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五十一章 第四个任务 赵志敬的奋斗3

  修道与武功属于两个体系,但是又有相通之处。修道也不是一套功法,而是一套体系,千百年来,各个流派都是凭借一些基础的练炁术,再加上各自的体悟,改良属于自己的修炼之道。
  全真教的修道是集天地灵气,与自身精气修炼元神,武功则是采药,练功修炼肉身。两者其实是竞争关系,在灵气匮乏的世界,人们只能集中精力资源选修其中一项。所以这也是后来尹志平专心修道后,武功就再也赶不上专心练武的赵志敬的原因。
  但是肉身是元神的容器,元神过于强大,肉身容纳不住的时候,肉体就会崩溃。这也是王重阳为什么寿命那么短的原因。王重阳按理来说,已经是得道高人,阳神成就,活个两百年不成问题。但是因为早年身体受创过多,虽然后来武功绝顶,却也无法容纳强大的元神了。只能化虹飞升,留下自己的躯壳。
  虽说全真教的内丹法,不追求肉身飞升,但是能体神双休,谁又能拒绝呢?
  内丹法,外丹法都有得道的高人,但谁也不能说谁就是绝对的正确,在修道的路上大家都是在摸索而已。
  道德经作为道家的根本经典,讲究的就是变化。任何想要唯我独尊的想法,认为自己的功法就是完美无缺的,最后都被打了脸。
  王重阳正是这样一位得道高人,他最大的理念就是三教合一,融汇各种修行法门,最终目的就是为了悟道。
  陆仁炳在朝阳中,体悟良久,理清了思路。王重阳的道,并不是自己的道。但是求道的路,必须有领路人,一些基本的入道法门是基础,是相通的。自己虽然经历过三世,但是在修道路上,连入门还提不上。
  所以便息了内心的那丝自傲,恢复了平常心。
  打完坐,陆仁炳开始练习武功。虽说全真教修道法门,轻视肉体,注重元神飞升。但是强健的身体,高强的武功是护道的基本要求,悠长的寿命是求道的根本前提。
  陆仁炳有灵魂散佚的能量,可以强化肉身,提升内力,相当于开了最大的挂。缺的是功法境界。
  接下来的日子,陆仁炳开始按部就班开始在重阳宫修道的日子,早上上山练气练功。上午向王处一,马钰等人请教道经里的疑点。
  下午和师兄们一起,做道观里的功课。
  全真七子跟随王重阳的时间长短不一,对于修道的理解也各有不同。但是他们对修道的理解都远超陆仁炳,陆仁炳受益良多。
  很多读道经时想也想不明白的关窍,再各位师傅的指点下,豁然开朗。那些道经写的云里雾里,很多暗语关窍,没有内行人解释,你根本就无法理解。
  所以修行必须有领路人的原因,真传一句话,假传万卷经。
  陆仁炳修道方面坚持修炼金关玉锁诀,每日观想大日,在藏经阁,阅读三教经典,互相印证,收纳自己1000多的魂力。武道方面坚持修炼全真心法,全真剑法,金雁功。陆仁炳打算将全真心法修到顶,打通全身经脉,最终去修炼先天功。
  修炼了一个多月,修道方面看看入门,陆仁炳的意念中开始有了一点亮光,原本均匀分布的魂力,开始按照某种玄玄的路径开始围着亮光循环,但是这种循环若有若无,也毫无章法。
  陆仁炳询问过,瓜怂这种现象是为什么?瓜怂表示自己作为一个程序,啥也不知道。
  请教师傅王处一,王处一表示每个人观想的图像不一样,修炼的心得不一样。只能互相借鉴。
  接着王处一,便向陆仁炳解释了他的观想。王处一观想的是锦鸡,他从修道入门开始,就整日观察锦鸡的一举一动,行走坐卧,还亲自解剖了几只锦鸡,了解了锦鸡的内在结构,耗时数年,最终才在意识中观想出一只活灵活现的锦鸡。这只锦鸡一出现就,就使得王处一的神府,光明绽放,神魂仿佛一下立体起来,能感受到光明的洗礼,锦鸡便是神魂的核心。
  并没有什么循环。
  王处一也说了王重阳观想的大日。王重阳借鉴了佛门的大日如来图,观想的大日就是大日如来图。神魂中就是光明绽放的大日如来金身。并没有真的观想太阳。
  一般来说,你观想什么,就得对所观想的武体足够了解。了解的越深入,观想所形成的具象越真实,灵魂就越强大,等最终所观想的物体具象时就是阳神成就之时。
  陆仁炳听到这里的时候,对自己观想的大日产生了怀疑,自己观想出来的光点,真的是太阳吗?自己在观想的时候,并没有进入无思无念的状态。内心里其实是乱七八糟的居多。自己对于太阳了解多少呢?
  自己观想出来的也许不是大日,自己的情况与其他人不同,自己的灵魂强度因为吸收魂力的原因本就远超常人,自己的经历和对宇宙的认识,又远超这个世界的先人的认识,还真不好说,这套功法能修出个什么结果出来,顺其自然就好。
  自从观想出一个莫名其妙的意象后,陆仁炳感觉自己的魂体越发凝实起来,魂力的散佚速度再减弱。
  半年的时间,一闪而过,在魂力的加持下,陆仁炳修炼全真心法,打通了全身的108条经脉,内力在体内循环往复,生生不息。陆仁炳觉得自己可以修行先天功了,便向师父王处一,汇报了自己的情况。王处一大为惊异。
  赵志敬之前一心习武,不喜道法,王处一其实是有点不满意的,认为赵志敬舍本逐末。最近半年,赵志敬收敛心性,开始修行道法,王处一和一干师兄弟都很欣慰。修道和修武是有竞争的,王处一认为赵志敬的武功上,不应该会有如此进境,因此出手考核。
  陆仁炳,全力运行功法,善战腾挪之下,竟堪堪与王处一打成平手。王处一,本来还想留手,但是眼见拿不下自己的弟子,脸上有点挂不住,最后已经使出了全力,还是拿不下陆仁炳,只好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