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第四十一章 第三个任务 三国之董卓9

  陆仁炳领兵在外,四月有放开了宫禁城禁,洛阳的恐怖阴云开始消散。街头渐渐恢复了生机。
  虽然董卓成了丞相,太师但是因为他领兵在外的原因。朝堂上的诸位大佬不用面对那个不讲理的武夫,心气都顺了不少。由于残暴董卓的搜刮,现在朝廷仓廪充实,不用担心公卿们发不出工资,不用担心流民不得赈济。虽然财务申领的程序严格了不少。但是大汉朝还是度过了大将军被杀,宫廷政变带来的动荡。
  袁隗等上书,建议改元初平,陆仁炳没有意见,刘辨自然也没有意见。所以昭宁二年又变成了初平元年,这些都是小事。
  初平元年八月,陆仁炳正在带人平靖冀州的时候。朝中熙熙攘攘等着受官的党人名士,终于有了下落。
  陆仁炳同意任用这些人员,但是必须同意陆仁炳的改革方案。陆仁炳的改革方案,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分权。
  同意正式设置州一级行政机构,但是不能是州牧或者刺史军政一把抓,郡县也不能是太守一把抓,总而言之就是不能给这些人割据的法理。
  本来州牧制就是灵帝为应对,黄巾乱局不得已而为之。灵帝脑子不糊涂,只授了三个州牧。现在还被董卓收回了两个。黄琬是太仆兼任豫州牧,刘虞是太尉兼幽州牧。
  陆仁炳先后将他们调回洛阳就职。又以中枢事务繁忙为由,剥夺了他们的州牧头衔。
  现在又正式剥夺了州牧刺史的割据职权。
  汉初讲求黄老之制,所以政府机构设置的相对简单,官员数量也少,但是时代的发展,人口增加,事务骤增。郡县包括中央的各个机构,不得不由长官自己招募人手,以应对政务。这些长吏招募的人手,只忠于荐主。
  汉代就成了典型的二元君主制。郡国的吏员并不忠于皇帝,而终于太守,州牧。这也是汉末形成割据的原因。
  官位稀少,也是东汉太学生就业难的原因,太学生就业难也成了党锢之祸的根源之一。
  陆仁炳的改革方案就是明清的内阁六部制,监察院,大理寺等机构一应全抄。但是这都是文官政府的坑位,在这之外还有一个独立的枢密院,这个枢密院掌管全国的军事,由陆仁炳统领,直辖全国的军队。
  地方的守备军队归当地都尉管辖,但是都尉的任命权在枢密院。
  正式划分官员品级九品十八阶,各部官吏都有品阶,皇帝掌管三品以上大臣的任命,各部掌管又都分正负,左右,防止集权,
  州就是明清的省,郡相当于明清的州府,只不过规模更大。不过现在天下板荡,不易改革,就先梳理到州就好了。将几个规模过大的州,拆分,比如交州划分为广州和交州,凉州拆分为雍州和凉州,幽州拆分为幽州和辽州。
  各州的建制都是州牧负责政务,州尉负责军事防务,提刑负责刑案辑补,刺史负责监察总之就是不能让州牧掌握全权,军权必须掌握在中枢手中。
  陆仁炳的方案虽然改动颇大,但是对巨头的触动不大,又增加了许多坑位,所以经过众位大佬的讨论完善后通过了。
  大佬们还跟据汉代的习惯,将现有的官名插入其中。
  初平元年的改革,轰轰烈烈的展开了。无数获得任命的党人,太学生和郎官奔赴全国各地。
  历史上那些举旗反对董卓的诸侯们,也同样得到了高位。
  不过这次,陆仁炳并不担心他们再有造反的能力。一是他们没力量了,另外一个是没借口。
  陆仁炳独掌枢密院,掌管全国军事。将六部和大部分内阁名额都让了出去。现在这些政府机构派系林立,内斗还来不及,谁有精力来整一个征战在外的宰相。
  这套结合了中国两千年集权智慧的体系,足够汉末的这些精英们仔细学习几年了。
  这套体系还应该有配套的人才选拔机制,兴办教育,开科举就是必然了。也不要说汉代科举实行不易。现在私学盛行,官学也遍布全国,察举除了靠关系,也是要考试的。
  现在新体制下,缺乏大量官员,大兴官学,引入科举就成了朝廷的重中之重。
  科举和兴办教育的事情陆仁炳也扔给了朝廷的鸿学巨儒们。体制改革,科举,教育都是涉及到他们根本利益的问题。
  在大汉朝廷权威未失,大家都还没有背汉自立之心的时候,还是成功的转移了大多数人的注意力。无论功勋列侯,宗室,大儒,世家,还是地方豪强,都要参与进来。没有个三五年的争斗,是无法成行的。这些事情都是朝堂大佬们的事情。陆仁炳给划出了大致框架和架构后,就交给他们具体去瓜分了。
  一个王朝崩溃,除了天灾人祸之外,最重要的就是饼不够瓜分了,既得利益者守着自己的那块饼,不让后来者分,后来者只好掀桌子。
  陆仁炳现在做的就是把饼摊大,让更多的人进来分这块饼,延缓矛盾的爆发。
  虽然不能根本上解决问题,但是能让风雨飘摇的东汉王朝,暂时稳定下来。那种妄想,杀光天下豪强士族,来个彻底改天换地的想法,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士族,豪强掌握着这个时代的土地,人口,知识,没有人可以与天下人为敌。陆仁炳因为任务的原因,就是要先保证大汉朝廷中央朝廷的权威,扫荡天下,最终挽救大汉王朝。而不是掀盘子。
  大汉王朝真的到封建时代生产力能够承受的人口极限了吗?完全没有,整个大汉境内还有无数的荒地没有开垦,整个南方还没有开发,根本就没有达到封建社会的极限。按照清末四亿五千万人的全国总人口,大汉王朝还差的远呢。
  所以现在要的就是稳定好朝堂,开发南方,画更大的饼。开发南方,仅靠一无所有的贫民是不可能实现的。必须有豪门大族前去开拓,他们有钱,有人有技术,又有开拓的野心和能力。
  完全没必要对他们赶尽杀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