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五十四章 完美的配合

  回到休息室中,周吉仁的战队比拼已经开始。
  一男一女两个学员在舞台上合唱着同一首歌,脚下的舞台被打造成了擂台的模样,营造出一种生死对决的氛围,让人看着就感觉激动。
  两人中的女学员名叫莫愁,长相算不上丑,但沈韩杨总感觉有些一言难尽,不过她的声音却极具特点。
  沈韩杨只听了两句,便十分笃定的道:“莫愁稳了。”
  杨钰在旁边微微的点头:“我也觉得是她晋级。”
  沈韩杨扭头看了她一眼,明眸皓齿,笑的十分甜美,白衬衫外套着一件红马甲,给他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不禁有些精神恍惚。
  猛地,他灵光一闪,脸色古怪的看向了杨钰:“钰姐,你以前可真是火的一塌糊涂啊,连我们那种小地方的人都认识你。”
  杨钰笑了笑,说道:“我还以为你不提这事了呢,几乎所有人见了我都要提我以前的辉煌,就只有你没问。你可别说你是听着我的歌长大的,这句话我都快听得耳朵起茧子了。”
  “那不能够。”
  沈韩杨摇头,接着在杨钰笑吟吟的注视下说道:“我爸才是听着你的歌长大的,他那里还珍藏了一张你1990年的挂历,我看到你这身复古的打扮才想起来。”
  杨钰的笑容顿时僵住,情不自禁攥了下双拳头,眉头一跳一跳的扭过了脸去。
  沈韩杨见她不说话,不禁有些纳闷,拿出小本本道:“钰姐,帮我老爸签个名,完成下他多年的梦想。”
  杨钰杀了他的心都有了,脸颊微微抽搐着接过了小本本,在上面写道:你家熊孩孩子太气人,替我揍他一顿出出气——杨钰留。
  沈韩杨看着小本本上的字,不禁露出一副牙疼的表情,纠结的问道:“钰姐你不厚道啊,我哪得罪你了?”
  杨钰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余怒未消道:“自己想。”
  沈韩杨一头雾水,将小本本重新收好,再度观看起了屏幕上的对战。
  正如两人所预料的一样,莫愁成功的晋级到了一下轮。
  在她之后,张伟、金文等几人陆续晋级,一小时后,终于轮到了本轮最后一组出场的他们两人。
  “正宗好声音,正宗玉老吉,观众朋友您现在正在收看的,是由怕上火喝玉老吉,大力保健冠名赞助的《华国好声音》,上一轮的精彩对战已经结束,接下来是更加精彩的第一轮最后一组对决,杨钰VS沈韩杨,让我们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
  随着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沈韩杨和杨钰牵着手来到了舞台上。
  除了周吉仁外,其余三位导师全都露出一副吃惊的样子。
  刘琦惊讶的看向周吉仁,不敢置信道:“你怎么把他们俩安排到一组了,我刚才就感觉自己遗忘了点什么,原来是没看到他们俩出场。”
  甄龙微微的摇头:“他们俩对决确实看点十足,不过一想到他们中即将有一个人要离开这个舞台,我忽然就有些不忍心看了。”
  张荣发看向周吉仁道:“吉仁你是怎么考量的,给我们解释一下。”
  周吉仁微微一笑:“他们俩是我战队中实力最强的两个选手,我感觉他们合作,一定能碰撞出惊人的火花。”
  刘琦啧啧了两声,说道:“这次真是火星撞地球的组合,被你说的我也有点期待了。”
  周吉仁满心期待的点了点头,接着伸出一只手道:“请开始你们的表演。”
  杨钰和沈韩杨两人点了点头,紧跟着,舒缓的伴奏声响了起来。
  听着熟悉的前奏,刘琦又是一惊:“这歌我翻唱过,《弯弯的月亮》!”
  周吉仁微笑着点头,说道:“专心听他们唱吧。”
  一段悠扬的旋律铺陈过后,杨钰面带甜美的笑容,开始了她的演唱。
  “遥远的夜空,有一个弯弯的月亮”
  “弯弯的月亮下面,是那弯弯的小桥”
  “小桥的旁边,有一条弯弯的小船”
  “弯弯的小船悠悠,是那童年的阿娇”
  杨钰甜美中带着沙哑的声音响起,夜空、月亮、小船、流水、小桥,这些意象,立刻将众人带入了一副江南水乡的美丽画卷之中,让人情不自禁沉浸在了大自然静谧美好的意境之中。
  “呜呜呜……呜呜呜……”
  随着杨钰的哼唱,众人闭上眼睛,仿佛都能感觉到月光洒下来的朦胧画面,远远地,还能看到一个少女摇着小船。
  正陶醉的时候,沈韩杨干净澄澈的声音响了起来。
  “阿娇摇着船,唱着那古老的歌谣”
  “歌声随风飘,飘到我的脸上”
  “脸上淌着泪,像那条弯弯的河水”
  “弯弯的河水流,流进我的心上”
  沈韩杨的歌声中饱含着思念。
  思念着那很久没回去的家乡,思念着家乡的朋友和亲人,思念着他的“阿娇”……
  带着一丝伤感的歌声,瞬间击中了现场一部分观众的心脏,不由自主被沈韩杨的歌声勾起了思乡之情,眼中渐渐的闪烁起了泪光。
  杨钰微微有些吃惊的看向了身旁的沈韩杨,发现他将自己的感情完美融入进歌声之中,自身的状态也逐渐提升了起来,跟随着他的情感进入了最佳状态,接过歌词动情的演唱了起来。
  “我的心充满惆怅,不为那弯弯的月亮,只为那今天的村庄,还唱着过去的歌谣~故乡的月亮,你那弯弯的忧伤,穿透了我的胸膛~”
  “呜呜呜……呜呜呜……”
  沈韩杨的哼唱响起,带着浓浓的思念之情,明明是轻快的小调,却被他哼出了忧伤、惆怅,让人一听就忍不住潸然泪下。
  观众席上,一个托儿捏着手中的眼药水,还没有往眼睛里滴,两行眼泪便已经顺着脸颊流淌到了下巴。
  陪伴他录制了十几场的那个女人抽出一张纸巾,递到了他的眼前:“想家了吗,擦擦吧。”
  托儿抽了下鼻子,朝她道谢说:“谢谢,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女人有些腼腆的笑了笑,默默点下了头。
  与此同时,评委席上的周吉仁欣赏的看着沈韩杨两人的表演,一脸惊叹的表情道:“厉害,好精彩的表演,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好,简直是完美的配合!我现在忽然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旁边的刘琦默默一叹:“你自己弄出来的,你自己头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