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一百零四章 仙缘大会 七

  清明是根据感觉,觉得这仙儿可能有问题,河图则是看心情看出来的。
  这仙儿说话间突然出现【犹豫】的心情,那肯定是有话没说啊。
  再联想前后,这没说的话,十有八九是和天重真人有关系的。
  至于为何不说,感性点想,这仙儿真的是天重真人的女儿,她原本想说的事情,有点危险,所以不想让清明也陷入危险,所以就不说了。
  至于说故意为了引蛇出洞,故作姿态,这倒应该不会,毕竟心情可是没办法骗人的。
  理性点的话,也有解释,但河图想当面问问仙儿。
  不得不说,去除掉立场之外,仙儿确实比较厉害,河图的御空飞行,可是无声无息的,这仙儿竟然都警觉了好几次,要不是河图靠着一双慧眼,黑暗中就跟开了外挂一样锁定仙儿的话,可能都已经跟丢了。
  一路跟着仙儿,很快就来到了一处院落,院落外有修士在练功,这里是极天魔宫的居所。
  河图本来以为仙儿会有下一步动作,没想到仙儿直接回去住处了。
  想想也是,对方就算是有什么事情隐瞒着,也不一定会立马就展开行动的。
  河图与清明蹲在极天魔宫居所的外面,猫在墙根处,虽然短时间内不至于被发现,但也没理由蹲在这里一直吹夜风啊。
  再说了,这仙儿都回去居所了,十有八九要自己修行,不会再出来了吧。
  河图想到这里,打算带着清明离开了,但清明师妹却蹲在河图身边,问道:
  “掌门师兄,那妖女的黑色勾玉你带了吗?”
  河图一下子反应过来清明要做什么,从虚境里将黑色勾玉取了出来。
  清明将勾玉接过,随后闭上了眼睛,手捏印诀,开始施展起了大卜算术。
  没一会,清明就睁开了眼睛,说道:
  “掌门师兄,我们再等等,那妖女很快会出来!”
  河图点了点头,这大卜算术,也不是第一次看清明施展了,但每次见到,内心都忍不住“卧槽”一下,表示惊叹。
  没办法,不知道用什么形容词,没文化。
  清明已经把仙儿算的明明白白,河图也不急着走了,就继续猫下来等着。
  没多久,果然就见到仙儿又出了居所,不过这一次不是一个人,而是跟着魔心老人一起。
  两人是从院子里,直接借着夜色,御宝飞行离开的。
  河图没有犹豫,抱着清明就紧跟着御空飞行,追了上去。
  就见那魔心老人带着仙儿,一路御宝飞行,竟然是直奔着通天塔所在浮空岛而去。
  灵山天宫是从仙界下来,而接引灵山天宫入神州的,便是原先在神州之中的那二十来座浮空岛。
  灵山天宫入神州后,那二十来座浮空岛,便飞到了灵山的周围去了。
  不过严格来说,应该是通天塔中,位于顶层的夸父的右手,河图可是亲眼看着夸父的右手,一下下的将灵山给拉下来的。
  果然不愧是传说中的逐日者。
  这仙儿带着魔心老人来这里做什么?
  莫非仙儿也知道,天重真人便是从这通天塔被接引上仙界的?
  但若真是如此的话,他们恐怕连怎么跨过这结界都有点够呛吧。
  河图刚这样想着,却见到那通天塔的浮空岛周围,竟然没了结界!
