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写写小说就无敌了 > 090,礼物,诤友

  看到那件黑色连体皮衣,楚天行眼睛一亮,带着瑟琳娜走进店中。
  看了看塑胶模特身上那件衣服的尺码,再跟瑟琳娜身材对比一下,感觉大小似乎刚刚好,便招呼店员把衣服取下,让瑟琳娜自去换衣间换上。
  不多时,瑟琳娜便换好衣服走了出来。
  尽管她戴着口罩、墨镜,遮住了精致姣好的面庞五官,可当她穿着那件黑色连体皮衣走出来时,不仅楚天行眼睛一亮,连两个女店员都不禁发出了赞叹声。
  这件外形酷炫,又带有几分神秘气质的紧身连体皮衣,完美贴合着瑟琳娜的身材,将她那玲珑曼妙的身形曲线,勾勒得淋漓尽致。
  虽然全身上下都遮掩得严严实实,修长白皙的脖颈都只露出一线,虽然胸部也略显贫瘠,只跟十八岁不到的秦玲差不多,但紧身衣勾勒出的腰臀和双腿曲线,还是让人一看就挪不开眼睛。
  像店里两个正陪着女朋友挑衣服的年轻小伙,便目不转睛地盯着瑟琳娜猛瞧,结果被女朋友掐得够呛。
  “不错。就这件了。”
  楚天行也很满意,拍板买下两套同款衣服,又给她配了黑色长风衣,女式高帮厚底战靴。
  打包好新买的衣服,拿现金付完账,楚天行便带着瑟琳娜去了安全通道,把吸血鬼少女和几大包新买的衣服鞋子通通收起,之后就打算离开此地,前去踩点。
  离开商场之前,途经商场一楼的一家珠宝店时,他又一眼相中了一只翡翠吊坠。
  那是一只玻璃种翡翠吊坠,上雕如意云纹,无色透明,通体纯净,浑无半点杂质。
  虽纯净无色,可从某些角度看去时,能看到其表面泛着一层淡蓝的莹光,予人水润光泽、冰清玉洁的感觉。
  这只吊坠,大约只比一元硬币大上一圈,挂链还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红绳,标价却高达十九万八千,算得上昂贵了。
  不过楚天行并不介意。
  反正他刚刚到账一笔七千二百万的横财,完全有能力挥霍一番。
  他想把这吊坠买下来送给秦玲。
  那如果她省赛晋级成功,打进全国大赛,这就是贺礼。
  如果不幸晋级失败,止步于省赛,也可以算是安慰奖。
  当然,以秦玲的武功,晋级的可能更大。
  她早就贯通了十二条正经,内力境小成。
  毕业旅行时,又得了楚天行赠送的十枚培元壮体丹,即使她不能像楚天行一样天天磕丹,一周只能消化一枚,十枚灵丹足够她吃到全国赛结束,可在此灵丹帮助下,她的功力最近也是一直在飞快提升。
  又经与吸血鬼的一场血战磨砺,秦玲现在的内力修为,已经快要突破第一条奇经八脉了。
  估计在省赛期间,她就可以达成突破。
  到时候以她贯通一条奇经八脉的修为,拿下省赛冠军恐怕都很有希望。
  楚天行想买下那条吊坠。
  沉吟一阵,他又返回去了安全通道,变回本来面目,换上合身的衣服,再次回到那家珠宝店,在店里转悠一阵,刷卡买下了那条翡翠挂坠。
  瞧见旁边金饰柜台,有十二生肖系列金坠,便又顺手买了一只小金猪,一只小金虎。
  将东西收入魔方空间,他又不嫌麻烦地去了趟卫生间,再次变换身形,易容换装,这才离开商场,前去踩点。
  就这样,一直忙到下午四点,他才打车返回酒店。
  途中,他给舒灵歌打了个电话。
  “舒师姐,锦衣卫那边,查出那个杀手的身份了么?”
