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07章 第六个任务 乱世小郎中6

  陆仁炳在襄城待到一个月之后,治疗了十几例被本地医生判了死刑的患者。终于惹恼了,本地的医者。
  在这个时代,每一地的各行各业,都是有行会组织存在的。这个医药行会,协调本地医生利益,打击外来的游医。
  陆仁炳捞过界的行为,引起了襄城医药界的不满。虽然陆仁炳治的都是他们治不了的病,也不争抢他们能治的病人。
  但是这分明是踩着他们的名头在上位,这如何能忍。陆仁炳虽说不抢病人,但是病人的脚却会投票。随着陆仁炳的名声越来越来越响亮,那些病人根本就不听陆仁炳的劝告,全都自动聚拢过来,谁也不肯去找城里的其他医生看病去了。
  人性如此,谁也不可能放着专家不看,而去找实习医生看病不是,陆仁炳也没办法。
  在别的城池,陆仁炳带的时间短还好。现在他在这里待了一个多月,看起来没有要走的样子。襄城医药行会的人,全都坐不住了。
  这一日,襄城行会的会首带着两个本地医生,登门拜会陆仁炳。
  医生好歹也是读书人,自然不会直接派人打上门。更何况,陆仁炳神医的名声,已经的到公认,医药行会的人,对于这位有真本事的医家还是抱有敬意的。他们委托会首,来询问陆仁炳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仁炳知道自己的行为迟早会带来麻烦,襄城医药行会的人,这么晚才上门,他还是很纳闷的。
  襄城医药行的会首,是为年过六旬,精神矍铄的老大夫。老大夫姓梁,他家世代在襄城行医,在本地威望很高。
  陆仁炳看完一个病人后,暂停了看病。专门招待这位梁先生。这位梁先生,旁观了,陆仁炳为一位他根本治不了的病人治病之后,就对陆仁炳的医术更加佩服。
  这梁老先生,或许是年纪大了原因,对于行会里那些年轻大夫,想要使手段将陆仁炳赶走的意见,并不赞同。他想过来,看看陆仁炳到底是做什么打算,常驻还是赚一波就走。如果陆仁炳常驻的话,他就想把陆仁炳拉拢进行会。如果是过路的话,为了表示行会的力量,陆仁炳就得付出点好处,堵一下行会里其他人的嘴。
  寒暄过后,梁先生直接就将问题摆在桌面上。陆仁炳没有年轻人的热血,也没想要拿本地行会的人怎么样。他不是孤家寡人,得罪本地势力,殊为不智,所以他愿意让出点利益。
  不过他却不想被别人牵着鼻子走。
  “梁翁,鄙人只是因举家躲避天灾,路过贵宝地,再过些时日就要离开此地。无意与各位为敌。不知贵地规费多少?”
  陆仁炳这么识趣,搞得梁大夫反而不好意思。他们这些医者其实,家里并不缺财物。又有那么点读书人的小尊严在,耻于当面谈利的。“
  以往,这种谈规费的事情,都是由手下人谈的,梁大夫还真就没有自己谈过。
  ”按照惯例,陆仁兄,需要缴纳诊费的三成!”
  “三成,你们怎么不去抢?”牙人黄二拍案而起。
  本来这些街面上的事情,本来都应该是他这个中人帮忙摆平的。但是他本人真的就只是个私牙而已,哪有那么大势力。
  医药行会,在这地界还是很有势力的。根本不是他一个小私牙能够抗衡的。但是据理力争,替雇主出头,他还是能做的。
  梁老先生有点尴尬,刚要开口与黄二交涉的时候,陆仁炳挥手制止了两人。
  陆仁炳说道“三成的代价并不多,不过我有个更好的建议,不知梁老先生愿不愿意听一下?”
  免除了尴尬的梁老先生,松了一口气“不知陆先生有何高见?”
  “我在这里,为患者诊病已有月余,发现这城中诸位医者的医术实在是堪忧啊!”
  梁老先生,脸色腾红,他想反驳,但是想到陆仁炳看的都是他们看不了的病人,又无力反驳。
  “我这样说,不是为了羞辱你们,只是医者仁心,看着病人得不到治疗,我心里很痛心啊!我不能在此地久留,所以我有个提议,便是可以向你们传播一些医术,最起码来我治疗的大部分疾病,都能治疗。不知你们行会的医生,可愿意来学习?只要你们来学,我绝不藏私!”
  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梁老先生虽然知道陆仁炳的医术高明,但是他家毕竟时代行医,自己又当了一辈子医生,多少有点傲气的。现在陆仁炳的话语中,透露出的对他们这些人的医术赤裸裸的轻视,还是有点让人受不了。
  梁老先生涨红者脸,想要发怒,看看陆仁炳安排的几个手持利刃的护卫几眼,还是深呼吸了几下,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梁老先生仔细考虑了一下,发现这种事情,并不是自己能决定的。自己虽然不屑于跟着陆仁炳学什么医术,但是多掌握几个药方,并不是什么坏事。城中的其他的医生,也应该会有同样的心思。
  但是他明白,药方医术是一个医者最重要的秘密。一个行之有效的验方,足以让一个家族吃上几辈子。陆仁炳肯定不会白白传授给他们。便询问陆仁炳有什么要求。
  陆仁炳也不客气,便要求,想学医术和药方的人,要来这里帮他打几天白工,还要送上若干陆仁炳需要的药物。陆仁炳表示,只需要一个月,他就会带着家人离开襄城。
  梁老先生将陆仁炳的消息带回去后,这些医生都是聪明人,摆明了有好处的事情,没有人拒绝。
  于是陆仁炳在襄城就多了,十几个下手。于是,陆仁炳便敞开了,开始接待襄城中的病患,让这些医生主治,他在旁边指导,果真是毫不藏私,这些来帮忙的医生也都收获满满。一时皆大欢喜。
  一个月后,陆仁炳又收获了二十辆牛车的粮食布匹,还收获了一车各种比较珍贵的药材,还有一笔不菲的金银。
  陆仁炳召回了自己的家人,离开了襄城,乘船渡江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