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48章 第十二个任务 祥子要当爷13

  陆仁炳回到北平后,开始低调起来。虎妞和小福子已经给他生了三个孩子,现在两个人的肚子有都大了,陆仁炳必须低调下来。现在的北平已经成了各方势力的角立场。陆仁炳这样在和平时期的小角色,已经成了有点利用价值的蚂蚁。
  自从陆仁炳从外地“出差”回来后,不断有各方势力的代表,前来拜访他。陆仁炳能判断出来历的,就有蓝衣社,CC俱乐部,红机关,竹机关,还有东北军,西北军,晋绥军的相关人员。这些人对陆仁炳这支蚂蚁的重视程度不同。
  派来的人的态度也不同,蓝衣社和CC部的人态度最是踞傲,来了就给陆仁炳甩个表格让他填表,然后再给他一个证件,然后陆仁炳就被收编了,最后还从陆仁炳这里敲了一笔竹杠。竹机关的人最客气,不仅态度和蔼可亲,还送礼。红机关的人最神秘。晋绥军,西北军,东北军的人,都是来化缘的。
  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北平值得拉拢的人太多了。陆仁炳只能算是只小蚂蚁。来接触他的人,级别不高,态度也不是很重视。还留给陆仁炳很多的时间操作。
  车夫行业人员复杂,陆仁炳虽然在大局上掌握了这股力量。但是就算陆仁炳也得承认,这支队伍并不纯洁,各方势力都在这其中渗透的很充分。这也是他们对陆仁炳不是特别重视的原因。
  钞能力能笼络一帮人,但是枪杆子和印把子的威力更强。打个不恰当的比方,就是你在一个公司混饭吃,但是不耽误你跟着别人干私活。车夫们跟着起哄没关系,指望着他们跟着陆仁炳打硬仗,那是想也别想。
  他能真心指望的人数量有限,在这一点上他跟沪海的杜大亨,还差的远,他也没有人家小杜门前五尺天的豪气。
  所以陆仁炳还是得把自己埋起来,未来的形式复杂的多,也危险的多。自己那点力量,在军团级别的大战中,能起的作用很有限。刺杀一两个将领,汉奸并不能起到什么作用。现代军队,有着成熟的军官培养系统,根本不是弄死一两个将领,就能起到什么作用的。
  至于汉奸,现在的霓虹人,巴不得有人出手弄死一两个亲日分子呢。也不用等太久,1935年的时候,天津租界的两个亲日的报纸主编,被打死在街头。然后霓虹人借机又要挟软骨当局,签署了何梅协定,一步步将华方势力逼出北平。
  事后霓虹人自己都承认了,那两个主编,是霓虹人自己的特务机关搞死的,就是为了制造借口。所以在霓虹人的眼里,除了少数地位特殊的汉奸,其他的亲日分子都是随时可以抛弃的,这个时期,他们巴不得,在华北区域抗日活动此起彼伏呢。
  这样他们就有机会,一步步将军队送过长城,事实上也正是如此。1935年的孙永勤部被日伪联合剿杀的事情,简直让人气死。软骨党竟然跟日伪换防,后退几十里。给日伪绞杀反抗提供方便,简直人神共愤。
  不用提什么情况复杂,也不用辩护。反正陆仁炳是决顶,看不上光头那帮人。至于说蓝衣社,cc系什么的,听听就好。何梅协定出炉后,他们就奉命撤退了,跑的可快了。
  这年头谁都靠不住,六月份何梅协定秘密达成,霓虹人给了几条意见,何总长回了个函,然后软骨党就全面执行了霓方的建议,撤出了华北的东北军和中央军,还有一干特务机关。嗯,后世因为这个协议的形式,还有人给何总长洗白,说这个协议并不存在。霓方保存的是备忘录,何方给的是封答复函。
  嗯,这都洗,也真是没谁了。反正这些跟陆仁炳没关系。随着华方力量撤退,北平掀起了人口流出潮。陆仁炳顺势就破了产。那个年年”亏损“的劳务派遣公司,也倒了闭。祥爷典卖了自己在房产公司的股份,所得的钱财给全城的车夫发了饷。
  陆仁炳卖了自家的那栋大宅子,搬回了小羊圈胡同那个大杂院。嗯,在外界人看来,陆仁炳那是被打回了原形,连他老丈人刘四爷都觉得自己这个女婿完蛋了,吵着要把刘有后抱回去养。
  被虎妞直接怼了回去,虎妞才不会让自己大儿子,跟着刘老四这个老流氓回去。原来在陆仁炳得势那几年,给了刘老四不少好处。谁知道刘老四人老心不老,竟然买了小姑娘做填房,过了一年,还真的生了个小崽子。
  这一下刘有后就失了宠,刘四爷甚至还想把刘有后的名字要回去,按到自家老来子身上。
  也亏的路人炳家大业大,虎妞看不上老爹那点产业,不然按照她的脾气,非得挠刘四爷两口子满脸花不可。
  现在在外人眼里,陆仁炳是落魄了。但是虎妞和小福子是知道内情的。所以两人根本不在乎。不说别的,单说他们现在住的大杂院,那房契可就在她们手里呢,不止这间房子,光是北平内外城里的房契,就有一百多张。
  这些宅子都是陆仁炳用新楼置换出来的,房契陆仁炳,都给了两个女人,以按她们的心。这些房子的租金,不用二人收,陆仁炳已经安排了人,按月收好,交给她俩。
  陆仁炳有多少产业,二人不知道。但是她们只要知道,陆仁炳不会饿着他们就好。为了更好的隐藏自己,陆仁炳重新买了辆黄包车,上街跑起了活。他当然不会真的拉车去。拉着黄包车到最热闹的街市一放,找个茶馆喝茶。
  或者去天桥看个杂耍什么的,不要太逍遥。至于说别人嘲笑?那是不存在的。陆仁炳这次破产,只是放弃了明面上的产业,清理了一下自己的队伍而已。
  对于那些墙头草,或者被别的势力收买的车夫,陆仁炳借着这次机会全部清除了自己队伍。剩下的队伍,陆仁炳更是借用了清帮的规矩,完成了彻底的控制。自己那些持枪的骨干们,也被他安置进了各地的保安队,或者送进了各个势力的队伍,北平各区县的巡警队伍,也不能幸免。
  可以说是陆仁炳将自己原先明面上的势力,完全转化成了地下的网。这个网中的所有节点,只有陆仁炳自己完全掌握,其中的每一个节点,都不能了解整个网络的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