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239章 第十二个任务 祥子要当爷4

  (各位书友,劳烦您移步起点,给咱这本书加个收藏,投个推荐票,这本书没签约,在起点也一样免费看,俺就想要个推荐票,加个收藏,混个安慰了!!跪求!!)
  吃了晚饭,天已经很晚了,亲戚们散去后,祥子和虎妞,就住在了车行虎妞的房间里。刘四爷果然没有将虎妞的东西都扔出去,毕竟是七十岁的人了,还是很在乎虎妞这个独苗苗的。
  院子里,还有几个睡在车行里的车夫,下班回来后,见前几天还闹得不可开交的,虎妞竟然又回来住了,以前跟他们住一起的骆驼祥子也回来了。
  一个个心里像吃了山楂糕,那叫一个酸呀。看来这骆驼那软饭是吃上了。咋自己就赶不上这好事呢。刘四爷的骨气呢,咋就让这两个忤逆货,进了门呢。
  陆仁炳可不管那么多,回到房间就呼呼大睡,虎妞还要去翻账本子。
  等睡到半夜,陆仁炳感觉自己被鬼压了床,而且这鬼还扒他的衣服。扒完了,就开始捣鼓。
  陆仁炳感觉这日子没法过了,虎妞这姑娘真是虎!这特么院里住的全是光棍。房子隔音又差,她也不顾及着点。
  嚎得跟即将被杀的猪一样,而且还折腾个没完。绕是陆仁攒了几千年的脸皮,也有点发烧。
  最后还是陆仁炳忍无可忍,发大招制服了这娘们,才能睡个囫囵觉。
  他们公母俩一觉睡到快晌午,才起床。人和车行里的那帮车夫,连同刘四爷,可是个个都顶着黑眼圈起得床。
  有几个车夫,大着胆子跟刘四爷打招呼,“四爷,你这闺女女婿,以后要常住这里吗?常住的话,天天这动静咱们,可受不了啊!”
  刘四爷也是无语,他事急着要孙子,可是特么的动静就不能小点吗?自己那虎了吧唧的闺女,叫得跟杀猪一样,自己的老脸真是被丢尽了!
  得亏她长得丑,否则就这动静,骆驼祥子的脑袋上迟早得是绿油油的大草原。
  等虎妞跟祥子收拾完,出来吃午饭的时候,刘四爷委婉地劝自己闺女道“虎妞,你们晚上动静能不能小点,这院里可斗住着人呢。”
  虎妞拿着牙签,一边剔牙一边说“小不了了,我这嗓门本就大,这又赶上老房子着火,我怎么门后压得住!”
  “说的什么混账话,听听这是个女人说的话么,我刘老四,大小也是个人物,这么些年,攒得脸面,全让你给败坏了!”刘四爷无奈地唉声叹气!
  “行了爹,再要脸面,没有孙子你也白搭!要想有孙子,你就得忍着。行了叫人收拾桌子吧,今儿个,祥子要领我去逛街,再给我点钱,我给你未来的孙子买点零嘴吃!”
  “我呸!我倒了八辈子血霉,生了你这么个讨债鬼呦!”刘四爷拿虎妞是真没辙了!为了孙子,只好去掏了十个银元出来。虎妞嫌少,刘老头说啥也不再掏一个子。
  拉扯可半天才算作罢!
  陆仁炳全程打酱油,一个字也不说,只一个劲吃饭。虎妞牌榨汁姬,实在是厉害。
  吃过饭,陆仁炳就从车行里挑了一辆比较好的车,然后让车夫拉着去逛街。
  花的当然是虎妞的钱,他现在是彻头彻尾的穷光蛋,娶媳妇都是人家女方垫付的钱,虽然说起来不光彩。
  但是不得不说这次附身的祥子,算是他附身过的角色里,魅力最高的了。有女人倒贴还不是魅力最高么?
  1929年的北平,乱糟糟的,皇帝被赶出了皇宫,许多禁地,现在都可以出入了,大多数处于。城头变幻大王旗,这些对于普通百姓的生活,影响还是很大的。不过在战事稍歇的时候,北平还是很有滋味的。
  陆仁炳带着虎妞,转遍了四九城,虎妞真是虎,建庙就烧香,看见神就磕头。陆仁炳带着她,去洋人开的大教堂,她也要买香进去磕头。
  好在陆仁炳制止了她,也不知道这么虎的女子,是怎么如此虔诚的。除了爱烧香,虎妞还爱吃。大小馆子,只要是没吃过的,她都要吃个遍,街面上的零嘴,只要能入口的,她都要买了尝尝。
  买的东西太多了,即使是牲口也吃不了那么多,全便宜了陆仁炳。这四九城再怎么着,也是个几代帝都。现在虽然没了皇帝,但是架子还在那摆着。
  虎妞缠着陆仁炳逛了个把月,才算是走了个遍。陆仁炳也趁机,逛了逛这个时代的北平,算是来了个跨时代的旅行,也算是熟悉熟悉这里的情况。
  北平的市面总体还算平稳,不能跟晚清的时候比,也不能跟有大总统的时候比。达官贵人跑了不少,但还是有很多遗老遗少在。这个古都,没了往日的精气神,处处都透着暮气。
  一圈逛下来,搞得陆仁炳有种想逃离这里的冲动。想当年他老人家在沪海滩,那个呼风唤雨的劲头,就好像是前几章的事,现在突然间就变成了个拉车的车夫,还是在这个宛如一滩死水的地方。
  北平的未来可是一片灰暗,再过两年,败家子张六子,就会丢了东北,然后北平就会成为直面日‘本铁蹄的桥头堡。再过几年,卢沟桥事变就会爆发,整个北平就会落入日’本人的统治之下。
  这座城里的人,都会沦为亡国奴,生死都不由己。在这个城市混的未来,那是相当的灰暗啊。在这里混成了爷又如何?未来这里刮的风,什么爷都得给你打到尘埃里去。军阀,日本人,汉奸,国军接受队,人民的清算,哪一个都对当爷的不太有利啊。
  越逛越有点愁,为什么明国时代,沪海滩有什么三大亨,北平却没有?那是因为什么狗屁的大亨,在这里都都不起来。即使没了皇帝,这里也不是上不得台面的江湖人物能称王称霸的地方。
  唉,虎妞虎了吧唧的,又拖着陆仁炳在天桥混了半拉月。然后就消停了。
  因为她再一次早饭的时候,竟然破天荒的吃啥吐啥,看了大夫说是有喜了。这一下,把刘四爷给乐坏了。
  得到消息的住在车行里的汉子们,也高兴的眼泪都下来了。特奶,奶的,晚上终于不用再受那对公母的折磨了。
  这两个月,陆仁炳虎妞两公母,白天逛完,回来就胡天黑地的乱搞。院子里到处都听得到虎妞的嘶吼声。刘四爷和众汉子们都给整的有点神经衰弱了。
  陆仁炳也很无奈啊,谁特么知道虎妞真的是需索无度。没看就他这素质,脸色都给整的蜡黄蜡黄的吗?
  就这还是虎妞,每天都买来各种鞭搭配上,各种补药,补着的结果。
  看着陆仁炳的脸色,刘四爷和院子里的众汉子都对他很同情。刘四爷起初还觉得,这骆驼占了自家的便宜。现在每次见了陆仁炳,都有点羞愧。这特么谁赶上这样的老婆,都算是倒大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