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隋唐鼎革 > 第767章 父子对话 一

  王老九笑道:“四哥,你放心吧,这位陶先生可是大好人,有什么话不必瞒他。”
  韦韬世道:“老九啊,你们老乡见面可要好好聊一聊,啊。”
  说着,他冲王老九使了个眼色。
  王老九点了点头。
  叶芸有些着急地道:“陶先生,这位张郎中真的能治好我朋友吗?”
  韦韬世微笑道:“放心,不会有事的。他可是药王张思邈的长子!”
  叶芸闻言,这才放下心来。
  只见孙行走到榻前,从桌上拈起一枚银针轻轻下在田忠头顶的百会穴上。
  在场众人屏住呼吸,静静地看着。
  孙行的手指轻巧地将一根根银针从田忠胸前的璇肌穴一直下到腹部的关元,而后对韦缙云道:“来,把他扶起来。”
  韦缙云走过去将田忠扶起。
  孙行将银针下在他颈后风池穴,而后轻轻捻动刺在百会穴上的银针,“扑”的一声轻响,田忠低垂的头抬了起来。
  叶芸喜道:“有反应了!”
  孙行按顺序慢捻风池、关元诸穴道上的银针,不一会儿,只听田忠的喉腹及胸腔之间发出一阵鸣响。
  叶芸赶忙过来帮韦缙云扶住田忠,轻声道:“柿子,太好了,看来田忠是有救了!”
  韦缙云微笑着点了点头。
  孙行望着田忠的面部,只见他的眼睛微微眨了眨,嘴唇轻轻颤动着。
  孙行赶忙起下所有银针,对韦缙云和叶芸道:“扶他躺下。”
  二人扶着田忠躺在榻上,田忠发出一阵低低的呻吟。
  叶芸高兴地道:“他终于出声了!”
  孙行直起腰,长出了一口气道:“好了,已无大碍。往后只要按时服药,便可痊愈。”
  叶芸笑道:“先生,您可真是神医!”
  这时,阚棱推门走了进来,手里拎着一个大包。
  韦韬世道:“怎么样,药都办来了吗?”
  阚棱道:“照您的吩咐,全办齐了。”
  孙行点了点头,对韦缙云与叶芸道:“好,用外敷药清洗伤口,将内服药煎熬成汤喂他服下。”
  叶芸道:“是。”说着,走到榻前开始忙活起来。
  韦韬世站起身对大家道:“好了,大家都回去歇歇吧。”
  又转面望向韦缙云,“柿子啊,有几句话,我想和你单独说说。”
  韦缙云看了叶芸一眼,叶芸轻声道:“去吧,这里有我呢。”
  韦缙云点了点头,与韦韬世、武元庆来到了韦韬世的房间。
  房中桌案上摆着张鸦九给韦缙云锻造的鸦九剑和两个敞开的包袱,里面整整齐齐地码放着他的衣物。
  韦韬世指着桌案上堆放的宝剑和衣物,对韦缙云道:“缙云,啊,不,现在应该叫你柿子,这些都是你的东西。”
  韦缙云愣住了,看了看桌上,道:“我的东西?”
  韦韬世点了点头,拿起鸦九剑长叹一声道:“这柄剑出自铸剑名匠张鸦九之手,你讨要了多时才得到的。”
  韦缙云伸手接过宝剑,轻轻拔了出来,剑身寒芒四射,冷气森森。他深吸一口气,将剑插回了鞘中。
  韦韬世道:“这些都是你的随身衣物。在扬州时,岳仲和十贝对我说你遇难了,可我始终不愿相信。故而,这些衣物我一直带在身边,现在终于可以物归原主了。”
  韦缙云缓缓点了点头道:“陶先生……”
  韦韬世摆了摆手道:“我不姓陶。”
  韦缙云愣住了。
  韦韬世笑了笑道:“我之所以把你单独请来,就是因为你的从前牵涉了很多机密,而这些,是不能够让旁人知道的。你明白吗?”
  韦缙云点了点头道:“我不会对任何人说起,包括叶芸。”
  韦韬世笑了笑道:“你依然有着自己的见解。我的真名叫韦略,是大唐平驱王,同时也是你的亲生父亲。”
  韦缙云吃惊地问道:“哦,您是……是我父亲?”
  韦韬世点了点头道:“是的。此次临行之前,圣上钦点了两位副手,一位就是江淮督察使武元庆,你的师兄。”
  说着,他指了指武元庆,韦缙云点了点头。
  韦韬世道:“另一位,就是你。”
  韦缙云惊呆了:“是我!”
  韦韬世点了点头道:“你是圣上钦封的正三品岚城卫大将军。这一次,你奉命跟踪柳十贝离开洛阳,不想却出了这样的事情。”
  韦缙云颤声道:“这些,我、我怎么一点儿也记不起了来?那我……该叫您什么呢?”
  显然,韦缙云还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韦韬世心疼地望着韦缙云,言道:“这自然由你做主……我不会强求。”而后又和蔼地问道:“能对我说说你的经历吗?”
  韦缙云缓缓点了点头,说道:“叶芸对我说,她发现我的时候,我已在运河中漂了好几天,浑身被水泡得发白,是她将我搭上了快船。
  醒来后,我觉得自己就像是刚刚出生的婴儿,从前的一切都想不起来了,包括名字。脑海中唯一残存的一点碎片,就是熊熊燃烧的烈火,和你的样子……”
  韦韬世静静地听着,点了点头。
  韦缙云道:“后来,我随叶芸回了她家,就在那里住了下来。”
  韦韬世问道:“叶芸的家就在附近吗?”
  韦缙云摇了摇头道:“离这里很远,在洪泽湖区,叫藏剑庄。”
  韦韬世不由得一惊,说道:“藏剑庄!”
  韦缙云点了点头道:“怎么,您知道?”
  韦韬世和武元庆对望一眼点了点头道:“你住在藏剑庄?”
  韦缙云道:“正是。”
  韦韬世道:“叶芸的家也在藏剑庄?”
  韦缙云道:“是的。叶芸是藏剑庄庄主叶千刃的女儿。”
  韦韬世登时倒吸了一口凉气:“她是叶千刃的女儿?”
  韦缙云点了点头道:“正是。叶芸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是最好的朋友。”
  韦韬世接着问道:“看得出来。那么,躺在榻上那位病人又是谁?”
  韦缙云道:“他叫田忠,其实我们并不认识他,只是在半路上救下的。”。
  “能对我详细说说这个田忠的事情吗?”韦韬世显得很诧异,可事情就是这么巧。
  韦缙云望着韦韬世,良久才道:“你知道这些有用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