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剑域三十六国 > 第十章 我要出山

  “师傅,我先扶您坐下。”小林小心地扶着师傅到了床边,接着去倒了杯水拿过来。师傅拿过水时碰到了小林的手。
  师傅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很惊讶地问小林:“你有水系法力了?”
  小林点了点头,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给师傅听,师傅点了点头:“这次因祸得福对你的成长会有很大帮助。”
  休息片刻,小林的师傅开始研究这卦象和批言。
  小林问师傅道:“师傅,您说今晚有魔童出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为何您会出现如此的反应,跟您有什么关系?”
  小林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师傅想起这次的种种遭遇和小林救自己时的拼命,不由感叹造化弄人啊!
  “这件事说来话长,里面牵扯的人物、事件众多,以后讲给你听。”接着指着十六字批言对小林说:“你看这批言。”
  小林扭头看去,批言凌空浮现,金光灿灿,这么长时间依旧不散,再看内容似乎十分严重。
  师傅说道:“剑域历经数百万年,大小劫难无数,得道成仙者无数,要说真正面临毁灭之灾的就数三百年前的那次最危险。”
  师傅仰起头,双目迷离陷入回忆中:“我还记得他当时的勇气和正义感,竟然与天相争,唉,可惜啊!”
  沉默片刻,师傅看着批言又说道:“我能感觉到有一个新生命在今晚诞生了,这批言或许跟他有关。”
  小林问师傅:“我们可不可以找到他,在他没成长起来前先杀掉他,这样纵然他是魔童,也无法祸害人间了。”
  说到这师傅露出一丝苦笑:“虽然我能预感卜算一些事物,但我法力尽失,早已是个废人。你也知道占卜是泄露天机,必将受到惩罚,这次上天多次警告提醒我,就说明了此事关系重大,若不是你拼命救我,为师怕是看不到这批言了。”
  小林若有所思,又问道:“师傅您并未占卜啊,为何会受到惩罚,难道您在梦中算了一卦,被上天知晓了?”
  师傅反问他:“如果我在梦中已经算过了,那现在怎么会又算了一卦?”
  小林哑然,不知如何作答,师傅笑了笑:“我也不卖关子了,这是那位与天相争的人留给我的指示,或许这魔童跟他有关,也可能是他的转世。”
  小林点了点头:“这么说,您不仅跟他认识,还受他所托。那他是说他转世成了魔童,让您杀了他?”
  小林的师傅想了想不置可否,突然他一个激灵,似乎感受到了什么。
  “师傅,您怎么了。”小林关心地问道。
  “我感受到了一股力量,但不是人类的,也不是世间其他事物,似乎是…魂魄。”
  小林疑惑地说道:“魂魄?真有这种东西?他又跟魔童什么关系呢?”
  师傅回道:“说不准有什么关系,按理说魂魄的能力极其微弱,并且进入转世轮回。现在不仅逗留人间,其能力还被我感知到,这件事不简单啊。”
  小林想了想:“师傅,我们既不能找到魔童,又不知道这魂魄的来由,那我们该怎么办啊?”
  师傅也不知如何作答,只知道这些线索确实没法制定接下来的计划。师傅一筹莫展地又看了看卦象和批言,沉思良久。
  突然师傅发现了一些东西,奇道:“咦,这四枚铜钱虽然都是反面呈败坏之相,不过却在天干上。”
  小林不解:“师傅这是何意,有什么区别吗?”
  师傅向他解释:“为师算的卦与别人不同,只能预测凶吉,像这有带有批言的极为少见,应该是那人的指引。平时为师用的四枚铜钱有正反之分,两正两反就是好坏对半分,三正一反就是好的一面大一些,四正就是完全是好的一面,也就是祥和之相。”
  小林认真地听着,师傅继续说道:“反之亦然,三反一正就是坏的一面大一些,四反就是完全坏的一面,也就是败坏之相。”
  师傅顿了顿又说道:“不过我的卦象又分天干地支,天干为十,地支为十二,所以天干寓意为过程,而不是结局;地支寓意为结局,无法改变。如果四枚铜钱零零散散分别在天干地支,就是说天意难测,此乃天机,不可说也。”
  小林看了看四枚铜钱:“师傅,也就是说虽然魔童导致了大灾难,但这不是结果。可以杀死他或者改变他对吗?”
  师傅笑了笑:“没错,就是这个理,接下来我们就想想如何去做吧。”
  两人沉默良久,都在想着办法,期间小林说了很多想法,不过两人合计后都不太靠谱,这时师傅眼前一亮,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要出山。”
  小林疑惑地说道:“出山?师傅不是我打击您,您现在法力尽失,不说修剑之人,恐怕年轻力壮的普通人,您都不是对手啊!何况您这个年纪……”
  师傅当即给了小林一个脑瓜瓢儿:“小兔崽子你是嫌我老了?当年我叱咤风云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呢!”
  小林委屈地摸了摸头:“可是,事实就是如此啊。”
  师傅作势又要打,小林赶紧抱着自己的头求饶:“师傅,您说话就说话嘛,干嘛打我,再说您这身子骨,别还没出山就坚持不住了。”
  师傅一听这话,直气的吹胡子瞪眼,追着小林就要打他脑瓜瓢儿,小林赶紧东闪西躲,师徒俩闹了一会。
  要说别的师徒之间身份分明,各种讲究,但小林的师傅自称山野道人,平日里邋里邋遢,教导小林时也没个正行。
  小林虽然稳重,但跟师傅时间长了,免不了学得一些嘲讽技能,有时也会拿师傅开涮。
  只见山野道人经历种种事情后体力不支,不得不坐会床边大口喘着气:“好,好小子,反了你啊,竟敢对为师不敬。”
  小林倒是脸不红气不喘,咧嘴一笑道:“弟子哪敢啊,主要是师傅教的好。”
  师傅手指着小林点来点去说不出话来,脸憋的通红。
  小林劝道:“师傅消消气,您再说说出山的事,徒儿也好给您出谋划策不是。”
  师傅看着随了自己性格的徒弟又气又笑,歇了会说道:“唉,罢了,如今是你们年轻人的世道,老了,不中用喽。”
  小林又笑着嘲讽道:“别啊师傅,我还等着您出山掀起一场腥风血雨,等您问鼎剑域,我也好沾个光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