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97章 第十五个任务 王满银的心思1

  “唉呦!”陆仁炳刚醒过来,就发现有人再用硬东西戳自己。
  “站好,站好!”陆仁炳被眼前的景象给吓了一跳,这是做什么?一个大院子满满当当的挤满了人,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一大堆,怎么着也有二三百口人。院子里的人都坐在板凳上,也有人骑在树上,墙头上的。
  陆仁炳和实际好人站在一个土台子下边,土台上放着一溜桌子,坐着四个人,穿着中山装,戴着蓝色的帽子,像是干部的样子。
  台下台上的男人都裹着羊肚子毛巾,这打扮应该是陕北一带的人哦。陆仁炳搞不清楚状况,就暂时不吭声。
  看了一眼刚才拿东西说自己的家伙,原来是一个一脸正气的小伙子,戳他的东西是一只步枪!我擦,这是干啥,要枪毙人吗?看着也不像,那小伙子看自己的眼神倒是挺像是也枪毙自己的样子。
  陆仁炳搞不清楚情况,也没做啥反应,让那个小伙子感觉很不爽的样子。
  “你倒是嘴再欠啊!“陆仁炳瞥了他一眼,不再搭理这个憨货。
  那个小伙子被陆仁炳的眼神激怒了,正想要再给他一枪托子的时候。会场里突然爆发了一场哄笑声。原来是台上的一个人,起身去拿话筒,起的急了,跟他坐在同一条长凳上的另一个没防备,摔了个屁股蹲儿。
  台下看热闹的群众,立刻哄堂大笑起来。摔地上那个瘦子,连忙爬起来,点涨红着脸,夺过话筒,拍了两下,然后就大声吼道“笑球呢笑,基干民兵看着谁在笑,就把他揪上来批判”
  这话,立杆见影,台下的哄闹声小了许多,然后大会继续。台上的人开始陆续发言,陆仁炳听着那意思,就是批判他们这一溜台上立的这一干人嘛。
  他们这十几个人,都是石纥结公社各村抓到要劳教的坏分子。嗯,他们现在就在这个双水村的基建大会战工地接受劳教,晚上顺便来参加个批判大会。
  双水村推出来接受批判的是个脑瓜子有点问题的老汉,罪名就是他老是唠叨一句“天事要变!!”
  陆仁炳估计这老汉的脑袋瓜子是真有问题,因为他一上台,不仅没有啥不开心的,还一个劲儿的向着台下的人挤眉弄眼。更过份的是他的儿子,看到自己老爹上台,兴奋的从台下站起来,用含糊不清的口齿,兴奋的大喊“啊,爸,爸····”
  台下本来严肃的气氛,瞬间又开始哄闹起来。看来这父子俩脑子有问题的事,应该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让他们来接受批判,估计也就是来个笑话。
  台上的人也发现了这一点,及时制止了哄乱,大会继续。但是会议气氛就再也严肃不起来了。台上的人,按着稿子念了每个人“罪行”,大家喊喊口号,这会议就算结束了。
  大家哄闹着散场,陆仁炳这帮人被民兵压着回了住处,看样子是个学校。陆仁炳也不愁,找不到地方,因为大家都是在窑洞里,胡乱找个位置睡下的。
  被卧是他们的家属刚送过来的,由民兵分发以后,陆仁炳自然就找到了自己的行李。
  一床破烂流丢的被子,补丁摞补丁。一升黄豆,一升高粱面。这就是自己这具身体的全部行李了。
  陆仁炳也管不了,那么多,摊开被卧就呼呼大睡起来。
  睡梦中他接受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嗯,他叫王满银,祖传三代二流子。据说祖上家里也阔过。是这双水村的女婿,他老婆叫孙兰花,老丈人叫孙玉厚,大舅子叫孙少安,小舅子叫孙少平,还有个小姨子叫孙兰香。
  今天在台上摔屁股墩儿的那个干部,是他老丈人的亲兄弟,叫孙玉亭。到这里陆仁炳已经知道这个王满银是谁了。
  平凡的世界这本书,他还是看过的,不过印象不是特别深,只是记得几个人物的名字,知道人物大概的命运。
  但是细节什么的,就完全没印象了,毕竟是很早时候翻看过的书。是个正常的世界,没有什么妖魔鬼怪,也没有什么超能力之类的。
  经历乱七八糟的一个世界之后,陆仁炳确实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休息一下,这个世界挺好的。
  王满银的心愿很简单,就是要过上好日子,让他老丈人,大小舅子都得说好的好日子。
  可是现实是,王满银因为在外头闲逛时,受了几个外地人的忽悠,买了几十包老鼠药贩卖,结果被人抓了现行,说是不务正业,搞资本主义然后就被送来劳教了。
  以前也没有劳教的说法,最多也就是送到大队开个批判会,批判一下就完事了。现在也不知道刮的哪阵风,非得要送来劳动改造,不给记工分,超时劳动,还得自带干粮。
  到王满银这还多了一条,让家属陪绑。他这里陪绑的是他老丈人孙玉厚,可是把这老汉的脸都丢尽了。
  陆仁炳不记得,具体细节,也不知道还要劳教多久,反正只能硬着头皮先干着再说。谁让现在是1975年呢,这个年节可是轮不到他做妖。
  附身的这个王满银,也真是个人才。他的老祖上曾经当过拔贡,在这一带颇有名望。到他祖父一代的手里,抽大烟把家里的一点家业给抽光了,他父亲就成了前后村庄有名的二流子。
  一九四七年,胡宗南进攻这一带的时候,他母亲把他生在躲避战乱的崖洞里。第二年他的父亲就去世了。母亲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到十九岁,在六六年去世了。
  从此,他在这社会上就成了孤单一个人。运动开始后,他可高兴了。第二年参加了县里的一派武斗队,一仗打下来,他就成了另一派的俘虏。他果断投降,然后跟着这一派去打原先那一派。
  反正跟着谁混都一样,只要有好吃的,有烟抽就行了。结果第二仗打完后,他就怂了,枪杆子一扔,就跑回了罐子村。他只是觉得好玩,混口饭吃而已,不值当的去给人卖命。
  回村以后,他也不想老实种地,挣工分。头脑灵活的他,开始做小买卖。客户就是那些武斗队。他知道这些人的需求,也知道他们的行踪,再双方也都有点人脉。于是那几年他可是混了个嘴油肚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