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一百零三章 仙缘大会 六

  关于神兽天熊,现场认父的事情,终归没有成功。
  事情太大,灵山天宫们比较慌。
  这天熊一族,一直以来都和灵山天宫有着良好关系,好吃好喝供着,闲来还有音乐听。
  那真的是人间帝王般的享受。
  谁曾想到,这才是天熊第一次在仙缘大会上开始工作,就跟一位练气修士认爹了,当时就哭嚎着要跟人家走,要不是灵山天宫的修士拉着,可能已经跟着走了。
  至于河图算不算过关这个问题,这还用说吗?
  潜力大成这样,拥有【看破】技能的神兽,都跪地认爹了。
  河图很无辜,当时表示:
  “可能是这神兽没睡醒,或者是我长得比较凶,他怕我呢?其实我潜力真的不算高。”
  他虽然极力想要辩解,但当场就有一个修士站出来,大声说道:
  “甄掌门,你就不要解释了!你再这样,我可就要生气了!
  五年前,我便看出来你是人中龙凤,今后前途不可限量,虽然现在只是练气修为,但今日从神兽表现来看,甄掌门您渡劫飞升,那都是迟早的事情啊。”
  其他修士们,也是纷纷点头表示赞同。
  甄掌门什么都好,要说有缺点,就是太谦虚了,明明有定力,悟性,潜力,都已经达到了非人层次,却还是不愿承认,不愿面对自己过人天赋。
  你再这么谦虚,我们可就生气了啊!
  清明倒是想把神兽天熊给带走,当那些灵山天宫的修士们,拽着天熊要拉走的时候,清明还伸手拽着那神兽胸口的一撮白毛。
  虽然清明已经很努力了,但力量终归不是那些天宫修士们的对手。
  抓着手里一把白毛的清明,面无表情的看着被拖走,还在撕心裂肺的嗷嗷直叫的神兽天熊,心态悄然发生了变化:
  【痛失神兽X2-100】
  神兽的事情,姑且放到一边,河图现在觉得自己,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我真的,只有潜力3啊!
  ——————————
  夜色抹去了最后一缕残阳,像一幅淡青色的幕布罩住天宫殿宇。
  河图坐在院落里,听着甲酒真人一边拍着大腿,一边放声高歌,已经唱了快又半个时辰了。
  唱的都是河图听不懂的东西,也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
  这家伙几乎天天都会来这里喝酒,而且心情都很不错,说起河图白天装逼的事情,那是一身是劲,就好像他自己上场装过了一样。
  唱完了歌,喝完了酒,甲酒真人提着空葫芦,摇摇摆摆的走了。
  今天下午的时候,门槛又被踏破了一遍,有朋自远方来,河图自然是欢迎的。
  但是看到他们手上空空如也,不拿也不提的就过来,河图那个愁的啊。
  他们是来邀请太琼门两位去他们自己门派修行学习去的。
  当然了,清明可以当做交换生邀请过去,但是河图,太琼门的掌门,当然不是邀请去学习的啊,他是过去考研调查出访。
  河图一一婉拒,不是他不想去,只是太琼门吧,现在正在门派大建设的时间段,这百业待兴啊,忙得很。
  再加上手头紧,你们看,我是练气修士,出门在外,吃吃喝喝总得有。
  清明虽然是筑基期了,但毕竟是我太琼门弟子,出门也不能太寒碜,不说十万锣鼓开道,那起码也该有个雕车御马吧。
  下次一定!
  清明跟着河图一起坐在院落里,望着头顶的星空,情绪仍然被【痛失神兽】所影响着,但影响已经不算很大了。
  河图在经过了一天的喧嚣之后,心情渐渐平复,坐在院落里发着呆,时间已经到了睡觉时候,但河图却没有丝毫打算去睡觉的意思,清明也没有说话,两人就这么无言的坐了一阵。
  河图才对着眼前黑暗中,空无一物的大门瓦顶上说了一句:
  “出来吧,我看了你小半个时辰了。”
  眼前原本空无一物的瓦顶上,突然产生了些许的波动,就见到一个穿着一身青衫长袖的女子,正坐在瓦顶上,白嫩的双腿前后摆动了两下,发出叮当声响:
  “不愧是你啊,甄掌门!”
