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一百章 仙缘大会 五

  婉拒了白莲仙子的邀请,主要原因是因为清明不想去。
  另外一方面原因,也是因为清明现在修炼,都会带着天劫凝晶,像净莲宫那样的地方,向来都只有女修才能去,河图估计自己是进不去的。
  清明天劫凝晶万一被这净莲宫发现,难保不会节外生枝。
  河图虽然知道自己有些多虑,可能把净莲宫想的太坏了些,但这凡事小心些,总是没错的。
  白莲仙子初时听到河图拒绝,还有些诧异,但也很快盈盈行礼,随后离开了。
  河图并未多想,直到甲酒真人又来找他喝酒。
  甲酒真人一来,四葫芦的所谓仙酿肯定是少不了的,剩下的肉啊,菜啊,应有尽有。
  屁股往那一坐,就开始使劲的夸河图,夸得清明都主动为他斟了一杯酒,夸掌门师兄的话可以多说点。
  【掌门师兄被夸赞+100】
  夸归夸,河图也就心情值长个五六七八百而已。
  虽然河图已经表现出异于常人的定力和悟性,但甲酒真人依然非常光棍,他咕咚咕咚的将一整个酒葫芦喝完之后,说道:
  “说起来,今日来你这里送礼的修士应该很多吧?
  本来我们五莲剑宗也该来送礼的,但是我掐指一算,你这送礼的人都排成长队,再说我们五莲剑宗也没啥稀罕东西给你,你若有空,仙缘大会之后,来我五莲剑宗学习学习,就当送礼好了。”
  “说到这,我可得跟真人吐一肚子的苦水了。”
  河图苦笑一下,开始将今天正午之后,所遇到的事情诉说了起来,那些仙门们一个个的挨个过来送礼,河图其实是不打算收的,但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
  别人送的也并非什么特别贵重的礼物,河图就算是想拒绝,也没有什么好的理由,最主要的是——
  定力作祟啊!
  蚊子再小,也是肉啊,忍不住就接了。
  但是说到自己拒绝了净莲宫宫主的邀请的时候,甲酒真人却一脸古怪表情看着河图,上看下看,看的河图后背都有点发毛了。
  河图缩了缩身子,问道:
  “莫非这其中有什么门道,我不该拒绝的?”
  “门道嘛,倒是有一些……”甲酒真人将酒葫芦放到桌子上,说道:
  “那净莲宫你也知道的,只收女弟子,男人连进都进不了山门,我也只是听说,这在净莲宫中修行,好处是很多的。”
  “比如?”河图倒是第一次听说这样的事情,赶忙竖起耳朵倾听起来。
  甲酒真人继续说道:
  “在这净莲宫中修行,对于女子来说,那能青春常驻,肤白貌美,而且对于修为提升,和以后修行也是好处良多。
  除此之外,大东海你知道吗?”
  河图听完甲酒真人的话,略微寻思,说道:
  “知道,我师父以前跟我说过,龙宫所在地,这大东海跟净莲宫还有关系?”
  “净莲宫地处东洲,为东洲正道仙门魁首,能与大东海有所联系,并不奇怪,我也只是听闻,这净莲宫知道进入大东海的方法!”
  甲酒真人神神秘秘的说道:
  “东海之中,天材地宝遍地,灵气充沛,修炼十日,便相当于神州大地之上修炼一年。
  更不要说,还有青龙遨游其间,你若是有幸,能得龙鳞,那真的是炼制绝世法宝的不二材料啊!
  净莲宫的镇派法宝,便是用龙鳞制成!”
  “听上去很厉害啊……”
  河图点了点头,感慨了一下。
  “拒绝便拒绝了吧,以清明道友的资质,以后有的是机会。
  倒是明日第三场仙缘大会,你有无信心?”
  甲酒真人摸了摸酒葫芦,可惜的是已经空了,赶忙又从腰间掏出第二个酒葫芦。
  甲酒真人所说的第三场仙缘大会,会在明天一早就举行。
  所考验的方式暂时还未公布,但考核的内容,已经说了——考的是潜力。
  河图潜力多少?
