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50章 第八个任务 福贵的心愿19

  扩建后的猪场存栏量,将达到2000头,母猪200头,公猪20头。需要建立各个阶段的猪舍,分开,隔离饲养,因为是半散养,还需要圈出足够大的场地,种草,管理,还要配备专门的劳力清洗猪舍,搜集粪便。
  现在没有电,没有水泵,所以清洗和拌饲料都是很耗人工的事情。
  家禽的养殖扩大,除了这些问题,还有一个更大的问题就是捡蛋的问题。
  散养的鸡鸭鹅,会到处下蛋。这些蛋不仅捡拾麻烦,还不利于育种选择。因为你根本没办法建立这些蛋的系谱,也没办法进行持续精准的选育。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陆仁炳现在只能靠自己配置中药,来黑这些家禽家畜预防疾病,散养的家禽自身免疫力还好一些。
  如果陆仁炳敢像后世那样集中密集饲养,一场病下来,就得玩完。
  好在现在的家禽家畜品种都是本地种,抗病力还比较强。仔细管理,适当用药,控制规模,基本没什么问题。
  不过规模也就基本到了极限了,人力,资源只能允许陆仁炳搞这么多了。
  以后陆仁炳也不打算再扩大规模,只是加强管理,抓好良种培育,再就是做好副食加工就行。
  等到夏天来临的时候,陆仁炳年初的规划基本落实。全村人也都经过基本的适应,基本做到了没有闲人,早稻已经收了一波,地里的庄稼开始按计划进行播种收获。
  猪开始按照计划陆陆续续出栏,整筐的鸡蛋,鸭蛋,鹅蛋,也开始陆陆续续上市。
  县里镇里的相关部门,已经跟徐家村结成了紧密的合作关系。
  城市对肉,蛋等副产品的需求是无止境的。
  本来陆仁炳是供应活禽,活猪的,后来干脆又自己开了屠宰场,卖肉,剩下的下水什么的,又加工成各种腊货,卤货,咸货。
  既便于保存,又能充分利用资源,因为羊,兔子的产出,还专门建了个皮革处理作坊。
  为了处理村里的油料作物,获得豆饼,菜籽饼,又建了油坊。
  反正都是集体财产,花的是信用社的钱,这几年钱还管用,赶紧花出去,等过几年就是票证的天下了。
  现在徐家村大队已经基本上,完成了农业,渔业,副业并举的格局了。
  村里的老弱妇孺都没有闲人,陆仁炳是拿企业管理的思路在管理整个村子的,实行的就是基本工资加绩效的管理方式,充分调动所有人的积极性。
  至于他自己的诊所,已经基本交给了徐凤霞,凤霞这几年进步很快,她为人又仔细,陆仁炳考察了她一段后,就让她出师了。
  一些基本的小病什么的,就都叫她上手,一段时间下来,也没出什么岔子,陆仁炳就放下心来。
  顺便也将诊所充了公,成了徐家村诊所,徐凤霞当所长,陆仁炳当太上所长,顺便再村里挑选了几个人品不错,又聪明伶利的孩子做学徒,一边给凤霞打下手,一边学医,陆仁炳一有空也会去给他们坐诊,顺便给他们上课,等过个几年他们也就可以出师了。
  村里工作繁忙,并且需要识字的工作越来越多,村子里上上下下都有了识字的需求。
  所以本来被大家火糊弄过去的扫盲工作,被陆仁炳重新祭了出来,把村里十几个识字的人,全部拎出来当教员。
  又去县里请老师,让人家专门过来传授先进经验。开夜校,读报,背上贴字条,反正各种招式都上阵。
  村里的孩子也有不少孩子要上学了,徐有庆也要上学了,不能耽搁。
  以往各家各户单过的时候,很多孩子根本就不去上学。现在陆仁炳当然不能允许下一代被耽误。
  村里没有学校,上学得去镇里,现在老师可是稀缺资源,学校想建立也不是一下子酒建起来的。
  于是村里出钱,将13岁以下的孩子都送到镇里去上学,13岁以上的孩子愿意上学的,也送去。不愿意去的就跟着村里的扫盲班认字。
  上了学的孩子,也不是就不干活了,放完学回来,该干啥还是要干啥。陆仁炳也不指望他们有谁能考个大学啥的。
  只盼着他们不做睁眼瞎就完了,不过要真有那天赋好得孩子,陆仁炳也会支持他们。
  不过要紧的还是村里办起一所学校,省的到时候孩子们将时间浪费在上学的路上。
  如果都在徐家村上学,孩子放学后,还能多打点猪草,或者在自留地里干活。
  虽然徐家村的土地已经归公了,但是各家还保留了五分自留地,随意你种什么。也允许各家各户养家畜家禽什么的。
  不过名义上各家各户养的东西都是集体的,算是寄养在他们家的。
  允许他们赊借公家的饲料饲养,等到年底的时候,可以用家畜或者相应的产品还帐,剩余的算他们自家的福利。
  不过因为工作安排的很紧,自己家养的东西规模很小。
  今年徐家村周边的气候算是不错,因为粪肥数量庞大,又经过充分的发酵处理,所以庄稼的生长周期,追肥充足。陆仁炳又综合了大家的智慧,配置了多种土农药,有利的遏制了病虫害。
  村里的基本农田水利又得到集中修缮,所以年底的时候,粮食翻番的目标轻松实现,还有富裕
  另外为饲料准备的红薯,玉米等作物产量也是令人惊叹的产量,这些东西的具体数字都掌握在有限的几个人手里。
  连上头派下来核实产量的干部都糊弄过去了。如果不把他糊弄过去,徐家村上缴的粮食也要翻倍。
  这种事无论是对徐家村的群众,还是对其他村庄的人都不公平。所以在粮食产量上,徐家村永远都不会冒尖,随大流就好。
  粮食和秸秆的储存就成了大问题,村民家里肯定不能储存多过口粮的粮食,会被统购,只能由集体储存。
  好在徐家村的家畜家禽养殖场,已经得到上级部门的认定,成为了地区重点畜产品生产基地,有购买和饲料粮的资格。
  陆仁炳就在饲料粮仓库的地底下修建了庞大的地下仓库,并且奢侈的用了全砖加水泥。修建时用的人工都是村里的基干民兵,都是经过认定的可靠人手。也都在秘密协议上按了手印的自己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