  不仅如此,连一个天宫修士都没有见到,原先那些看守在周围的修士,都没了踪影。
  而这一幕,显然也让仙儿和魔心老人有些担忧,就见到他们两人的法宝停了下来。
  两人很快交谈了起来,河图离的远,自然是听不清楚的。
  但是两人没谈多久,便又继续前进,朝着那通天塔飞了过去。
  仙儿与魔心老人都不怕,河图又怎会惧怕呢。
  虽然不清楚为何撤去了结界和守卫,但无论这通天塔里面有什么,河图都是不慌的。
  最坏的情况,不过是天人回来了,在通天塔中休息。
  若真是如此,那实在太好了,河图找的就是天人。
  还省去了那么多的麻烦。
  但在弄明白这通天塔为何撤去防卫之前,河图是绝对不会轻举妄动的,一切以低调行事。
  魔心老人和仙儿显然也是这么想的。
  在发现通天塔外的异样之后,两人前进的速度就慢了许多,越是靠近通天塔,越是小心,到了最后一截,魔心老人干脆收起了铜锤法宝,两人徒步前往了通天塔。
  从出发,到现在,足足墨迹了半个时辰,魔心老人和仙儿才算是到了通天塔的外面。
  河图再着急也没用,想知道仙儿要干嘛,就只能在跟在后面等着了。
  仙儿对通天塔显然是做过研究的,她到了门口,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思,对着那通天塔外的砖石,很快敲敲打打了起来。
  没多久,便见到了一处入口,被融了出来,魔心老人和仙儿就钻了进去。
  河图并未着急,等到那入口重新关闭之后,才带着清明过去,也是如出一辙的敲打顺序和位置,很快也带着清明进入通天塔中。
  河图也不是第一次来通天塔了,只不过上一次来的时候,塔内所有机关陷阱,都被关闭了。
  而现在,那些机关陷阱,却是完好无损的激活状态。
  有不少都相当的致命,就算是化神期的修士,若没有一定阵法结界的知识了解的话,在这里也是寸步难行。
  河图稍稍感知了一下灵力,很快就发现了魔心老人和仙儿,此时正在塔内快速的前进,应该是在御宝飞行,阵法结界,显然并没有阻挡他们。
  这些当然也难不住河图,带着清明直接御空飞行而走,所过之处,那些阵发结界,随手便能解开。
  危险的通天塔中,对于河图来说,如闲庭信步一般。
  只是前面的魔心老人和仙儿,似乎是出了点问题,那魔心老人突然停在了原地,而仙儿脚步不停,继续朝着通天塔的高层前进。
  来不及多想,河图速度又快了几分。
  没多久,便靠近了魔心老人停下的位置。
  这通天塔原先建造,就是按照监狱模式来建造的,这一条长长的走廊,左右两边,都是有阵法保护的单间牢房,原先都是空的。
  不过现在被魔心老人用了一间。
  这走道只有一条,想绕路都绕不了,河图索性大大方方的朝着魔心老人走过去,这魔心老人不知为何被关在监牢之中,已经对自己没有什么危害了。
  不如过去问问情况再说。
  河图带着清明靠近了那间监牢,魔心老人虽然被关在牢内,但当河图与清明靠近的时候,还是第一时间便察觉到了。
  主要是察觉到了清明。
  河图也没藏着,大大方方的走到了监牢门口,对着里面的魔心老人说道:
  “都这么晚了,魔心老人还出来散步呢?”
  魔心老人鼻子哼了一声,虽然内心有点惊讶,但毕竟是化神期的修士,前后稍微一想,就明白过来,自己和仙儿是被河图与清明跟踪了,她说道:
  “没想到你们两个小辈,竟然能一直跟着我,果然还是小看了太琼门,用的是什么特殊法宝?”
  “什么法宝暂且就不说了,但你们极天魔宫的人,大半夜的跑来通天塔,这可就是你们的不对了,如果不老实交代,我就把这事情报告给律察老人,把你们极天魔宫,都赶下灵山。”
  河图也不墨迹,直接开始威胁起来。
  魔心老人倒是回敬道:
  “你们不也进来了?说出去,恐怕你们也要被赶下灵山吧。”
  “不会,我们跟律察老人熟。”
  河图笑了笑,见到魔心老人似乎不太愿意配合,他看向了远处仙儿所在的方向,又说道:
  “我劝魔心老人你还是配合些,不然你们极天魔宫的仙才,那个叫做仙儿的女修,再往通天塔深处走,恐怕就要凶多吉少了啊。”
  (求推荐票!)
  (内!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