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06章 第六个任务 乱世小郎中5

  回到家族所在的小树林,外出的家人都已经回来了。陆仁炳带来的大包小包,让饿了一天的家族众人,大喜过望。他们这一天的收获,堪称可怜。除了老大他们要来了几个窝窝头,之外,其他人,几乎就是空手而回。
  这些并不出乎陆仁炳的意外,大灾之年,讨饭的人太多了。官府赈灾的粥棚,都开始数米粒了。又哪有人家愿意将珍贵的粮食送给乞讨的人呢?
  所以手上有门手艺,才是真正的铁饭碗。
  陆仁炳,将带来的粮食,分给各家,让他们去准备晚饭。他自己去找自己的老娘和两个娃娃,将腊肉交给他们做点好吃的。
  对于陆仁炳将肉留下的做法,没有人有意见,现在全家人都靠着陆仁炳吃饭,谁也不会做那个没脸的事。陆仁炳的老娘做主,将腊肉分给家族里的小孩子吃。省得陆仁炳做了好事不落好。
  陆仁炳并不在乎。他找家里的其他几个主事人,安排了今后几天的安排,让他们这几天不要出去乞讨了,留在家里保证安全,整理行装。派两个人跟着陆仁炳进城,运东西。
  这不是陆仁炳装好人,要养着他们,而是形式如此。听留在小树林的家人说,他们一天遭受了好几拨不怀好意的攻击。他们是冲着队伍里的,孩子女人来的。
  陆仁炳不能再让队伍里的,壮丁都出去了。这些家人,出了事就得不偿失了。灾情在继续,路上逃荒的队伍越来越多,危险也就越大,陆仁炳不能冒险。
  接下来几天,陆仁炳每天进城,到牛二家坐诊。越到后来,来找陆仁炳看病的人的身份越高,收入就越高。陆仁炳最后,收到了50石粮食,布匹三十多匹,盐巴,咸肉也弄了不少,铜钱也挣了二三十吊。
  不过陆仁炳捞过界的行为,已经引起了城中的医生们的注意,虽然他们还没有什么行动。但是陆仁炳无意于这些人纠缠,见好就收,攒粮食,赶路才是这一阶段的主线。
  谢绝了牛二的苦劝,陆仁炳结束了最后一天的坐诊,坐着自己家的牛车,拉着一天的收获,回转了营地。然后汇合早已经整装的家人,连夜绕城离开了这个县城。
  陆家人的谨慎是对的,当天夜里他们车队原先的驻地,就遭到了数百人衣衫褴褛人的攻击。
  倘若陆家人,没有及时转移的话,伤亡是难以避免的。乱世绝对不要,高估人心的底线。
  粮米充足的陆家队伍,心气高涨。陆仁炳的绝对领导地位,也得到确认。然后,陆仁炳就开始对家族的护卫队进行简单的训练,免得他们对敌时,收忙脚乱。
  在赶到下一座城池的路上,陆仁炳收拢了五个家人死绝的孤儿,三男,两女年纪都在七八岁左右让他们跟陆向前兄妹作伴,权当做善事了。
  此后每到一座城池,有了经验的陆仁炳,都是找当地有名的经济人合作,招揽病人,治疗个三五天,有了足够的粮食盘缠,就赶往下一个城市。
  因为他们听到消息,中原地区的乱子越来越大,蜂拥而起的义军已经开始打破州县。战火很快就快延烧到,陆仁炳路过的地区。
  陆仁炳催促着众人赶路,一路上路神医的名声,开始传播。有一位医术高明的神医,正在携家人向南迁徙的消息,不知道通过什么渠道,传播开来。这给了陆仁炳很大的便利,再次路过城池,寻找经济的时候,越来越便利,这就是名声的好处!
  走到江边的襄城时,陆仁炳神医的名声,已经彻底立起来了。一路上的收获,使得陆家人的牛车增加到了十三辆,陆仁炳的老娘和两个孩子还坐上了带顶棚的高档牛车。
  陆仁炳收拢的孤儿也达到了二十二个,男女比例接近一比一,
  随着自己的收入的增加,陆仁炳还收拢了十几户,带着有健壮的男丁的家庭。护卫队的人数增加到了三十人。装备也都升级成了正规的大刀,长矛,弓箭手也增加到了三人。
  这些庄户人家,都与陆仁炳签署了卖身契,成了陆仁炳的家仆。这个时代,人口那是真不值钱。
  到了襄城,北方的干旱对这里的影响,已经没有了。从北方来的流民,在这里,都被地方上的大户,瓜分完毕。人口在这个农业时代,还是很有价值的。
  襄城地处兵家必争之地,水陆交通要冲,世面繁荣。但是现在乱世将至,不知道多久就会成为战场,所以陆仁炳还要继续走下去。
  但是在襄城,修整一段时间还是很有必要的。
  因为近期从北方迁来的家族很多,荆襄之地的对于移民的需求还是很大的。所以荆襄上下都对北方移民很欢迎,所以陆仁炳一家很顺利的就进了城。
  入了城,很快就有掮客前来交涉,帮忙寻找客舍房屋。
  陆仁炳最近跟这些中介接触多了,所以并不排斥。接触了几个掮客之后,挑选了一个相对靠谱点的,帮忙在南城租下了几个小院,将一行人安顿下来。
  陆仁炳,又跟那个掮客说了自己打算在这襄城中行医的打算。这掮客已经听说过陆仁炳的名声,知道这位最近声明鹊起的神医,要跟自己合作,顿时大喜过望。
  他们这些干中介的,消息灵通,之前其他地区与陆仁炳合作过的中介,大发一笔的消息,他们这些人,都已经得到了消息。都等着陆仁炳到来的时候,能跟着陆仁炳发点财。
  这个时代的中介,其实有个专有名词叫牙人,有官牙,私牙之分。陆仁炳找的都是私牙,做事方便,价钱好谈,只是私牙的资源没有官牙的多。买卖人口这种事,就得通过官牙来办理了。
  陆仁炳买的那记家人,契约就是通过官牙立的。
  这些都是题外话,陆仁炳寻的这个私牙叫黄二,是个能说会道的人。陆仁炳委托他给家中的,那些男丁找一些力所能及的活计干。
  虽然陆仁炳可以供养他们几家人,但是毕竟他们是已经分家了的。陆仁炳靠医术正来的钱都是陆仁炳自己的私财,陆仁炳可没有替几个哥哥,姐姐养儿女孙子的道理。他们每到一地还是要找一些工来做。
  襄城,地处水陆要冲,经济发达,码头上总是需要苦力,总有一些土木木匠的活计。所以很快家族的男丁都找到了挣钱的活计。
  陆仁炳的业务也开张了,他在自己租的一间门面里,开始坐诊,病人都是黄二找来的。
  陆仁炳只做诊断,和针灸理疗,不卖药。所以城里的各大药柜,并不在意陆仁炳来抢钱。真正对陆仁炳有敌意的,是那些本地的大夫。
  陆仁炳为了避免麻烦,叮嘱黄二找病人的时候,主要找那些本地医生治不了,的疑难杂症患者。差异化竞争,不抢本地医生的饭碗。
  当然这样实质上更遭人恨,这不明摆着说本地医生医术不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