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九十八章 家贼难防

  买到年糕之后,文千一阵的哀叹,嘴里大呼上当。
  沈韩杨说的年糕居然是那种最普通的年糕,普通到只用糯米加工,她这种吃货看到都没食欲的那种。
  不过她的失落并没有持续太长时间,虽然和印象中的贺年糕有所不同,不过沈韩杨的厨艺却弥补了这个问题。
  和彭玉争抢到了最后一块年糕之后,嚼着黏糊糊的蟹炒年糕,文千一脸的满足。
  坐在她对面的彭玉一脸哀怨,说道:“炸年糕没我的份就算了,连菜也要跟我抢,还有没有点儿同情心了。”
  文千学着沈韩杨监督彭彭减肥时的模样,做出一副饿在你身痛在我心的表情,叹气道:“好好减肥,这是为你好。”
  沈韩杨淡淡的瞥她一眼:“你再这么吃下去,很快会变成第二个彭彭。”
  文千看了眼对面圆滚滚的彭玉,捏起拳头道:“不许骂人!你才彭彭!”
  “别拿我开涮了。”
  彭玉苦笑一声,抱怨道:“我和杨玥明天就要走了,要等到过完年才回来,都最后一顿饭了,让我吃个痛快都不行吗?”
  其他人纷纷放下了碗筷,将目光投向了他和杨玥。
  杨玥点了点头,说道:“节目组安排我们俩回家过年,先去我家,再去彭彭家,说是去体验家的温馨。”
  沈韩杨看向彭玉,见他脸上满是忐忑和不安,一副丑媳妇要去见公婆似的模样,啧啧两声,已经预见了他这趟旅程一定不会太过平坦……
  倒是旁边的吴洁一脸羡慕,可怜兮兮的说道:“你们运气真是太好了,我好想和你们换。”
  沈韩杨噗的一乐:“要不我去跟老郭说声,让你去杨玥家过年?”
  吴洁瞪着他咋呼起来:“不是啦,我说的是回我家过年!”
  沈韩杨被震的耳膜都疼,呲牙道:“你想回就回呗,又没人拦着你。”
  吴洁哀伤的叹息一声:“我和小白要去江南台的春晚,大年初一现场直播,来一场时尚的歌舞之旅,希望到时候别翻车太狠吧。”
  “这种赚钱的事居然不叫上我,你们俩太不够意思了!”
  沈韩杨调侃了一句,跟着看向了文千:“你不会也有安排吧?”
  文千摇头:“没有啊,今年我和姑婆一家一起过年。”
  沈韩杨微微点头:“那我们一起回燕京过年。”
  文千笑着点头:“好!”
  第二天一早,沈韩杨送走了杨玥和彭玉,吴洁和白景山两人忙着去彩排,文千的噩梦一下子就到来了。
  因为沈韩杨的年糕是按照人头算的,一下少了四张嘴,多出来的就分摊到了沈韩杨和她的身上,虽然沈韩杨厨艺很好,还变着花样的烹饪,但也架不住顿顿都吃呀。
  熬到第七天的时候,她几乎一闭上眼,脑中就会浮现出烤年糕、炸年糕、炒年糕、年糕汤……
  各种各样的年糕折磨的她心态爆炸,终于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她偷偷从床上爬起,将罪恶的魔爪伸向了冰箱里剩下的年糕!
  打开电冰箱,借着冰箱里的亮光,文千看到了剩下的两盒让她做噩梦的年糕,转头看了眼身后,发现没人之后,她的小心脏怦怦乱跳,小心翼翼的将年糕取了出来。
  在原地纠结了一会儿,她低下头去,带着一丝愧疚嘀咕起来:“年糕啊年糕,我真不是故意要浪费掉你……唉,我实在是受不了天天吃你了,你说你卖那么便宜干什么,你要是卖贵一点,阿杨就不会买这么了。”
  推卸完责任,她一脸坚决的从年糕上挪开了眼,蹑手蹑脚的出了门,将装满年糕的盒子丢进了门外的垃圾桶中。
  丢完年糕后,她心中的罪恶感立刻被一股油然而生的喜悦所代替,几乎就要留下开心的泪水。
  “终于不用再吃年糕了!”
  痛快的喊了一声过后,她满心欢喜的回到了自己卧室,闭上眼睛,蒙上被子一觉睡到大天亮,脑子里再也没出现年糕的影子。
  第二天一早起来,沈韩杨站在冰箱前,脸上带着出奇的愤怒。
  文千睡眼惺忪的推开门之后,看到沈韩杨这幅表情,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心虚的问道:“阿杨,你发什么呆啊?”
  沈韩杨咬着牙道:“家里进小偷了!我居然没发现!”
  文千装作惊讶的样子道:“啊!不会吧,咱们这是在录节目啊,怎么可能家里进小偷!”
  沈韩杨露出个恍然大悟的表情,拍了下脑门,说道:“对呀,屋子附近全是监控,小偷不可能偷到我们这里。这么说来,咱们中出了内贼?”说着,用探究的模样看向了文千。
  文千身子一颤,佯装愤怒道:“喂,你不是怀疑我吧!”
  沈韩杨微微的摇了摇头:“不是你,你偷了也不会做啊,小白和鬼鬼也一样。大概率是老郭他们拿走的,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算了,拿走就拿走了吧,估计他们也是年糕吃腻了才拿走的它。”
  文千长出了一口气,故意装作不知情的模样,问道:“看你这么生气,家里到底少了什么东西啊?”
  沈韩杨拉开了冰箱门,看着上层空荡荡的冰箱,一脸悲伤道:“我昨天买的牛肉被偷走了。”
  “哦,年糕不见了啊……什么,牛肉?”
  文千不敢置信的瞪起了眼:“你是说牛肉,冰箱里丢的不是年糕吗?”
  沈韩杨苦笑着看了她一眼,解释道:“整天吃年糕有点腻,我就狠心买了两块牛肉,放在了年糕盒子里,想着今天早上做出来,换个口味。”
  文千一脸呆滞道:“那……那年糕呢?”
  沈韩杨打开冰箱的下层,拉出一个抽屉,将冻上的年糕拿了出来:“我怕坏掉,放冷冻里了。唉,昨天没买其他食材,,咱们的早饭只能继续吃年糕了。”
  好想撞豆腐自杀,哪个好心人借我一块!
  文千欲哭无泪,心中默默的滴起血来。
  看了眼拿出年糕去化冻的沈韩杨,文千捂着胃的部位,表情纠结的说道:“阿杨,别做我的份,我……我减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