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农女福妃名动天下 > 第一百七十九章 圣旨到!

  温馨刚想说我家暖姐儿就是乡主!就是县主!
  圣上亲封的乡君!县主!
  一天之内连续赐封的乡君,县主!
  领的还是两份朝廷奉禄!
  放眼整个纳兰国唯一一个一天内连跳两级的县主!
  这时三匹快马远远的疾速跑过来,中间领头的人手中拿着一卷明黄的卷轴,大声道:“圣旨到!”
  这三个字有点熟悉,温馨看了过去,马上闭嘴了。
  她似笑非笑的看了温玉一眼。
  那神情竟和温暖十足的相似!
  圣旨到?
  这是给谁的圣旨?
  村民都震惊的看向来人的方向。
  温家富想到什么,下意识的走上前去。
  走了几步,他想到什么,又赶紧对温老爷子,亮哥儿,朱氏等人招手:“爹,娘,亮哥儿,赶紧的,快上前准备接旨!”
  朱氏心都快跳出来了!
  婉姐儿这是给她讨了个诰命夫人当吗?
  她着急的上前。
  大房一家人人脸上难掩喜色。
  村民见此,想到温婉在京城入选了千秋宴,难道这是皇下下旨给赏赐来了?
  “该不会是婉姐儿替朱氏他们求了一个诰命夫人做吧?这是皇上下旨赐封了?”
  “天,这真的是泼天的富贵啊!”
  “温老爷子家的祖坟都冒青烟了!”
  ....
  温家富又着急的对着后面的村民招了招手:“大家赶紧跪下来接旨啊!”
  温家富说完,便和温老爷子跪在最前面。
  村民如梦也纷纷的跪了下来了。
  温暖一家人自然也跪了下来了。
  这时传旨的人也来到了众人的面前,三人跳下了马。
  林庭轩看着跪在前面的人皱眉,但这里密密麻麻跪了上百号人,算了,他直接打开明黄色的卷轴,宣读起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慧安县主心系百姓,筹集了八十万两用于……,西北碉楼捷报连连,慧安县主功劳甚大,籍新年普天同庆之际,赐封慧安县主奶奶为四品诰命,赏玉如意一双,五谷丰登紫翡翠摆件一件....”
  后面是一连串的赏赐。
  温家富跪在地上,激动不已,什么西北碉楼,什么八十万两他没听懂,只听明白了慧安县主,所以,婉姐儿在京城是封为了慧安县主,这皇上还颁了一道圣旨下村?
  “.....钦此!”
  林庭轩宣读完圣旨后,他的视线落在不远处一道红色的身影上:“慧安县主,老夫人上前接旨。”
  温家富举起双手了。
  朱氏只听见诰命夫人!哈哈,她成了四品诰命夫人!
  朱氏激动的跪着上前两步举起双手:“朱氏谢皇上隆恩!”
  “……”林庭轩看了两个一眼,他们搞什么?
  温暖淡定的站了起来,并扶起王氏,两人走到前面,跪了下来。
  “奶奶,接旨。”温暖轻声道
  王氏眼有泪光,双手微微颤抖的举起来。
  做梦都想不到,她也有这样的荣光!
  林庭轩将圣旨交到王氏手中。
  “臣妇,谢皇上隆恩,万岁,万岁万万岁!”
  “老夫人,瑞安县主快起吧!地上冰凉。”林庭轩顺势扶起了王氏。
  温家富的脑子嗡了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里面炸开了一样,他完全无法思考!
  跪在那里一脸呆滞的看着温暖接过了圣旨。
  朱
  朱氏脸色苍白如纸,跪在那里一动不动。
  林庭轩:“慧安县主,圣上赏赐的东西在后面的马车里。”
  温暖站了起来:“谢谢林公子。这一路赶过来辛苦了,先进府中休息一下吧!”
  林庭轩看了一眼跪了一地的村民,也没有拒绝:“慧安县主先祭祖吧!”
  温暖见此便知道林庭轩应该是还有事要说了,她也没有客气:“林公子先去府中喝杯热茶,暖暖身,我随后便到。”
  说完她对贺平和冯安道:“先带林大人和两位大人回府中,好生招待着。”
  贺平和冯安马上上前恭敬的请林庭轩和另外两名护卫回府了。
  直到传旨的人离去,村民依然跪在雪地上无法反应。
  圣旨是传给温暖的?
  温暖是慧安县主?
  温暖一家人已经站了起来了,温家瑞见大家依然跪着便道:“大家可以起来了,不用跪着了。”
  众人都没有反应。
  还是村长最先反应过来,他站了起来:“家瑞,暖姐儿是怎么回事?怎么成了慧安县主了?暖姐儿,不对慧安县主,你真的成了慧安县主了?”
  村长都有些语无伦次了!
  江淮府出了一个慧安县主,大家都知道的,可是不知道这个神秘的慧安县主就在自己的身边!
  天啊!
  我的天啊!
  村民觉得自己有点晕,像雷劈了一样,太震惊了!
  温暖:“只是帮了皇上一个小忙,没什么大不了的。”
  村长自然是不信的!他激动的竖起了大母指:“了不起!哈哈……了不起……”
  其他人这时也陆续的回过神来了,一窝蜂的涌了过来,问什么碉楼,什么八十万两,居然可以得到皇上的赏赐。
  大房一家也站了起来了。
  朱氏依然跪在那里,一脸难以置信,这是做噩梦了吧!
  大房一家一脸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温暖一家。
  温家富看着众星捧月的温家瑞,他怀疑是不是温家瑞找人来假传圣旨了。
  温玲:“这皇上是不是弄错了?圣旨是传给姐姐的吧!”
  小朱氏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只有二房和三房一家非常淡定。
  温家瑞面对众人七嘴八舌的话语,赶紧道:“村长,这事迟点再说,先祭祖吧!”
  家里还有客人,总不好让人家等太久。
  温馨还没有忘记之前的事呢!
  她看了大房那边方向,然后对村长笑着道:“村长,你说我爹有资格上头柱香吗?需要别人让吗?”
  温家富身体一僵,脸蹭一下就红了!
  村长心中那是一个激动,可是他压下来了,他看向几位族中老人:“当然可以,这真的光宗耀祖的大事,祖坟都冒青烟啊!家瑞没有资格,谁有资格?族长,你说对吧?”
  族长此刻才回过神来,他看着温暖,王氏高兴道:“县主,哈哈.......好!好!暖姐儿这是光宗耀祖啊!咱们温氏一族重新崛起了!今年的头柱香由四房上,暖姐虽然为女子,但是却一点不输男儿,巾帼不让须眉!是我们温氏一脉女子的莫大荣光!你以后都是温家族中女子的榜样!”
  朱氏只觉胸膛一股气上涌:“噗!”
  竟气急攻心直接喷了一口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