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我渡了999次天劫 > 第一百零五章 不存在的

  这句威胁的话,很显然就比之前那句威力要大得多。
  就见那不过七八平米的单人监狱之中,魔心老人坐在木床上,神色较之之前,要阴沉冷漠许多,也不过几秒之后,那魔心老人就对着河图说道:
  “仙儿在五行阵法,机关结界方面的造诣,可不在你之下,你这话,想吓唬我,还早了一百年。”
  河图知道魔心老人不过是在嘴硬,笑了笑说道:
  “你觉得仙儿能破的了三仙三局?我尚且在这通天塔中觉得吃力,你那师侄女又如何能够轻松破局?”
  魔心老人显然也知道通天塔凶险之处,自己就是被仙儿给困在这监狱之中的,而仙儿之所以这么做,魔心老人也很清楚,仙儿就是知道后面凶险,所以不愿自己跟着一道。
  念及至此,魔心老人心里其实已经焦急万分了。
  她沉思片刻,对着河图说道:
  “甄掌门,方才是我无礼,还望甄掌门勿要见怪。
  既然甄掌门没有第一时间将此事告知律察老人,想来甄掌门跟着我们,也是有所目的,我愿和甄掌门做桩交易,甄掌门意下如何。”
  “交易?好,我最喜欢交易。”河图颇为爽快的回答道:
  “若你回答我几个问题,我就去把你那师侄女找回来。”
  “那倒不用,烦请甄掌门放我出去即可。到时候甄掌门有什么问题,我都可回答。”
  魔心老人站在那特殊的监牢后面,对着河图说到。
  “我先问。”河图也不跟她废话太多,问到:
  “你们大半夜的跑这里做什么?”
  魔心老人虽然不乐意,但还是沉声道:
  “仙儿想来寻她的父亲。”
  河图听到魔心老人这句话,心里一咯噔,清明也是脸色微微变化。
  一直以来仙儿都自称是天重真人的女儿,说实话,河图就信一分,清明倒也用大卜算术算过,但也没能算出什么,毕竟没有亲子鉴定技术,科技就像魔法,这句话不是吹的。
  但是魔心老人这么一说,仙儿是天重真人的女儿的可能性,就急转直上,增加了三分。
  毕竟两人不可能串通一气来故意演这样的戏,脑门子被夹了也不会这么做的。
  “她父亲是谁?”
  魔心老人听到河图的问题,眉头一皱:
  “此乃我极天魔宫门内之事,甄掌门问的会不会太宽了些。”
  河图正要再威胁一番,却陡然一愣,抱起清明就走。
  魔心老人脸色大惊,喊道:
  “你怎么不讲信用,快放我出去!”
  但河图早就没了踪影,哪还有人回她的话。
  ——————————
  而此时在通天塔的顶层,仙儿已经静悄悄的摸到,夸父右手所在的铜门前。
  这铜门,是最后一道关。
  仙儿深吸了一口气,胸脯微微起伏,借着微弱的灯光,开始研究起了这道铜门起来。
  但就在仙儿全神贯注之时,却没注意到自己身后,有一个人影默默的出现。
  那人影对着仙儿的脑袋,伸出了手……
  “咚。”
  铜门发出了声响。
  仙儿楞了一下,随后就见到眼前的铜门竟然被打开来,站在门后的,是河图还有清明。
  月光清冷,八角形的塔顶殿内,河图背着月光,被描了一道银白色的边,他抬起手虚抱说到:
  “还望仙长高抬贵手,留这女修一命。”
  仙儿猛的回头,果然就见到一位面色白净的中年儒生,笑脸盈盈的站在自己的身后。
  这是……万灵居士?!
  叫居士有点不对,现在该叫仙人了。
  在河图的眼里,万灵居士,确实已经是仙人了。
  【境界:在世仙人·三品(10/1000)】
  河图是第一次见到在世仙人,对于在世仙人的实力划分并不算很清楚,大概是个什么段位,不晓得是青铜还是王者。
  但大概是按品级来分吧。
  总归看上去,还算有点东西了。
  “万灵……仙人?”
  仙儿后退了几步,差一点就要贴到河图胸口,河图本着绅士风度,本都已经做好为她当靠背的心理准备了,但清明伸出了一只手,抵住了仙儿的后背。
  【挫败妖女心机+10】
  “你们还是叫
  我万灵居士就好。”
  万灵居士对着河图笑道:
  “没想到甄掌门也来了,若非你出声,你这位朋友,可能已经没了。”
  仙儿的脸色变了变,心情陡然极降:
  【事情很大-100】
  河图心里疑问众多,但这样把仙儿夹在中间,跟万灵居士说话,显然也不是那么一回事,河图让开身子,说到:
  “居士,我们进来说吧,可好?”
  “也好。”
  万灵居士点了点头,仙儿赶忙从河图让开的地方进入八角殿内,万灵居士也走了进去。
  就见到在八角殿内的中间,那巨大的夸父右手,毫无力气的耸拉着,周边的火盆熄灭着,昏暗不已。
  河图与清明不是第一次见,并无太大感触,仙儿的心情则变化的有点多:
  【奇观+50】
  几人走进了八角殿内,夸父右手也没见到有任何的反应,八角殿内,分别位于八角的火盆,此时全都熄灭,殿内显得昏暗无比。
  就见万灵居士一抬手,那八个火盆全都自燃起来,将殿内照的通亮。
  时间紧迫,问题太多,河图也没有墨迹,直接问道:
  “万灵居士为何到这里来了?”
  万灵居士摸着自己的小胡子,笑了笑:
  “等后天第四场考验灵力,你就知道我为何来灵山天宫了。”
  河图心里腹诽了一句:你不会也跟天熊一样,直接来看破吧?
  不过看了眼万灵居士的技能,并没有【看破】这项技能,但万灵居士现在是在世仙人,没准会有点特殊技能也说不定。
  “是律察老人邀请居士前来的?”
  河图又多问了一句,万灵居士也不避讳自己和律察老人的关系,点了点头:
  “正是。”
  这河图与万灵居士一问一答,倒是看的边上仙儿一愣愣的。
  她是知道河图实力出众的,甚至五年前还解开了万灵居士的心结,帮助万灵居士渡劫飞升了。
  却没想到,万灵居士飞升当了在世仙人之后,这河图依然没有任何紧张的意思,反而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河图还要再问,但万灵居士终于出口打断:
  “你若还想问我,和律察老人相关的问题,那就不要开口再问了,那是我与律察老人之间的事情了。
  倒是你们,不好好待在天宫,跑到通天塔做什么?我受了律察老人之托,来灵山天宫帮忙仙缘大会,你们可不要胡乱闹事啊。”
  万灵居士是笑着说的,比起警告,开玩笑的意味更多些。
  “我们是跟着她来的。”
  河图指了指仙儿,后者很快发出了一声“啊?”的声音,脸上表情就好像在说:
  【怎么一下子就出卖我?】
  万灵居士看向了仙儿,并未说话,但眼神意味明显,显然在等着仙儿的回答。
  仙儿稳住心神,看了看清明与河图,说到:
  “我想与万灵居士单独说,还请万灵居士,先送他们两人下去吧。”
  河图眉毛一挑,我现在被你们整的满脑子问题,跟浆糊,乱线团一样,想单独谈?
  不存在的。
  (求推荐票!)
  (鬼!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