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60章 第十三个任务 朱由榔的愿望3

  陆仁炳在台上跟莽白聊天的时候,沐天波他们已经完成了对缅人的收编。嗯,收编过程是友好的。除了看了几十个军官的脑袋,杀了几十个反抗和逃跑的之外,没有发生什么不友好的事情。
  阿瓦城就在后面不远处,陆仁炳也不耽搁,吩咐沐天波等人,统率部队入城。莽白打头阵,城头的守军根本就没有抵抗,陆仁炳便领着人,轻易进入了莽白的皇宫。随后,陆仁炳便命令莽白出手令,更换阿瓦城的守将。
  陆仁炳带来的一干闲人,迅速占据了阿瓦城的各级衙门,顺道收编了城内守军5万人。你要说为啥这么顺利,因为忠于莽白的将领,已经在城外被干掉了。莽白登基不久,就对他哥的势力进行了大清洗,军队的各级新任军官,根本就没有来得及收拢人心,底层的士兵军官对于高级将领的任免根本不在意。
  谁当头领他们都一样吃饷,莽白的命令新军官们根本不敢违抗,所以兵权就这么轻易的易手。只能说是天时地利人和,都在陆仁炳这边吧。
  嗯,陆仁炳带的一干闲人,别的本事没有,争权夺利绝对是一把好手。陆仁炳先前还担心他们因为语言不通,搞不定阿瓦城里的这帮人。
  但是他真是低估了,这些人的能力。嗯,打仗他们不擅长,当官可是个顶个的人中龙凤。语言不通有什么关系,缅甸这里多的是通事,高级的官员多少都学过汉语。来个一个衙门配个当地官员,不是什么难的操作。
  莽白因为篡位不得人心,陆仁炳又出奇不意干掉了莽白的铁杆,陆仁炳又承诺,只要瓦城里的人不恼幺蛾子。陆仁炳就不干涉他们的行动,官照做,舞照跳。他作为一个大明皇帝,对于长期呆在一个蕃王的地头没啥兴趣。
  等过一阵,局势好转,他永历皇帝还是要重返家乡的。这里还是你们缅人的天下。
  一直过了一个礼拜的时间,阿瓦城才算彻底掌握在陆仁炳的手里。陆仁炳没有废掉莽白,他还是缅人的王。不过皇宫里的财富,国库,府库,军械库的东西,全都进了陆仁炳的内帑。陆仁炳也没有亏待那些跟着他进城的文武。城外被砍的那些官员的宅子,财物都被陆仁炳分给了那帮子饿狼。
  不够分的话,又在城里搜罗了一些对大明不友好的好战分子,砍了脑袋,家财分给大家。陆仁炳也不住在宫里,而是住在军营里。虽然军营里大多是缅人,但是只要是人,就可以被收买。
  陆仁炳现在手里有的是钱,发动群众,还是钱财最划算。陆仁炳将莽氏家族的田地,以及这次被抄家的高官贵族家中的田产,都一并分给了这些军中的苦哈哈,然后又将莽白宫中的美女赏赐投诚的军官。
  他干这些的时候,都是带着莽白在身边的。那些士兵军官,都看到了莽白那要杀人的目光。各个心里发颤,但是财帛美女动人心,谁也不肯将到手的东西收回去。于是他们便铁了心的要跟着陆仁炳干了。
  所以那些军官们便上书陆仁炳,要他杀掉莽白,替先王报仇。
  陆仁炳又把这些书递给莽白等一干当事人看,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反正只要莽白能复位,这些上书的家伙肯定要玩完。
  莽白陆仁炳要杀,也不是现在杀。他还需要莽白这个缅王来应付吴三桂,还要靠着他的名义,来收拢整个缅甸。
  在中原王朝看来,缅甸是个蛮荒之地。但是来自后世的陆仁炳可是知道这里有多富饶。黄金之地,翡翠之地。莽白的东吁王朝,在历史上可是个很厉害的王朝。他们统一了缅甸,驱逐了葡萄牙入侵者,还不断的开疆拓土,甚至有往北进占云贵的野心。
  明王朝在云南跟莽白的后代干了好几仗,打了好多年,才算摆平缅甸之患。
  现在还是东吁王朝虽然进入衰退期,但是毕竟还未失去人心,如果陆仁炳废了莽白,散在缅甸各地的莽氏王族就会揭竿而起,指不定哪来个天命之子,就能把永历这个命薄之人给挂掉。
  所以陆仁炳还是需要莽白当傀儡,帮助他寄生一段时间
  是的,无耻老苟陆仁炳决定施展老苟大法,在缅甸这旮瘩寄生一段时间了。缅甸是个好地方,荷兰和东印度已经在缅甸设立了分公司。陆仁炳占据这里,可以很方便的购买一些西方的火炮,枪支等物资。
  也方便不敌时,好跑路。
  虽然他现在是皇帝,但是在这个时代,他仍然是不折不扣的绝对配角,对于正如日中天的清王朝来说,他的名头,虽然能带来一些麻烦,但是根本就是疥癣之疾。如果不是吴三桂立功心切。顺治皇帝对陆仁炳这个伪明王朝的桂王就不感兴趣。
  清王朝因为接连的军事胜利,已经基本占据了全国,仅剩下东南郑氏,西南的李成栋等一点抵抗。清王朝东征西讨,连剃发易服引起的全国性反抗都轻易镇压下去,各地涌起的皇帝杀了一批又一批,哪还在乎永历这个渣渣。
  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时代的主角不是永历。就连撵的永历一干人等像兔子一样的吴三桂,都只能是个配角而已。永历虽说是个皇帝,其实还就真是个路人。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这个时代的永历,还比不上杀敌一亿,顺利转进的那位统帅呢。好歹人家还有熊兵百万,还有个米国爸爸在背后撑腰。
  永历皇帝为了自保,也认了个干爸爸,全家都皈依了梵蒂冈。还写了不少信,向教廷求救。真是丢尽了老朱家的脸。
  更不要说,永历自己毫无势力,又在国内东逃西窜,丢尽了人心。如果不是那些反抗势力需要一个念想,谁还记得他是谁。
  所以永历自己都对光复河山,没啥念想。只求活着保住家人就好,还提了个小小的愿望,能帮他办了莽白就最好了。对于勒死他的吴三桂,却连提都没提。
  嗯,也许他也觉得让陆仁炳帮忙干掉吴三桂也太离谱了。嗯,对于自己路人的定位还是很清晰的,是个明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