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三百零三章 考完
温亮看过去眉头一拧,随即又松开了,不在意的道:“山长让他们考的,拿经验而已!麓山书院从来没有学子考不上童生。他们怕是吊车尾考进去的!初生之犊不怕虎,居然敢来参加院试。到时候考个倒数第一,丢的是整个学院的名声!丢的是林山长的名声!”
  
  温老爷子正想走过去鼓励温淳两兄弟几句,听了这话,他脚步一顿。
  
  然后对温亮道:“快去排队吧!爷爷等你出来。”
  
  温亮点了点头:“爷爷,我想吃养生菜。这考完院试,还要继续考乡试,担心身体受不了。”
  
  考试是一年考三天,吃喝拉睡都在贡院那间小屋里。
  
  考完出来个个都像掉了半条人命一样。
  
  听说吃过养生菜身体立马就好了。
  
  他考完院试还要考乡试,当然要保证身体不出问题。
  
  温老爷子迟疑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好,好,好,爷爷让人去买。”
  
  温亮听了笑了笑,这才去排队。
  
  和温淳两兄弟一起考童试的麓山书院学子,都没有参加院试。
  
  只等回去学院读高级班三年后再考。
  
  麓山书院今日来参加院试的都是高级班的学子。
  
  最近这段时间大家都在家拼命看书,也没回学院,所以不知道温淳温厚三场童试均以第一第二名的成绩考上童生。
  
  麓山书院的学子看见他们都颇为惊讶的。
  
  也都认为他们是瞎猫撞到了死老鼠,所以考上了童生。
  
  只有张少衡看见他们很高兴的上前:“两位温同学,你们考上童生了?恭喜恭喜。”
  
  温淳和温厚笑着道谢。
  
  前面排队的方文华诧异了一下,然后不屑一笑。
  
  考上了童生马上考院试,山长也没劝阻?这恐怕是以另一种方式劝退他们。
  
  贺子墨心情复杂的看了一眼两人。
  
  考不上,那些考官也一定让他们过吧!
  
  那些有权有势的公子哥儿,有几个不是有秀才功名在身的?
  
  而这里面有几个是凭借实力考上的?
  
  这两人掩藏得真深,平日也真会装穷!
  
  明明是御金街出身的,却装得穷得只能送青菜给夫子。
  
  他压下心中的不平和妒忌,笑着上前去恭喜两人。
  
  ~
  
  三天的时间,一晃而过。
  
  院试总算考完了。
  
  温淳和温厚同样是精神翼翼的走出贡院。
  
  同行的学子不是扶墙,就是相互搀扶的。
  
  三天高度集中的精神,还有巨大的压力,没日没夜的思考着如何引经据典的解题,一放松下来,令他们紧绷的身体,再也受不住了。
  
  而且许多学子不适应贡院清汤淡水般的吃食,吃不下,或者吃了拉肚子,他们能活着走出贡院都觉得是奇迹。
  
  张少衡就是悲催的拉肚子的其中一个。
  
  温淳和温厚半路遇上一副快要虚脱的张少衡,两人便上前挽扶了他一下。
  
  张少衡这三天因为吃不惯贡院的东西,吃完就拉,都快虚脱了。
  
  “你们考完怎么像没考一样精神?”
  
  温淳刚想说,他们自小劳作身体比较好!
  
  “他们这精神当然好!我看见温淳和温厚同学三天里睡了一天半,他们能不精神翼翼吗?”和张少衡同班的一位同窗取笑道。
  
  这一路有好几个就是麓山书院的学子,听了均是一脸了然。
  
  温亮走在两人身后不远,脸色发白,但是心情飞扬,婉姐儿在京城寄回来的资料真的太有用了。
  
  他听了前面的人的话,单边唇角一扯,满满的不屑:这是不会做,干脆不做或乱做,所以三天的考试时间睡了一半吧!
  
  温厚拽拽的道:“怎么?妒忌老子学富五车,羡慕老子花一半时间就将所有题目都做完了吗?不用妒忌,不用羡慕,你脑子容量不够,这辈子是达不到老子这高度的!下一辈子投胎时记得带着这辈子的脑子,两辈子脑容量加起来估计勉强够用!”
  
  那人:“……”
  
  翻了个白眼!
  
  老子,老子,真是乡巴佬,没素养!
  
  他不和这种没素质的人说话。
  
  张少衡听了忍不住赞美道:“温兄,你们真的太厉害了,居然一天半就将所有的题都答完了!”
  
  众人都失笑,暗暗摇了摇头,没再搭理他们,题目花一天半做完,他们也可以啊!
  
  可是随便乱做和认真做,做得对不对,文采出不出众,观点有没有一针见血,这可是有很大区别!
  
  科举考的是八股文,咬文爵字非常重要。
  
  一天半时间,就完成的答卷,谁信他们能做好!
  
  不过他们是来被淘汰的,自然没关系。
  
  ——
  
  出了贡院,温淳和温厚将张少衡送上他家马车。
  
  张少衡:“两位温同学,你们也上来,我送你们回家!”
  
  温淳摇了摇头:“不用,我家就在这附近,而且我妹妹来接我们了。你快回家吧!”
  
  温厚对温暖挥了挥手:“暖姐儿,我们在这里!”
  
  温暖已经看见他们,笑着挥了挥手,算是回应,然后快步向两人走去。
  
  夕阳西斜,晚风习习。
  
  少女迎面走来,紫纱水袖裙在微风中摇曳生姿,海棠初开,风华正茂。
  
  张少衡:*******
  
  温暖走到两兄弟面前。
  
  温淳见学院许多学子的目光都落在温暖身上,他眉拢如峰,上前一步,挡住了众人的视线:“暖姐儿,你怎么来了?”
  
  不是说不用接吗?
  
  温暖打量了一眼两兄弟,放下心来,然后才看了一眼脸色苍白,一脸呆滞的张少衡:“大哥,二哥,这是你的同窗?”
  
  温厚点了点头:“对啊!”
  
  也不介绍。
  
  温暖对张少衡礼貌的笑了笑,然后递给他一瓶药丸:“这是治疗肠胃不适的药丸。”
  
  张少衡红着脸,有点不知所措,他看了一眼温淳。
  
  温淳接过来,塞给他:“这药很好用,张同学,留着吧!乡试也可以用,我们先走了。”
  
  说完温淳便拉着温暖走了。
  
  太多狼才虎豹觊觎他的妹妹了。
  
  温厚对张少衡笑了笑:“张同学,告辞了!”
  
  三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
  
  张少衡看着那个紫色的背影,好半晌回不过神来。
  
  “少爷,我们走了吗?”
  
  张少衡回过神来:“走吧!”
  
  他捏紧了手中的白瓷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