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七章 第一个任务 红楼贾雨村6

  最后带上香菱和封氏。香菱在薛家显然待遇不错,已经被薛王氏做主,被薛蟠纳为妾。所以香菱虽然年幼,却也做妇人打扮。
  虽说香菱作为金钗副册榜首,但年龄太小了。落在陆仁炳眼中也就是个漂亮的小姑娘而已。
  香菱与封氏登堂后,就要跪倒与陆仁炳见礼,陆仁炳又如何会让他们跪倒。
  这是陆仁炳筹划多时的作秀时刻,怎能错过。陆仁炳连忙下堂,将二人虚扶掺起。后退一步,冲封氏深施一礼。
  吓的封氏浑身颤抖,香菱更是不知所措。
  陆仁炳解释道“嫂夫人,受惊了,我在七年曾得甄兄资助,方得进京赶考。侥幸得中后,曾去苏州寻访甄兄,奈何当时惨事已经发生。甄兄不知所踪,我也曾托人到封家,赠银相助,又重礼聘得娇杏。“
  封氏是个内宅妇人,并没有与贾雨村打过照面,甄士隐也未曾与他说过这些。贾雨村后来托人照顾封氏,也是跟封氏的父兄打交道。
  封氏根本不知情,只是提到娇杏,封氏才想起来,有一天她的丫鬟娇杏要去,说是送给一个官人做妾的事。封氏的父兄,吞了甄家剩余的资财,连封氏带回家的嫁妆,也吞没了。
  并且隔绝了封氏与外界的交际。
  理由现成的,她家破人亡,是个不祥之人,还是不要出去招摇的好,他们拿着甄家资财,帮她去寻甄士隐和英莲。
  所以贾雨村说的事,她都不知道。她每日在家,就是做一些缝补的活计混口饭吃而已。
  陆仁炳说破这些,封氏百感交集,泪如雨下。她又不是傻子,哪能不知道他的父兄打的什么主意。奈何她一个孤身妇人,又能做什么呢?
  陆仁炳见她哭起来没完了,象征性的,擦了擦眼角。连忙说道:“这些年我仕途坎坷,但也始终没有忘记寻找,甄兄父女。天幸,有所得。嫂夫人,你看旁边这位小娘子,是不是就是英莲。
  封氏这才敢,仔细打量旁边这个做小妇人打扮的小姑娘。小姑娘四岁丢失,身形变化巨大,只能隐约看出小时候的样子,但是女儿肖父,香菱的长相与甄士隐年轻时,颇有几分相似。更何况,香菱眉心的胭脂痣,就是最大的证据。封氏情绪彻底失控,”小莲啊!娘终于找到你了••••“
  香菱本来还有点不知所措,她对小时候的印象已经有些模糊了。但是几个事情还是记得的,她是被拐卖的,她叫英莲,眼前的老妇虽然与印象中的母亲有区别,但是声音区别不大。”
  再加上陆仁炳的,推波逐澜。很快母女俩便在大堂上上演了,一出感人至深的,贾青天记恩义,苦母女公堂相认的戏码。
  吃瓜群众,吃够了瓜,纷纷表示满意。
  趁热打铁,陆仁炳当堂宣告,薛冯两家私买良人,各罚银千两。两家斗殴致,冯渊意外身亡,致冯渊死的薛家家奴斩监候,其余参与斗殴的薛冯两家家奴,接杖100,流放3000里充军。薛家需赔冯家烧埋银3000两。
  薛蟠,本性纯良,因年幼失怙,少失管教,受刁奴蛊惑,鼓噪家奴与人斗殴,行为殊欠管教。着杖20,不可议赎,着令家人带回严加管教。
  拐子与门子等人等人皆是绞刑,只待秋后勾决,并抄家。
  香菱着其自己决定跟随薛家还是跟封氏还家自便,等行刑完毕后。
  陆仁炳令娇杏将,香菱母女带回后堂安置,其他人各有安置。
  随后,陆仁炳又着人,严刑逼供门子和拐子,从他们口中得到了一份名单,都是这些年通过他们这条线,卖出的人口。都被安置到了金陵城中各个家族中,或做小倌,或做小妾丫鬟,已经基本不可能一一追回了。
  随后的抄家时,挖出了金银300余两,钱帛若干,房屋田产若干。并现场解救一男一女两个七八岁的小童。
  这两个小童,是拐子们从乡下集市上拐来的,并不能确定是谁家的。陆仁炳,只好先把他们安置到自己后堂,等以后再派人到拐子说的集市上,询问是谁家丢的孩子。一个月后,那男孩子被一个乡下土财主样子的人,千恩万谢的带过去。那女孩子,却没人认领,贾雨村只好收她做丫鬟,给贾玥做个玩伴。
  薛家案子结束后,各方也并无意义。冯家得了银子,凶手也服了法,算是有了交代。冯渊本家已经没人了,也没有人再生事。
  薛家薛蟠除了轻轻挨了几板子,并没有留下什么隐患,也没有了人命官司在身。不用再仓皇逃入京中避难,薛家上下自然皆大欢喜。
  但是因为薛王氏早有去京城的打算,之前之所以在路上漂泊的原因,就是薛蟠的案子没有定论。他们也不敢直接去京城送人头。现在有了定论,他们还是在结案后一个月,打包家产,浩浩荡荡的去了京城。
  当然,薛家对贾府君的孝敬那是相当丰厚,反正这一件案子结束。金陵府上上下下吃的盆满钵满。你当那个门子并拐子这些年的积蓄真的只有那点子金银吗?那些都是入库的东西。其余的大头早已经分到各个该收的人的库里。
  贾府君声明大盛,在金陵府已经扎下根,他也不在乎上上下下那点子陋规,各科室班头,都对贾府君赞誉有佳,陆仁炳在金陵府说话的分量也越发管用起来。
  陆仁炳,重金礼送了林如海派来的几个盐丁。
  香菱因为已经失身于薛蟠,并且已经被薛王氏做主做了薛蟠的妾。所以她还是愿意跟着薛家去京城。但是这次,因为陆仁炳的原因,香菱被过了明路,成为有身份的良妾。而不是之前任人搓摩的婢妾。
  陆仁炳认了香菱做干女儿。要求薛家善待香菱,假若香菱剩下儿子,且薛蟠又无正妻,薛蟠就得将香菱扶正。
  陆仁炳还做主,给香菱办一个婚礼,让薛家用妻礼将香菱娶回家,陆仁炳还给她陪送了价值5000两的嫁妆,现银1000两,那门子的小院,被陆仁炳,低价买回,也作为嫁妆陪送了过去,还有50亩良田。
  香菱,封氏感动的几度哭晕。香菱除了小时候不怎么记事的时候,从未有人对她这么好。现在真的将陆仁炳当作亲生父亲一般。出门前,几次哭昏过去。
  陆仁炳,对于香菱倒是没有多深的感情,仅仅是出于对于这个可怜孩子的同情,以及名声考虑。
  他善待故人之女的名声传出去,必将给他戴上一层知恩义的光环。任何人,都会对这样知恩图报的人心生敬意。
  薛蟠现在对于陆仁炳这个干丈人,还是有些畏惧的。除了他过世的父亲,还没有人打过他板子。他毕竟还是个不到15岁的孩子。
  陆仁炳也不管他,只吩咐他要善待香菱,好生读书上进就完了,送走薛家。陆仁炳写了书信,给王子腾,贾政,林如海告知他们这件事的首尾。
  原著中涉及到贾雨村的剧情就暂时告一段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