  仙儿虽然说的很真诚,满满的赞誉之意,但河图还是皱着眉头回道;
  “你在我这瓦顶上坐了这么久,应该不会是来赏月的吧?说吧,何事。”
  即便有月亮,天色也比较黑,仙儿又坐的远,河图除了偶尔能看到白嫩小腿在那晃荡着,几乎啥也看不清楚。
  仙儿的魅力值影响,直线下降。
  河图面色如霜,语气坚决,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表现这对邪魔外道的深恶痛绝,尤其是眼前这个邪魔妖女。
  “甄掌门,公子,你怎么突然对仙儿,这么冷淡啊。”
  那仙儿语气里充满了委屈,一边说着,人已经从瓦顶上跳了下来,随后一步步的走到从屋内透出的光线之下。
  就见那仙儿模样生的——美的嘛,你们谈。(双手递笔)
  河图面色又是一凝,呵斥道:
  “邪魔妖女,又想魅我心神!我恨不得把你吃干抹净!”
  仙儿楞了一下,随后一脸娇羞状:
  “公子……实在是太会说话了。”
  清明面色清冷的看着仙儿,补充了一句:
  “挫骨扬灰的意思。”
  河图虽然盛怒之间,用错成语,但还是毫不慌张,负手侧过身子,不再去看那邪魔妖女,以免受她相貌影响。
  虽然仙儿并未有所谓邪魔媚功,但这样貌,这身材生出来,就是邪魔媚功!
  还不带面纱,这就是心怀鬼胎,心术不正!
  仙儿并未因为清明的话,而有任何气恼的神情,反倒是收起了先前玩闹的神情,正声道:
  “虽然还想和甄掌门多聊些闲话,但我们时间紧迫,还是直接与甄掌门说吧。
  天重真人,很可能已经被接引上天界了。”
  仙儿说完,清明与河图互望一眼,河图问到:
  “你是如何知晓的?”
  “我自然是有我的途径。”仙儿看着河图的表情,愣了愣神,随后问到:
  “你们已经知道了?”
  “先谢过你的好意。”
  河图面色缓和了一些,仙儿愿意将这样的情报共享,本来就是一种善意,虽然河图早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
  倒是清明神色如常,问到:
  “你为何要调查我爹爹的事。”
  仙儿看了一眼清明,回了一句:
  “也是我爹爹。”
  “先不论,你到底是不是我师父的女儿。”河图依然侧身负手,说到:
  “此事,你都不应该多管,仙界之事,非同小可,为了你好,也为了我们好,你还是速速离去吧。”
  仙儿莞尔一笑,说道:
  “公子关心我,我倒是很高兴,但事关天重真人,我还是要管一管的。
  但仙界之事,我也知道我一人无法处理,所以才来找甄掌门你们。”
  河图回过头,看着仙儿说到:
  “我不过练气,清明也不过筑基,师父被接引上仙界,我们又能如何,看在你来告诉我们这件事,我不为难你,你走吧。”
  河图说完之后,却见到仙儿望了望清明,心态上出现了一栏:
  【犹豫-20】
  “说来也是,倒是我考虑不周,甄掌门,清明,我先告辞了。”
  仙儿的态度,倒是让河图觉得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仙儿就是来说天重真人被接引上仙界的事情?她在犹豫什么?
  仙儿盈盈行了一礼,随后转身离开了,河图皱着眉头还在思索,清明倒是说道:
  “掌门师兄,跟不跟?”
  河图点了点头:
  “跟,先看看情况,她有事没说。”
  (求推荐票啊,诸位老爷们!)
  (鬼!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