  只有3。
  所以甲酒真人问他有没有信心的时候,河图迟疑了一下,思虑再三,还是说道:
  “那得看他怎么考……”
  甲酒真人初时一愣,后来想想也是,潜力这东西,摸不着看不到,想要考核的话,根本就无从下手,哪里来的什么有没有信心这样的答案呢。
  甲酒真人自顾自的又喝了一口,说道:
  “说句老实话,虽然你之前和我说你定力无双,但我还是挺担心你的,结果你第一轮第二轮,不仅过了,还都用那样的方式通过,实在是令我大开眼界。
  第三轮也无需多问,我等你表演。”
  虽然甲酒真人表现的很期待,但河图觉得自己可能要让他失望了,潜力3,真的翻不起什么大风浪了。
  之前渡天水,天珠感应,那都是意外中的意外,不信第三场,还能出什么事故,说不定就能淘汰,到边上摇旗呐喊帮清明加油也说不定。
  当然,这些话河图是不会跟甲酒真人说的。
  甲酒真人果然秉承了他的特点,上了酒桌没多久,就自己把自己灌醉了,摇摇晃晃的走人了。
  河图倒是很想去找律察老人,询问下明日一早的第三场仙缘大会的事情。
  但自从河图不小心将天珠打碎,顺道吸收了所有天珠中灵气之后,律察老人就已经找不到人影了,连带着那些修为境界比较高的天宫修士们,也一并没有出现。
  好在下午的时候,有天宫修士过来通知,明天一早到天宫的承天殿集合,第三场比试照旧。
  看着甲酒真人离去的背影,望着头顶的星空,河图拍拍大腿。
  不想那么多了,回去睡觉!
  ———————————
  而当河图回去安安心心睡觉的时候,此时天宫之中,在一处殿宇之内,几个天宫修士,正在愁眉苦展着,有一名修士还站在律察老人的面前,蹙着脖子喊道:
  “接天使,若是渡天水时,能说是异象,但这天珠……此事不可能简简单单用异象来解释。再者说,起先我们并不知道这两人是来自太琼门的,五年前,接天使准他们进入天宫之时,可从未说过,他们两人是太琼门人啊。
  现在就该将他们两人扣押下来,等到天人仙人归来,再做打算。”
  律察老人坐在上首的位置,双目轻轻闭着养身,并未说话,倒是边上一个坐在律察老人身边的修士,站起来说道:
  “照极真人,引他们两人上灵山,乃是前代接天使推荐,后经接天使准入的,能天生异象,不正说明仙才出众,两任接天使眼光独到吗?而且,这和他们是太琼门人,又有何关系?”
  只不过这人才刚刚说完,被称呼为照极真人的修士,立马就说道:
  “威武真人,十五年前,那太琼门来的天重,被接引上仙界接受天罚的事情,难道你都忘记了吗?
  这两人既然是太琼门来的人,如今有产生这等异象,十之八九,与此事脱不了干系,因果循环下来,若再引天罚,你能承担吗?”
  这人才说完,威武真人立马就回道:
  “十五年前发生的事情,谁都不知道,如今只因为两个仙才出众的太琼门人,便紧张至此,诸位修士,实不应该啊。”
  “但天珠非同小可,天水异象尚且可以解释那甄掌门定力无双,天竺破碎,难道仅仅用他悟性超群来解释吗?”
  两人还欲争论,但律察老人已经抬起了手,打断了他们,就听到律察老人缓缓开口道:
  “此事不用再说了,十五年前,天重被接引入仙界,与他所在门派并无关系,那位甄掌门,也真的不过是定力无双,悟性超群而已。
  天明之后,还有第三场比试,便有劳你们去准备了。”
  律察老人发话之后,其他修士虽然还欲再做争论,但是律察老人已经转身离开殿宇,显然没给他们争论的机会了。
  只是律察老人一路离开殿宇,确实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就见她从怀中,掏出了一枚玉佩。
  玉佩上,还刻了几个小字:【万灵居士赠】
  律察老人一下子将玉佩捏碎,有丝丝灵气从预备中飘散出来,消失不见。
  律察老人低着头,往回走去,那被她捏碎的玉佩碎块,静静地躺在天宫的白玉砖石上。
  随风飘散。
  (不出意外,应该是2.21上架,上架后就爆发,到时候会提前一天发上架感言的,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