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75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12

  眼看着他们两个人,再大堂里,抱头痛哭,互诉衷肠的场景。陆仁炳总算知道,为啥赵老头请托的人为啥带不走漱玉了。
  这特喵的怎么带走,一对脑残青年好吗?你带走了,万一两人来个自挂东南枝,不是给自己增添罪孽么?
  “好了,好了你们不要哭诉了,我不是来当恶人的。也不是要来拆散你们的。”
  两个人同时收住悲声,泪眼朦胧的转头问陆仁炳道“上仙此话当真?”
  “嗯,比真金还金!”
  “耶,又成功了!”两个人拍拍屁股起来了,掏出手帕,互相擦干了眼泪,胡阳又施法抹除了,漱玉额头上的血迹。
  一边擦还一边嘟囔“都告诉你了,朱砂不要抹得太重,不好擦干净!”
  “知道了,你那鼻涕也不要老往人家身上抹好吗?好恶心的!”
  噗,这次陆仁炳是真的喷了一口茶水!
  特喵的,我这是背涮了吗?怒火中烧有么有!
  那两个人,赶忙向陆仁炳施礼道,“上仙莫怪,我们这不是没办法吗!上仙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嗯,我是不会放在心上的,所以漱玉,跟我走吧回去见你老爹,我好交差走人!”
  漱玉变色藏到胡阳身后,“上仙你可不能反悔啊!你刚才说过的不拆散我们的?”
  “我是说过不拆散你们,但是我也没说不带你走啊?把你带走了,你们以后还可以再私奔嘛,我也没拆散你们,怕什么呢!”
  漱玉和胡阳的脸色大变,这次才真心实意地苦苦哀求陆仁炳。
  刚才一直在边上看戏的胡秋生,知道事情不妙,也赶忙劝说起来。
  陆仁炳才顺势坐下来。经过这一番折腾,陆仁炳对于他们之间的狗血剧情已经没啥兴趣了。
  他最初之所以应承下这件请托,只不过是出于对狐妖的兴趣,才借机过来看看而已。
  不过做事有始有终,这件事终得有个了结。陆仁炳最后还是抵不过胡家人的哀求,给他们出了个主意。
  反正老赵头也不是非得拒绝这门亲事,他不是提出了三个要求嘛?完成其中一个不就行了?
  第一个成仙和第三个科举难度都比较大,第二个弄个神职应该还是可能的。
  胡秋生听了陆仁炳的建议之后,才发现原来事情还可以这么办。
  原来陆仁炳这一路与各地的城隍土地打交道,还是得到了一些消息的。这阳间有捐纳官,阴间同样有。
  这样的职位主要集中在边疆羁靡地区,这些地方,不仅是阳间官府的统治力薄弱,阴间的统治也同样稀松。
  当地多的是奇怪的信仰,一块石头,一棵树都有可能得到信仰。更不要说有些法力的妖族了。
  中原地区其实已经放弃了对这些地区,的实际控制,只要你称臣纳贡,就给你发官印。
  神职也一样,你在那边占了地盘,有了香火,只要像中原的帝君称臣纳贡,那你就可以被封神职。
  而这大明还有这样一块比较地方,比较适合狐仙发展。这就是奴儿干都司。也就是现在的东北地区加上外东北。
  宣化以后明政府,在盛世收缩,撤销了奴儿干都司,对当地实行羁靡,封了几百个大大小小的部落卫所官,土木堡之变后,对于东北的羁靡就更加流于形式。
  阴神是阳间的镜像,所以那边的神职也很好搞定。只要找对路子,你甚至都不用去东北,就可以捐个那地方的神职。
  有利益的地方,就有掮客,有钱能使鬼推磨。阴间也有负责帮人搞捐纳的中介。
  正好陆仁炳在一次城隍的宴会上,认识了这么一个中介。
  陆仁炳就告诉了胡秋生,那个人的联系方式,让他们自己去搞定。
  胡家人听到这个消息之后,大喜过望。他们虽然在本地交游广阔,但是这些涉及到神职隐秘的事情,是没人告诉他们的。
  胡家人去忙活着买神职的事,陆仁炳就在胡家庄园住下来。胡家的藏书丰富,有许多在外界因为战乱和朝代更替而散轶的书籍,在这里竟然都能看到。
  这让陆仁炳大感满意,书痴嘛,怎能不爱书呢。有些孤本,估计胡家人也不愿意给他。所以他就亲自抄录这些书籍,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约莫七八天的时间,胡秋生兴冲冲地到书房向陆仁炳道谢。果然谋得了奴儿干都司的神职,而且是一堆。
  他们一家几口,包括亲戚族人总共捐了十五个山神土地,连漱玉都给整了一个。陆仁炳在地图上看了一下,发现这些土地都集中一块地方,是靠近辽东的一个山包子。
  胡家人相当于把这块山头承包了,他们打听过了,那块地界已经多年没有正印神官,山神土地庙宇,被几个当地不成气候的,黄皮子,刀郎子啥得占据了。
  依着他们家族的实力,应该不难摆平。他们已经决定举家搬迁了。
  有了正印神职,还是稀里哗啦十几个,胡家人底气陡增,虽说是蛮荒的边疆之地,但那它们也算是修成正果了,暂时不用受畜生道的苦了。
  身在公门好修行,等他们坐上几任山神土地,积累了足够的功德,就可以再入轮回,投生到人道天人道都是有可能的。
  反正再也不回畜生道就是了。
  胡秋生再次准备了厚礼,请陆仁炳做媒人上老赵头家提亲,面对着十几枚金光闪闪的印章。
  老赵头无奈答应了,胡家的亲事。
  陆仁炳喝了胡家的喜酒,就要告辞离去。胡秋生拉着胡阳漱玉以及胡家众人,在大门口向陆仁炳行大礼,叩谢,并且赠送了陆仁炳大量珍品古画,典籍孤本,以及千两黄金。
  见陆仁炳无法携带,便又赠送了陆仁炳豪华马车一架,骏马两匹,车夫一人。
  陆仁炳坚辞不果,又确实喜爱那些书籍字画,于是才不得已接受可车马,但是对于马夫,他是坚决推辞了。
  自己家的仆人都不带,何苦要带一个别人送的仆从呢。
  赶车又不是什么难事,稍微学了一下,陆仁炳就可以赶的很稳当。
  再胡家的这些天,他也没有白待着,他还向胡家人请教了一些法术的应用,比如遮掩庄园的阵法呀,一些役使纸人纸马的法术啊,等等。
  胡家虽然是修行世家,道毕竟是妖族,除了本能法术之外,也就会些这些大路货的笑把戏。
  不过这些东西,对于陆仁炳来说也是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