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一百零五章 年夜饭

  晚间的时候,赵阿姨和沈韩杨联手做出来了一顿丰盛的年夜饭。
  此时,文千已经饿得凸起的肚子都干瘪了下去,躺在沙发上露出一副要断气的表情,直到饭菜上桌,趁着其他人不在偷吃了半条糖醋鲤鱼,又把鱼翻了个面,让人看不出异样来,这才重新恢复了活力。
  瞎子穿着新买的羽绒服,乐呵呵的被杨珺扶下了楼。
  众人围着圆桌落座,沈韩杨打量一圈,有些疑惑的道:“小窦哥和李老师呢,你们没叫他俩吗?”
  老罗笑吟吟解释道:“李老师回她家过年去了,小窦说怕李老师迷路,就跟着去了。”
  沈韩杨一脸古怪的道:“也就小窦哥能干出这种事了,一个大男人跟着人姑娘回家过年,这算怎么档子事……”
  老罗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你真以为小窦是怕李老师迷路?”
  沈韩杨微微一怔,脑子终于转过了弯来,震惊道:“小窦哥可以啊!”
  老罗一笑,举起酒杯,朝着大家道:“来,干了这杯,来年好运!”
  沈韩杨举起杯中的可乐一口闷掉,打个寒颤,一脸舒爽的看向了电视机。
  “唔,春晚开始了,今年的春晚居然没请我,真是遗憾。”
  “阿杨君好厉害,以前的春晚都邀请你去的吗?”
  新垣一脸崇拜的看向沈韩杨,让沈韩杨一阵的郁闷,直感觉这妹子不是倭国来的,而是从“把天聊死星”来的。
  在众人的哈哈大笑声中,沈韩杨想要找回面子,朝新垣发出了一连串的灵魂拷问:“新垣你接到新戏了吗?存款多少了,找男朋友了吗?准备什么时候买车买房?”
  新垣被他问的一脸懵逼,越想这些问题,就越感觉自己的前半生一事无成,逐渐的低下了头去。
  “我的人生真是太失败了,拍完电影后,我只接到了一部电视剧和几个广告代言。如果明年我还不能成名,就得回家继承家里的连锁美容店,接受家里安排去跟德川财阀的继承人相亲。车子和房子我家里倒是有不少,但我真的不想回去。”
  沈韩杨目瞪口呆,嘴巴张开的能吞下一个鸡蛋下去。那你还做个鬼的明星,赶紧放弃梦回家继承家产,嫁入豪门去啊!
  新垣没等到他回话,不禁抬起头看向了他,一脸真诚道:“阿杨君,请务必帮我成名,拜托你了。”
  沈韩杨看着跟前这个人生赢家,心里一阵的发酸,咬着牙从牙缝里挤出两个字来:“好的。”
  看着沈韩杨阴阳怪气的表情,杨珺噗嗤一乐,夹了块糖醋鲤鱼放进了他的碗里:“阿杨,尝尝酸不酸?”
  沈韩杨白了她一眼,正要开吃,忽然间发现盘子里的鲤鱼有点不对劲,用筷子将鱼翻了个面,目瞪口呆道:“这鱼有半条掉在锅里了?”
  赵阿姨也是一脸的迷惑:“不是呀,我盛出来的时候没看见啊?”
  文千一阵的心虚,连忙伸手指向了电视机:“诶,阿杨你看,那不是郭德岗么!”
  沈韩杨惊奇的转过脸去,看到老郭正和余谦在春晚上说相声,顿时露出个笑容,跟着转回脸看向文千:“转移话题之前,先把你嘴上的糖醋汁擦了。”
  文千身子一僵,跟着装出个天然的表情,撅起嘴撒娇道:“人家之前是饿了嘛~”
  沈韩杨恶寒的打个哆嗦:“偷吃完还恶意卖萌,罪上加罪,罚你吃完洗碗!”
  文千的脸瞬间垮了下来,就要习惯性答应的时候,猛然间想起这里已经不是浪漫小屋,用不着眼巴巴跟他要饭吃,一下就硬气了起来:“我今天还就不洗了,你有本事替我洗呀!”
  沈韩杨一下就被她给气乐了,哭笑不得道:“我要这本事干嘛呢?”
  一桌人热热闹闹的吃完了年夜饭,杨珺帮着赵阿姨洗刷好了碗筷,跟着看向瞎子:“瞎叔,天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瞎子笑着摇头:“我们几个留下来跟老罗一起守岁。”
  杨珺哦了一声,跟着牵起沈韩杨的手,两人一起走了出去。
  老罗心里有点退缩,看向瞎子几人道:“老弟,你们真要守岁么,我可能熬不了一夜这么久。”
  瞎子暧昧的一笑:“给他们俩一点空间,让阿杨交一下公粮。”
  其他人闻言,纷纷的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看着众人神态各异的笑脸,文千一脸纳闷的问道:“交公粮是什么?”
  文大妈笑呵呵附在她耳边,低声解释了起来。
  文千听完,仿佛受到了会心一击,身子如遭雷击的颤抖了一下,片刻后,浑身冒黑气的说道:“我先上楼了。”说完,缓缓走出了门,离开众人的视野后,快步往楼上跑去。
  来到沈韩杨家的屋门口,文千砰砰砰的敲起了门,屋门打开,杨珺略带迷茫的俏脸出现在了她的跟前。
  文千见状,双手托腮做了个花儿的形状,咧开嘴笑道:“当当当当!我来陪你们守岁,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杨珺一脸笑意道:“你也要守岁啊,我来陪你,就别叫醒阿杨了。”
  文千微微的一愣,跟着打量了她一眼,见她衣着整齐,这才微微的松了一口气。
  阿杨居然已经睡着了,真是睡的比猪都快,不过还好是虚惊一场……
  在她发怔的时候,杨珺已经进去卧室了两床被子出来,来到了沙发前,招呼道:“过来坐呀。”
  文千点了点头,按开电视后坐到了沙发上。
  杨珺温柔的帮她盖上被子,笑道:“盖上点,省的睡着了冻着。”接着自己也盖上被子,靠坐在了文千的身旁。
  文千用眼角瞥着她道:“你真要陪我守岁?阿杨都睡着了,你自己去睡觉也没关系的?”
  杨珺眼角眉梢都带着笑意,说道:“我不困,正好陪你聊聊天。”
  文千犹疑的打量着她的表情,完全看不出一丝的勉强和敌意,心中不由得生出了一股挫败感。
  看这情况,人家好像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对手啊……
  文千心里一阵的郁闷,朝她问道:“你和阿杨一起长大的,跟我讲讲他小时候的事情吧。”
  杨珺嗯了一声,笑着说道:“我从记事起就跟阿杨一起玩,小时候他傻乎乎的,有一次过年的时候,他拿着炮仗往泥坑里扔,扔完还不知道跑,炸的新衣服上满身泥,回家就被家里的大人狠狠打了一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