  “杀手的身份倒是查出来了,可是也就此陷入了僵局——那个杀手,只是一个毫不出奇的普通人,今年二十七岁,在一家汽修厂做事,据说平时勤勤恳恳,待人和气,从未表现出暴力倾向,当然也没有任何犯罪纪录,更不是我的狂热粉丝……”
  有件事,舒灵歌并没有如实说出来。
  那就是经锦衣卫查证,那个杀手,还有一手很不错的汽车改装技术。
  而被舒灵歌怀疑的陈子荣,是一个地下赛车爱好者,经常参加一些省城公子哥们组织的地下赛车活动。
  陈子荣武功不弱,他要参加赛车,开的车必须得大肆改装,否则浪费他的反应速度。
  这一来,就令两人有发生交集的可能。
  不过这条线索,舒灵歌并没有告知锦衣卫。
  因为毫无证据,全是推测。
  以陈子荣的家世,即使是舒灵歌,也无法单靠这样的猜测来指控他。
  锦衣卫更不可能以这样一条猜测,就轻易地对陈子荣展开调查。
  舒灵歌却不知道,楚天行已经锁定了幕后指使,甚至已经到对方常去的几个地方踩过点了。
  楚天行打这个电话,只是补足行为逻辑——身为直面杀手枪击的当事人,不关心一下杀手的调查情况,就完全说不过去了。
  “一个毫无出奇之处,有着正当工作,没有暴力倾向和犯罪纪录的普通人,绝不可能突然之间摇身一变,成为舍身赴死的死士。这件事定有蹊跷。”
  楚天行语气正常地叮嘱舒灵歌:
  “锦衣卫一时半会儿恐怕也查不出更多的线索了,舒师姐你还是得小心一点。”
  舒灵歌应了一声,也叮嘱他:
  “师弟你也要注意安全,如果杀手背后真的有指使者,恐怕会迁怒到你身上。”
  她自然清楚陈子荣的为人。
  如果楚天行击倒杀手的事情被陈子荣知道,甚至如果陈子荣知道了楚天行与她的亲密关系,那他一定会疯狂报复。
  “放心吧师姐,行走江湖,安全第一,向来是我的座右铭,我会小心的。”
  刚刚结束通话,又有电话打了过来,却是秦玲打来的。
  “天行你在哪儿?马上就要去赛场了,你们男生那边的领队,没在酒店找着你,这会儿正着急呢,电话都打到钟师姐这儿了,钟师姐叫我赶紧找到你呢。”
  “哦,我在外边逛街,给你买了点小礼物。我说领队他着什么急呀?比赛不是晚上七点开始吗?现在四点半都不到呢。”
  “得提前去赛场熟悉场地呀。我们女生这边也是提前去的,很快就要出发啦。”
  “行,我待会儿给领队打个电话。”
  “嗯,那赛场见。不过天行,我生日不是还没到吗?怎么今天就给我买礼物了?”
  “正好撞见,瞧着合眼缘,又觉得适合你,错过可惜,就买了下来。一件小礼物而已,可不算生日礼物。”
  “生日礼物之外,居然还有别的礼物?那我可真是受宠若惊了。可以告诉我是什么礼物吗?”
  “暂时保密。给你的时候,你自然就知道了。”
  挂断电话,楚天行又给负责组织带领苍河市男选手的领队打了个电话,说明自己的去向和现在位置。
  领队是武道协会干事,本来挺生气的,不过楚天行又是道歉,又是解释,说是头回来省城,赢下市赛冠军又赚了一笔奖金,想给家中亲友买些礼物带回去,不知不觉就误了时间。
  那领队见他如此诚恳,也便给了他面子,只稍微说了两句,让他赶快回酒店集合便作罢。
  楚天行毕竟是青年组冠军,是苍河市的排面之一,可不好斥责太过,影响了他的比赛发挥。
  就这样,楚天行迅速赶回酒店,与大部队汇合,坐市里派来的大巴前往省体育馆。
  车上,肖虎特意坐到了楚天行身旁,双手环抱胸口,语气深沉地说道:
  “昨天中午,我看到你上了舒师姐的车。然后昨晚上我去你房间那边敲门,发现你不在。今天早上又去敲了一次门,你还是不在。”
  楚天行一脸困惑:
  “虎哥你这是……在关心我?”
  肖虎头皮一紧:
  “你特么瞎说什么?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关心你?”
  楚天行摊手:
  “可虎哥你要不是关心我的话,干嘛那么在意我的去向?”
  “我……”
  肖虎张口结舌,半天没想出个合适的说法,末了只能重重一哼,强行说道:
  “武道修行,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楚天行,你现在是比我强,可你要是就这么飘了,从此沉迷女色,荒废修行,那总有一天,我会再次超过你!”
  楚天行眉锋一扬:
  “还说你不是关心我!这都跟我诤言了!”
  肖虎怒目圆瞪:
  “你特么能不能别自作多情?我……”
  话没说完,就被楚天行打断:
  “虎哥你放心,有你这位诤友,我绝不会荒废修行的!”
  肖虎简直无语:
  “谁特么跟你是诤友了!我肖虎……”
  楚天行:
  “虎哥,射雕英雄传实体书第一册,过两天就要上市了哈!”
  肖虎:
  “没错,我一口气预订了一百本,除了家里的亲朋好友,所有来参赛的选手、领队,人手都有一本。你也有份。”
  “那可真是多谢虎哥了。我得送件礼物给你。”
  “什么礼物?”
  “你想要什么?”
  “我能单独约秦玲一起吃个饭么?”
  “你在想屁吃!”
  “……”
  “别说我对朋友不够意思,喏,礼物。”
  肖虎接过礼品盒,打开一看,见里面竟是一只憨态可掬的黄金小老虎,不禁微微一怔,神情复杂地看向楚天行:
  “我属猪的……”
  楚天行哈地一笑:
  “虎哥你这么威猛,戴个金猪挂件多不合适?小老虎好,虎头虎脑的,正合适你。”
  肖虎再次无语——尼玛老虎不虎头虎脑,难道还能人头猪脑不成?
  不过尽管无语,他还是收起礼物,憋了半晌,说了声“谢谢”。
  【求勒个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