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195章 第九个任务 书痴郎玉柱32

  嗯,从隆庆六年开始,陆仁炳开始了他长达三十年的首辅生涯,直到隆庆皇帝寿终正寝,已经九十五岁的陆仁炳才在万历皇帝的百般挽留下,坚决的辞了职。
  告老回了老家。
  他实在是太能熬了,张居正,高拱,一批批的大佬都被他熬死了。
  他这位首辅,不结党,也不揽权,就只做一件事,教育阁老,皇子们读书。反正看你不顺眼,就给你一堆书,让你去读,去悟。
  等熬死了跟他同辈的那帮老臣后,后面入阁的那些小辈阁老,在他面前连腰都直不起来。
  万历皇帝对这位书呆子首辅的恐惧,比他老爹还甚。
  到不是陆仁炳对他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而是几十年被首辅大人逼着读书的恐惧所支配,每次见了陆仁炳就想溜,生怕他甩给他一堆书。
  因为有个性格温和的老爹罩着,又有个老学究的首辅稳着朝堂。万历皇帝根本没机会成为历史上那个宅男。
  隆庆的内帑里堆满了来自美洲的银子,户部的库房也不缺银子。有点名号的宗藩都被隆庆赶到海外建国去了。俺答汗挂了,他的后人也投降做了藩王,奴儿干都司变成了东北五省。
  外东北外蒙反正只要是苦寒之地,都被陆仁炳封出去了。
  无主之地没人管,一旦这块地有了主人,那就不用大明朝廷操心了,人家会想方设法经营的妥妥当当的,反正都是他们老朱家的土地。
  肉烂在锅里都是一家人。
  反正陆仁炳和隆庆留给快四十岁的万历皇帝的,就是这么个富裕繁荣,暂时没有内忧外患的天下。
  连万历的一堆孩子都给安排明白了,这种情况下,如果还能玩脱,那就没办法了。
  告老回乡的陆仁炳,一直活到一百二十岁。颜如玉这个纸片人都没熬过他。
  本来他还想着看看能不能带着纸片人颜如玉脱离这个世界呢,毕竟颜如玉是个灵体不是。可惜经过系统的尝试,根本做不到。需要消耗的能量太多,并且不能保证安全。
  最终陆仁炳只能无奈放弃,转而想让颜如玉修炼成仙,奈何她的资质有限,又醉心于养儿育女,含饴弄孙的凡俗生活,根本无心修炼。最终在陆仁炳的这具身体一百零六岁的时候,去世了。
  具体颜如玉的年龄是多少,这女人最终也没对陆仁炳说。
  颜如玉去世后,陆仁炳花了重金给她买了个天人的托生名额,早早的送她入了轮回。
  至于她具体托生成了谁,就不是陆仁炳所知了。反正据李长庚说,就凭陆仁炳出的钱,将来颜如玉至少也能做个星君。
  唉,说起来颜如玉也算是对陆仁炳用心最多的一个傻女人了,为他生了那么多孩子。
  还将自己的书灵之气,都传给了自己的那些孩子。使得陆仁炳的几个孩子在读书做学问方面都是好手,几个儿子都是两榜进士出身,两个女儿也都是当世有名的才女,也嫁给了进士。
  陆仁炳的孙辈,重孙辈也尽皆读书有成。反正郎家成了真正的书香门第,陆仁炳去世时,郎家的进士牌坊都已经排满了。
  这些应该都是颜如玉的功劳,陆仁炳对于孩子们的教育向来都是放羊,爱咋咋地。
  这也算是颜如玉的功德,足够她享受数百载的香火了。连真正的郎玉柱都跟着受益,因为最终这些香火的受益人都是郎玉柱,跟陆仁炳没有半毛钱关系。
  最终朝廷给陆仁炳一个“文”的谥号,算是对他的最高褒奖吧。
  这些都与陆仁炳没关系了。他在闭眼的那一刻,就脱离了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等他再次睁眼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赤果着身子被吊在一个几丈高的杆子上。
  他的周围不远的几个杆子上,同样吊着几个人,不过他们的状况,要比陆仁炳好的多,因为他们已经风干了,没有了痛苦。
  不像陆仁炳这样新鲜的身体,刚被吊起来没多久,人还活着,受着太阳的炙烤。
  刚过来一会,陆仁炳就感觉有点受不了,感觉浑身都在冒油。被拇指粗细的绳子,紧紧拴住的手脚也疼的要死。
  好在是头朝上吊着,吊的是手腕,不是脖子,要不然当时就凉了。
  陆仁炳努力睁开眼睛,四处看了看,这个地方好像是个矿场,具体是啥矿场还不清楚,反正有很多人在矿场忙碌。
  有个监工模样的人,站在高处,拿着皮鞭,指着吊在杆子上的陆仁炳,正在向干活的工人们,吼着什么,估计是没啥好话。
  看他们的衣着打扮,像是现代人的模样。现在社会,还有这么残酷的没有王法的地方么?
  陆仁炳感受了一下自己的魂力和系统,发现他们都在,但是屁用不管,被禁用了。并且很彻底,连空间都没有。
  这算什么事,要彻底果奔么?接受了这具身体的记忆,发现这个世界是个未来世界。
  算是人类初步实现太阳系内移民的时代吧。没有什么地球联邦,如今的太空竞争依然是大国的竞争。各大国在各大星球上圈地殖民,弱肉强食。
  地球上还算秩序井然,外太空,其他星球纯粹就是丛林法则的天下。
  陆仁炳附身的这具身体,是个货运飞船的搬运工,平时主要来往于火星和地球航线。一年前,他所在的货船被星际海盗打劫。
  本来按照惯例,船主送给海盗一笔过路费就能过关了。
  谁料半路杀出个正义青年,非要和海盗搞个你死我活,结果自然是他们的货船被打的稀里哗啦,船主都被干掉了。
  然后危急时刻,那个青年带着大家乘坐救生艇,脱离了战场,然后落到了火星上的一个黑矿场附近,被矿主的巡逻队抓获,成了免费的苦力。
  那青年到了矿场,仍然不消停,四处联络人准备搞暴动,寻找机会出逃。
  结果被矿主发觉,派人抓捕,那青年趁机提前发动暴乱,并带着一部分人成功出逃了。
  但是陆仁炳附身的原主,却运气不佳,被抓了回来,吊在了杆子上示众。
  嗯,这就是原主的基本经历,如果没有陆仁炳的出现,这倒霉孩子应该被吊几天后,就跟旁边的那些弟兄一样,成了风干肉。
  这倒霉孩子名字叫陆行甲,今年二十八,单身未婚。地球上的家里还有妹妹,叫陆行乙,二十三,大学毕业就嫁人了。
  家庭关系倒是挺简单,也不用替人养孩子。陆行甲虽然排行老甲,但实际上还是个陆仁炳的角色。
  那个正义青年,明显是位面主角,打不死的小强。陆行甲明显是人家崛起路上的垫脚石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