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九十五章 明日你就晓得了

  入夜,灯火通明。
  天宫殿宇林立,自然是不缺给其他仙门暂住的场所的。
  过了入门处的天水,灵山天宫的修士门,逐个为仙门们安排住所,至于一些带着徒弟来的散修,也是有单独的住所的。
  唯一走过天水的凡人少年郎,也与散修们,同等待遇。
  倒是在灵山上修炼五年的仙才们,还是安排在同一个院落之中。
  不过少了两个人,河图与清明。
  他们既然已经表明身份,来自太琼门,那自然也是按照仙门待遇,单独令起院落的。
  天宫之中,就有一处院落,门口挂着一个木牌,写着三个字——太琼门。
  此时太琼门前,夜深人静,万籁俱寂。
  但黑幕下,却有无数的眼睛,法宝,神通,都在盯着这边。
  客房,蜀山逍遥宫。
  奔雷真人手捏印诀,正不断的对着眼前的一块圆盘输入着灵气。
  那圆盘上有古怪字符不断的晃动重组,在奔雷真人的身后,站着一脸关注表情的紫阳真人和赤霞仙子两人。
  奔雷真人运功已有小半天了,在仔细的对着那圆盘瞧了又瞧之后,他才收齐了灵气,那圆盘遂又落回桌上。
  就见奔雷真人随后往那圆盘上一扫,那圆盘竟然就消失不见了。
  “师父,情况如何?”
  紫阳真人神情关切的迎了上来,赤霞仙子也一同走了上来,面露急切之色:
  “甄掌门,真的有可能就是那位,五年前在苍山渡劫的在世仙人吗?”
  奔雷真人的急性子,这会倒是没发作,沉吟了一下,紧皱着眉头,眼睛都快要埋进眉头里去了,踱了两步,方才说到:
  “我原先也是这么猜测的,但是方才用我门至宝是看了又看,测了又测,那甄掌门,确确实实,真的只有练气期,很普通的那种。”
  奔雷真人这句话说完,紫阳真人和赤霞仙子两人对望一眼,眼中都是不可思议。
  太琼门的甄掌门,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硬生生的花样游泳,游过了天水,这是练气期能做得到的?
  就见到奔雷真人走回了厅堂内的椅子旁,坐了下来,继续说到:
  “起初,我看到着结果也是不信的的,但是转念一想,却觉得他是练气期,才是最妥当的解释。”
  “师父,此话何解?”
  紫阳真人忍不住上前一步,就见到奔雷真人用手指缓慢的敲打着桌面,解释道:
  “我们蜀山逍遥宫的至宝,万万没有看错他实力境界的可能。
  再者说,就算他真的是在世仙人,那身上的天劫灵气,却是无论如何也掩盖不住的,甄掌门还能瞒天过海不成?
  至于为何,甄掌门一介练气期修士,却能够在天水中,如此翻腾,大概就像是白松真人说的那样,他定力无数!
  那叫清明的女修,渡天水时,竟能得天水相助,定力至此,已是我今生未见。
  这甄掌门,一定也和那清明一样,定力极高,而且肯定比清明还高,这才让那天水覆盖他的全身,推动他前行!”
  奔雷真人一通话说完,紫阳真人张了张嘴,脑海里还在组织语言,赤霞仙子倒是问到:
  “师父的意思是说,甄掌门,并非是因为定力太差,所以掉入天水中,被天水沾湿全身,而是那天水主动上前,在帮助甄掌门渡天水?所以才让我们看到,好像天水覆盖全身一样?”
  奔雷真人一拍桌子,信誓旦旦的说到:
  “不错!正是如此!”
  紫阳真人和赤霞仙子,虽然也觉得掌门说的在理,但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紫阳真人疑惑的又问到:
  “但那天水中惊涛骇浪,最后又现龙吸水的奇观……
  他本来是不想质疑师父的,但天水奇观,实在是让人叹为观止,好在他师父奔雷真人,也是见多识广,也不慌张,摸着小胡子笑到:
  “那清明女修,仙才出众,定力极佳,过天水时候,不也出现水生莲花的奇景吗?甄掌门比她定力更强,出现惊涛骇浪,龙吸水这般奇观,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好了,事情真相,大抵是如此了,若还有疑虑,仙缘大会还有几天,甄掌门也会参加,到时再看就是。”
  听到奔雷真人这么说,赤霞仙子与紫阳真人也不再说什么拱手应到:
  “是。”
  ————————
  太琼门所在院落之中,河图坐在椅子上,愁眉不展,他面前的甲酒真人已经喝了一酒葫芦的酒,正在喝第二个葫芦。
  就见到甲酒真人红着鼻头,手里拿着酒葫芦,手舞足蹈的,脸上笑意难忍,说到:
  “我当时就说你定力无双吧!那巳斋真人和凌霄真人还有点不信,巳斋还说我喝酒不吃花生米,但凡吃一粒花生米,不至于以为你定力无双。
  你在天水中,破浪前行的时候,我可真的是解气啊。”
  河图笼着手,没说话,脸上却分明写着:
  我没有,我不是,你污蔑。
  但甲酒真人直接没管河图的表情,笑着就说了:
  “你虽然说你定力无双,我倒是没想到,你竟然比清明定力还好,那些天水拖着你前行,就像是在游泳一般。
  说实话,要不是我自己算了好几遍,你确确实实是练气期,我还以为你瞒着我,偷偷当了在世仙人。”
  河图听到甲酒真人越说越夸张,苦笑了一下,说到:
  “这在世仙人,还有偷偷当的不成吗。”
  甲酒真人笑了笑,自言自语了一句:
  “也是。”
  然后闷头又是喝了一大口。
  河图对酒没什么兴趣,配着甲酒真人也纯粹是和这人聊的开,化神期境界,没什么架子,性子直爽,相处最是轻松。
  他原先从天水中上来之后,心想完蛋了,瞒了好几年的秘密,要瞒不住了,这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都在天水里花式游泳了一圈,这别人不把自己当在世仙人,起码也是化神期往上走吧?
  结果,回屋子里一坐,看了一晚上的神识传音,还有甲酒真人晚上过来喝酒时候的聊天内容,河图才算稍稍松口气。
  这些修士们,或多或少的,总有些能算人的手段,五莲剑宗是大卜算术,直接算,其他仙门,或是法宝,或是至宝,要么干脆也有类似神通,或许不如大卜算术那般神奇,但算一个人的修为境界,多半是不难的。
  先不说河图自己的瞒天过海被动技能,光是他自己的修为境界,就确确实实是练气期啊。
  大家算到的,自然也是遵照事实来的。
  既然不是境界上的问题,那就只有一种可能,甄掌门定力无双,天水拖着他过河,像在游泳一般。
  看到大家得出了这般结论,河图也就放心了。
  但之后的仙缘大会的考验,就得多注意了,可不能像今天这样再大出风头了。
  河图想了想,对着甲酒真人问到:
  “真人,这仙缘大会,后面是什么考验?”
  甲酒真人听了河图的问题,一愣,打了一个嗝:
  “实话说,我也不清楚,每届仙缘大会,考验都各不相同,你等明日正午,不就晓得了?”
  (求推荐票,累计一万推荐票,算一加更)
  (无内鬼!开始交易!今日重磅推荐!白金大神【爱潜水的乌贼】大佬的小说《诡秘之主》,不用我多说了,霸榜小说,网文神话缔造者,看就完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