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二十章 第二个任务 水浒武大郎2

  捋清楚前因后果,陆仁炳翻身下床洗漱。潘金莲已经起来了,正在后边的火房烧火,虚岁九岁的潘迎儿,在帮着拉风箱。
  因为是新年第一锅炊饼,所以按照惯例,是要祭神的,潘金莲已经准备好了香案,陆仁炳按照记忆中,武大的惯例,给灶神和祖师爷上了香,又烧了帛,开始和面。面是昨天晚上发好的。
  和面需要很大的力气,五十斤面,没有机器,全靠手工和,一般人还真不行。在大面缸里和了七八遍,又将面,在大案板上用杠子压。
  这个过程需要潘金莲帮忙。
  潘金莲早洗过手,穿上了皮围裙,美女就是美女,穿个围裙也是窈窕有致。让人赏心悦目。
  潘金莲并不是个好逸恶劳的人,本人也是苦出身,在个小官员家做丫鬟,因为姿色出众,被人教授了一些伺候人的身段,又学会了穿衣打扮,粗学了一些词曲腔调,将来有可能被送给别人做小妾。后来因为那小官员犯了事,奴仆被发卖,被张大户捡了便宜。现在又便宜了武大郎。
  潘金莲十九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武大郎却已经35岁了,在这个五十岁都称长寿的年代,35岁的武大都可以做潘金莲的父亲了。武大又老又矮又丑,两个人更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和感情。
  现在两个人能过日子,潘金莲能忍着恶心跟武大睡在一起,已经很不容易了。还要忍受武大每天顶着枯树皮一样的脸,满嘴臭气的大黄牙,在自己身上拱来拱去,别提多恶心了。
  以前的武大,又不知干净,几天不洗一次澡,也不漱口,手上总是黑腻腻的。潘金莲每天都觉得自己跟一头猪生活在一起。
  武迎儿跟着老爹生活了半年,也成了野孩子。满脸黑泥,头发也是沾满了灰土,在清河县的时候,房屋里也是黑腻腻的,简直不能生活。
  好在现在来了阳谷县,在潘金莲的坚持下,武大才同意了租这个带着一个小院伙房,靠街的小楼。
  总算不用每天睡在烟熏火燎的厨房里了。堂屋靠街,上下两层各三间,楼上两间住人带一个客厅,楼下三间,一间客房,一间靠街的一侧开了门,能做门面房,中间的一间是客厅。
  二楼通过不靠街的那间房
  伙房,仓库在院子里的东厢房,西厢房三间空着两间,一间做柴房。院子有半亩大小,靠南墙,有眼甜水井,两棵枣树。正门常年不开。
  潘金莲来了之后,花了好大功夫才劝武大郎租下着宅子。
  一季就要一贯五的宅子,可把武大心疼的不行。
  潘金莲劝说到,迎儿大了,得有自己的房间,将来有了儿子还要房间,哪天武二回来了,也需要有个落脚地。
  武大听到叫什么儿子啊,兄弟之类的,就动了心,咬了咬牙租下这宅子。
  这些年武大倒也攒了些钱,大概有百五十贯左右,原想买个偏远的宅子的。潘金莲不愿住偏远的地方,又说做买卖,哪有这临着大街的地方方便。但是这里房价腾贵,买下来需要两百贯,只好先租着,等以后想办法。
  潘金莲手脚勤快,倒不是那好吃懒做的人。虽然跟武大生活在一起,很恶心,但是这时代的女子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好歹在武大这里,自己是当家娘子,总好过在张大户,李大户家里给人做通房小妾。
  所以潘金莲在伤感了几天后,就认命了。每天也做着洗洗涮涮的工作,将武大的生活打理的井井有条。
  武大也开开心心,觉得自己运气不错娶了个好媳妇。武迎儿虽然跟潘金莲不怎么亲近,但是有个女人给她做饭,洗衣服还是很开心的。她娘临去前几年,就已经卧床,家里整天不是烟熏火燎,就是药味冲天,武迎儿跟个破小子差不多,也不会梳妆打扮。
