炳倒是一眼就相中了几头高大健壮的秦川牛,深棕色的牛毛,宽阔的肩膀,看着就喜人。这耕牛才是黄土高原上农民最值得拥有的牲口呀。
  骡子虽然挽力大,跑得快。但是这大家伙不能生育,放在家里,就像养了个太监,心里还不够难受的。尤其是公骡子,还长了那么大的货,中看不中用!
  秦川牛现在还没有跟其他地区的牛,进行所谓的杂交改良,买到的品种相对纯正,放在家里搞两种繁育也挺好。
  陆仁炳对轮兰花说,不喜欢骡子的大货,惹来孙兰花一通唾沫。不过好赖同意了,陆仁炳买牛。陆仁炳分别从两个老家相距较远的贩子手里买了三头牛,一头公牛,两头母牛,都是刚四岁的成年牛,长的很漂亮。
  一番手谈之后,花了两千七百元。不算贵,也不算便宜。孙兰花嫌买的多,陆仁炳还嫌买的少呢。
  自从那天扭完秧歌回来,陆仁炳就给自己这辈子的人生做了个规划。人总不能稀里糊涂过一辈子,他已经经历过好几次这个时代。
  挣大钱,发大财什么的对于他来说其实很容易。但是这一辈子总得有个事业吧。陆仁炳也没想着真的当一辈子二流子。
  那天晚上扭完秧歌回来的路上,狗蛋的问话,勾起了他那么一点点思绪。
  时代在滚滚向前,黄土高原上原生态的文化,原生态的物种都会随着时代的发展,渐渐凋零。等到狗蛋的孩子长大,也许就再也听不到原生态的信天游,见不到热情洋溢的土秧歌。现在常见的土鸡,土鸭,土狗子,秦川牛,大黑猪。
  反正在这个时代常见的畜禽,等到几十年后,就都成了需要专门拨款保护才能延续种群的物种。本土的黄豆,小麦,谷子,高粱,黍子,也都在不断的改良中消失了大半。土生土长的中国大豆,竟然每年需要进口种子。中国的药,专利竟然都在棒子和日本人的手里。
  这里面有各种复杂的原因,陆仁炳也无心改变大势,但是他忽然兴起了一股雄心。他要从现在开始,保存这些本土的根,本土的种子,本土的文化。
  这些都是需要钱,需要系统的规划。别的先不说,就先从保护好黄土高原上的牛,开始吧。没有人会知道,在这个国门还没打开的年代,黄土高原上的二流子陆仁炳,悄悄树了一个小目标。
  买了牛,陆仁炳又去买了配套的胶轮车,买了犁,锄,镰,耧,铡刀,顺道买了几袋紧俏的化肥,又花了小五百。
  狗蛋没忘了叮嘱陆仁炳给姐姐猫蛋带好吃的,公牛拉着车,它的两个媳妇拴在大车后边,陆仁炳驾着辕,孙兰花抱着狗蛋坐在另一侧,那辆自行车,当然也扔在了牛车上,晃晃悠悠的往罐子村赶。
  要说这牛车有个啥毛病,那就是慢。你要是挥鞭子使劲敲打,牛倒也能奔跑起来,但是牛就要担心牛受伤了,所以做牛车一定要有耐心。
  大路上不是有骡子,挽马拉着大车从陆仁炳家的牛车旁跑过,急得狗蛋直拍大腿。
  “大呀,能不能让大牛跑快点啊,哎呀,你看连人家小毛驴都跑不过。看他着急的样子,两口子都开心的笑起来。只有狗蛋自己,鼓着嘴,继续生气。
  到了家,天都快黑了。放了学的猫蛋,在家里等得很焦急。看到父母回来,很开心的围上来,忽然又看到三个大家伙,有些开心又有些胆怯的不敢上前。
  二流子王满银买了三头牛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罐子村,大家都过来看情况。
  ”满银,你这可真是发了财了啊,一下就买了三头牛,你喂的起么,不行就放到我那,我帮你喂,怎么样?“村里的另一个二流子,王老拐嘻皮笑脸的说。
  ”就你,有多远滚多远,我害怕你把我的牛给杀了吃肉呢,要说养牛,那还得是得看有根叔的。“路人斌说着,就掏出烟,给盯着三头牛仔细看的老汉王有根,递了一根,掏出刚买的钢制煤油打火机,”嚓“的一声,打出火,给王有根点着。
  然后把烟扔给王老拐,让他给来看热闹的老少爷们散烟。大前门,在这边可算的上是好烟。
  王有根是队里的饲养员,旧社会就给老财主放过牛,在养牲口方面绝对是一把好手。当初陆仁炳搞那个养猪场,王有根就没少给帮忙。
  “满银啊,你这三头牛,买的好哇,就怕你小子不懂牛,给糟蹋了!”王有根摇头叹息,他养了一辈子牲口,最见不得牲口受罪。
  “那是,那是,这不的全仗着有根叔,您这个老把式在,我才敢买牛么,以后还请您老给把把关,好烟好酒,咱绝不含糊。”陆仁炳拍着胸脯承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