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砍太阳的剑圣 > 第二十九章 以叶的威胁

  “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对我来说死一个人和死很多人差别并不大。”
  以叶背对着鬼无辻无惨,目光看着窗外的夜景。
  因为鬼无辻无惨一直待在角落,所以他刚才被以叶射穿的时候并没有人发现。
  “相信我,既然知道了你的弱点,我就有把握把你留下直到太阳升起。”
  鬼无辻无惨愤怒地青筋绽裂,锋利的指甲比他的手指还长。
  “我会把你的每一块肉都撕裂吃掉,不仅是你,还有你身边的每一个人,我都不会放过的。”
  “欢迎。”以叶无所谓地回道。
  鬼无辻无惨的爪子在空中颤抖,但接着便无力垂下,最终他也还是没有动手。
  鬼无辻无惨离开了。
  但以叶不知道的是,鬼无辻无惨不仅离开了这个茶话会,之后更是连这座城市都离开了。
  因为对他来说,他想要对付以叶有更好的办法。
  七十年……不,五十年就已经够了。
  只要五十年,以叶就会变成老态龙钟的老人,丑陋、弱小,甚至不需要他出手时光就能夺走他的一切武力和生命。
  对鬼舞辻无惨来说,人类就是如此的脆弱和不堪!
  只有他,才是最接近神的完美生物。
  他不需要现在就和以叶比个高下——五十年——对他悠久无尽的生命只是弹指一瞬的事。但对人类,却是大半个寿命。
  如果除去弱小的孩童和老人岁月,那五十年就几乎是人类精华的全部了。
  他并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五百年前,那个集神的宠爱于一身的缘壹就是如此。那个把他逼至绝境,差点杀死他的剑士,七十岁时就带着丑陋的面容去世了。
  他没有出手,去杀死他的黑死牟也没有出手,他就在时光流河里挣扎死去。
  可悲之极,可笑之极!
  所以对鬼舞辻无惨来说,以叶也不过是第二个缘壹罢了。
  “怎么了?”珠世找到角落里的以叶。
  “你好像有些奇怪……”
  很显然珠世还没有意识到她最大仇敌刚才就一直待在这里。
  当然,既然珠世不知道,以叶也不打算告诉她了。
  “没什么。”以叶说道:“只是在想忍她怎么样了?”
  “我也有些担心忍小姐……”
  恰好这时,以叶感觉到不远处的地下传来几股十分明显的气息,其中一个还是以叶非常熟悉的——正是蝴蝶忍的气息。
  已经开始了吗?
  以叶想了一下,决定自己还是跟过去看一下吧!
  因为有一道气息十分的怪,既不像人,也不像鬼,但是气息之强大已经远远超过了下弦的地步。虽然还比不上当初的倚窝座,但对现在的蝴蝶忍来说还是太勉强了。
  蝴蝶忍狠狠地锤了一下墙壁,咬牙切齿地说道:“混蛋,他们究竟弄了个什么怪物出来!”
  她此时全身都狼狈不堪,接连和鬼打了那么多场高强度的战斗,怎么想也知道她不可能会好受。
  如果是以前的她的话,现在肯定早就无力躺下了。但是现在她的体力和恢复能力,连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现在她才知道,以叶平时给她吃的和泡的东西有多么宝贵!
  不行,再这么下去会出大乱的!必须把它引到城外去!
  蝴蝶忍深呼了一口,掰下墙角的一块石头,狠狠地朝怪物的脑袋掷去。
  “喂!你这个恶心的怪物,有本事来抓我啊!”
  那是一只长得像猴子的白色的老虎。
  白虎很小,瘦弱得就像是个发育不良的猴子一样,根本感觉不到老虎应有的威严和力量。但它的脸却出现了比猿猴还要人性化的表情,真的就像是成精了一般。
  蝴蝶忍丝毫不敢小看这个有些滑稽的白虎,因为这只白虎在玩闹间就差点把她和宇髓天元全灭。
  这只白虎已经完全脱离了动物的含义,但是它却又不属于鬼!蝴蝶忍也不知道该只怪物是怎么回事,只知道某种程度上而言,它比饲养它的所有的鬼加起来还要难缠。
  在把白虎的注意引过来后,蝴蝶忍没有任何犹豫撒开腿就往城外跑去。
  这中间肯定会引起一些骚乱,但她现在也顾不了那么多了,让这只怪物留在这里只会造成更大的危害。
  白虎见到自己的玩具逃跑了,很是不满,四肢并用,径直朝蝴蝶忍追了上去。遇到屋子栏杆也不躲避,直接撞了过去,居然连他的一根毛发也没有损伤。
  是的,他生气并不是因为蝴蝶忍的攻击,而是不满自己的玩具想要逃跑而已。
  它不喜欢吃人类,因为它觉得人类不好吃而已,酸酸的还很柴!
  这只怪物已经有自己的思考了。
  蝴蝶忍的速度很快,在以叶的训练之下,她的速度其实隐隐超过了宇髓天元,但是这个怪物的速度竟然比蝴蝶忍还要快上那么一些。
  蝴蝶忍不得不全力提升速度,还要通过急弯和设置障碍,才能勉强不被怪物追上。
  蝴蝶忍还没有意识到,就在这里,她的见闻色霸气正急速成长着。
  危险!
  蝴蝶忍心中警铃大响,没有任何犹豫,立马刹住往后面一翻。几乎是同时,在她耳畔,怪物的吼叫震耳欲聋,啸声破风。
  也多亏了这没有任何犹豫的后翻,蝴蝶忍和白虎的爪子擦肩而过。
  如果此时有人在这里的话,一定能看到这一副足以让他们三观尽毁的画面——只见白虎居然站立了起来,踮着两个后爪,两只前爪对着蝴蝶忍。
  站、站起来了?
  好吧,连蝴蝶忍也顿时有些当机了!
  这个怪物还能站起来?
  而接着白虎的动作却让她更为震惊,两只后爪踏着诡异的步伐,两只爪子不再是单纯地抓,倒更像是一个拿着剑的剑士在用剑技——锋利的爪子就是他的剑。
  当然,蝴蝶忍是看不出它用的是什么剑法,因为实在是太不伦不类了。
  不过诡异的打法威力却是不俗,原本蝴蝶忍就不是这怪物的对手了,现在这一会儿的功夫蝴蝶忍就挂了不少彩!
  好痛!
  蝴蝶忍紧咬着牙根。
  可恶,右手抬不起来了!
  该死!给我动啊!
  她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对付这只怪物?
  冷静下来!
  必须冷静下来!
  蝴蝶忍咬破了自己的嘴唇,苦涩的血味让她自己强迫自己快些冷静下来。
  可是对手很显然并不会给她那么多的思考时间,它的兴致起来了,根本不给蝴蝶忍休息的时间就发动了攻击。
  拼一把了!
  蝴蝶忍把刀咬在嘴里,突然爆发出了远超白虎攻击的速度,瞬间进行六连突刺,每一突刺都刺在了怪物破绽的地方,连续将大量毒素打入了它的体内。
  虫之呼吸·蜻蛉之舞·复眼六角
  这是她所有的毒了。
  她似乎赌对了,毒对怪物还是有点用,从它伤口开始出现紫黑色和腐臭的味道,蔓延的速度十分的快,很快便就不动了。
  蝴蝶忍刚松了一口气,结果眼前一花,腹部传来的剧痛让她差点晕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