  潘金莲来了之后,虽然做不到对武迎儿视若己出,但还是尽力教她做一个女孩子。武迎儿,慢慢还是接受了这个漂漂亮亮的后妈,偷偷学着潘金莲打扮收拾。
  陆仁炳和潘金莲,用大擀面杖压好了面。就开始切饼。陆仁炳现在并不打算搞创新,改变也要慢慢来不是。
  按照传统工艺做了炊饼,天已经发亮了。陆仁饼将出锅的第一块炊饼,供在神龛前。又留下几块炊饼给潘金莲和武迎儿,做饭食。
  便挑着担子走街串巷去,阳谷县处在通往河北商道上,来往的客商很多,贸易繁荣。
  人多,早期买吃食的就比较多。
  因为早先已经通过中人,打典过阳谷县内的,官府好汉。拿到了准许武大卖炊饼的许可。所以倒也没有什么人来为难他。只是看到武大身材矮小,调笑是难免的。
  大早上出去,直到天快黑,才卖光炊饼回家。
  陆仁炳算是彻彻底底,体会到了武大郎的辛苦。挑着那么重的担子走街窜巷,武大郎能长高个才奇怪。
  回到家,潘金莲已经烧好了洗澡水,做好了饭菜。陆仁炳也不客气,吃喝完毕,陆仁炳就去泡澡。让还打算劝劝武大的潘金莲稍微有点惊讶。往日里嘴皮磨破了也劝不得武大去洗澡的,今天武大这般主动。潘金莲还是很开心。人丑,还不爱干净,那怎么行。
  也武大郎的骨骼都已经变形,骨节粗大,肌肉发达。躺在水桶里,陆仁炳吞下了健体丸。
  武大郎的力量、智力,体质敏捷达到了5点,算是接近正常人的下限。勉强算个正常人。
  年龄也大了,健体丸即使能改变身高也很有限了。服用健体丸,能起多大效果,就不知道了。健体丸的效果不是立即起效的,而是能持续一年左右,这一年还需要配合相应的锻炼。才能达到最佳效果。
  健体丸最大作用就是优化人的身体,使人的身体在药效期间恢复活性,经过加强锻炼和营养,来最终改变人的身体。
  服用健体丸之后,陆仁炳就感觉身体开始发痒,尤其是骨头、关节尤其明显,像是无数只蚂蚁在啃噬一样,过程持续了一刻钟,陆仁炳咬牙忍住。等痒劲过去之后,陆仁炳洗洗涮涮,擦拭了身体就出了浴桶。
  然后吩咐潘金莲和迎儿收拾一下,就爬上床睡觉了。
  潘金莲和迎儿,收拾好东西,又发上面才各自回房睡觉,这都是惯例。潘金莲回房的时候,还有点磨蹭,因为每次武大洗过之后,就要来折磨她,非要折腾个几刻钟才停下。倒不是这武大天赋异禀,而是这鸟厮,喜欢瞎折腾。
  也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歪门邪道,总是东拱西舔的弄半天,潘金莲每次忍着恶心,让他乱拱一阵后,火气渐生之后,着厮却三下两下就结束了战斗。然后留潘金莲一人翻来覆去睡不着。
  恩,就这情况下,潘金莲两三年之后才开始偷汉子,已经算是对得起他武大了。
  潘金莲心里忐忑着走进房间,却发现那枯树皮的汉子,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竟然还穿着睡衣!
  那睡衣是潘金莲给武大准备了好久的,只是武大粗糙惯了,哪里耐烦穿什么睡衣。
  陆仁炳倒是个仔细人,不穿睡衣就睡不好的那种。这倒是让潘金莲心里开心起来,觉得这个三寸丁还是可以改造的。
  再看看那个已经打鼾的枯树皮的脸色,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竟然开始有光泽起来。
  潘金莲爬上床,慢慢睡去。
  倒不是陆仁炳,有什么道德洁癖,而是真的太累了,他这个身体干了一天体力活,刚才又经过了药物折磨。即使貌美如潘金莲摆在他面前,他也提不起性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