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63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32

  废品收购站,名义上是集体的,但是因为不能产生收益,所以村民大会没有通过拨款的计划。所以这个收购站所有的资金,都是陆仁炳自己解决的。
  收购的东西,所有权当然也就是归他个人所有,这是村民大会上大家伙一致同意的。是签了合同盖了章,村民代表按了手印的。
  那个收购站就是和名义而已,村民门不在意陆仁炳到底收了啥东西,他们也不懂。
  平常收购站,也就是陆仁炳一个人在管理。所以陆仁炳自己挖的地窖里的好东西,再不断的增加,到最后,陆仁炳不得不一再的扩建自家的地窖。
  还好全国上下都在挖防空洞,在准备打核战。陆仁炳的动作才不显眼。
  凤霞给老万家生了个闺女,夏燕各户徐有庆接连生了三个儿子,等到徐有庆以26如果高龄,再亚运会上跑了个冠军退役的时候,他又多了一个闺女。
  陈家珍要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走路也有劲了。整天在家里,守着一窝孩子,锅碗瓢盆,叮叮当当。
  春风吹来的时候,徐有庆在区里的体育局混了个官当,老徐家祖坟算是冒了青烟了。
  全国开始包产到户的时候,徐家村因为集体资产过于庞大,谁也没提分家的事。
  王福田去镇里当了官,陆仁炳把持徐家村大权。更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大家瓜分集体财产了。
  这年头正是徐家村发威的时候好不好,凭借徐家村的集体积累,不敢说能媲美华西村,大邱庄,至少也得是个南街村吧。
  陆仁炳是没打算把徐家村发展成重工业村的。他给徐家村村民定位就是,农副轻工为主。其实农业不仅是劳动密集行业,更是资本密集行业,没有资本想搞好农业基本是不可能的。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嘛!这句话咋理解都是对的。你想要绿水青山,就得花费金山银山。你有了绿水青山,才有可能保住金山银山。
  所以整个八十年代,徐家村就是做原始积累,就如同华西村,大邱庄那样,利用社会变革期的各种机遇,不断壮大自身的规模。
  有陆仁炳这个作弊器在,徐家村的资本当然不仅仅局限在国内,在国际市场上兴风作浪,积累了雄厚的资本。然后掉头转回国内。
  徐家村本身建立了了副食品生厂,火腿,果汁,汽水饮料,方便面,并且都建成了全国知名的品牌。
  然后趁着国内改革的时机,兼并了各地许多成规模的农场,养殖场,茶场,副食品加工厂,粮油加工厂,冷饮厂通过引进设备,升级技术,加强管理,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就建立起了强大的几家行业龙头企业。
  成为国内农副企业的霸主,成为可以与国外巨头抗衡的存在。并且走出国门,成为国际巨头。
  徐家村基地并没有像华西村那样,除了兼并了整个陆家镇公社之外,就没有再向外扩张了。
  陆家镇公社改名成了徐家村公社,陆仁炳是公社的头头,他把整个公社建设成了领袖最初设计的那样。
  青山绿水,园林人家,公社里的人,按需分配,人们以发展自己为人生的追求。
  这个公社成了现实的乌托邦,成了旅游胜地,也成了红色圣地,有人追捧,也有人诅咒。
  但是不管怎么说,徐家村成了这个世界上的另一个传奇旅游地点。
  陆仁炳最终也成为了,和吴仁宝一样的传奇,不,他比老吴更传奇,因为它一直活了很久,活到诅咒他的人都死了,他还活着。
  他活着,徐家村公社就活着。等他死了,徐家村公社就不知道咋回事了。
  陆仁炳在这个世界活满了120岁,他还活到了使用互联网智能手机的时代。
  陈家珍,凤霞,有庆也都活了个高寿,最起码,陈家珍闭眼的时候,有庆和凤霞还活蹦乱跳的。
  陆仁炳挂掉的时候,他俩也披麻戴孝来着。至于万偏头,这个苦命的娃娃刚活新世纪,他就挂了。也算是寿终正寝了。
  这个世界虽然同样是活120岁,不过对于陆仁炳来说,却有点他给漫长。
  因为他不能使用任何异能,活动范围也受限制,发生的事情也太多,所以他就真的像个普通人一样活了一辈子,最终他都觉得自己就真的是徐福贵了。
  不过这个世界,也让他最留恋,陈家珍第一次给了他家的感觉,他感觉有点爱这个女人了,哪怕陪着她一起老去,他也没觉得烦。
  他不知道陈家珍有没有发觉他不是徐福贵,反正她到老也没说,到老了还在跟他抱怨徐福贵年轻时的荒唐事。
  他替徐福贵给了这个女人一辈子的幸福,这个女人也还了他一辈子的温暖。
  临死的时候,陆仁炳有那么一点不舍,下一世不知道,是什么世界呢!
  唉,平平淡淡地活着不好吗?干嘛万这样飘来飘去的,可惜他做不了主。
  他现在就像是诸天里的一朵浮萍,飘到哪里算哪里。这就是一个路人丙的命运,都怪他老爹给他起的这破名字。
  咦,他老爹叫啥来着?他好像想不起来了,时间太久了,他都快忘记自己本来的世界里的事了。毕竟他在那里只生活了不到25年,还不及他在其他世界生活的零头。
  算了不管了,陆仁炳一闭眼,就脱离了这个世界。
  他感觉到这个规则严谨的世界,似乎又从他身上扒走了一层皮。
  但是他好像没受到什么伤害,嗯,给这个世界留点保护费啥的,也没什么。他现在富的很,根本没机会花钱。
  刚想到这里,他就感觉自己进入了一个滚动的球里,好像他新进入的身体,正在被人踢来踢去。
  旁边还有人在,大呼小叫“少爷,少爷!求你们别打了”
  啥情况这是!陆仁炳根本没来的及,搞清楚状况,就晕了过去。
  等陆仁炳醒过来的时候,他正躺在一张破床上,床头趴着一个小丫头。他感觉浑身酸疼,自己检查了一下,发现这倒霉孩子伤的还挺重,胸骨骨折,脾脏也破了,颅内有淤血,按理早该凉透了,谁让他给附体了呢。
  这才保了一条命,趁着小丫头还没醒,陆仁炳赶紧给自己调理身子,还好能动用一些魂力。
  修复损伤,耗尽了这个身体的体力,吐了几口淤血后,陆仁炳又晕了过去。这身体太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