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九十七章 亡命徒

  沈韩杨连续看了一个多小时黑偶像的段子,越看越感觉有意思。
  最搞笑是他发现有些黑粉居然比大部分真爱粉关注那些偶像的时间还长,让他一阵的新奇。
  这是黑着黑着黑出感情来了?
  还真是神奇!
  正看的入迷的时候,文千他们从回廊走了过来,打断了沈韩杨的兴致。
  他抬起头来,见文千一脸颓丧的表情,身后跟着面带微笑的戏曲老师,不由得有些诧异,问道:“文千你情绪怎么这么低啊?”
  文千叹气一声,脸色复杂的看向了他:“昆曲的换气实在太难学了。”
  刚才她跟着戏曲老师学唱沈韩杨那段,唱着唱着,她发现自己居然气不够了!
  被人称作铁肺小天后的她,居然还有气不够的时候,而且明明连沈韩杨都能唱,她却不行,对她的自信造成了不小的打击。
  沈韩杨听完,露出个了然的神色,安慰她道:“唱歌和唱戏的气口虽然有共通的地方,但有区别的地方也很大,昆曲的唱词长短不一,节奏快慢各异,有的气口还需要单独记忆,你学不会很正常。”
  文千听了,脸上露出一丝释然,然后就听沈韩杨继续说道:“你现在的唱功已经够用了,老罗说过,流行歌手里真正把换气和偷气练到极致的人并不多,只有张学尧、张荣发和我,等少数十几个人。”
  歌神张学尧、好声音的导师张荣发、沈韩杨……
  这里面好像混进了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文千脸上的笑容缓缓收敛,一头黑线道:“你不吹牛能死啊!”
  沈韩杨微微的耸肩。
  他从小背贯口,对气口和节奏的掌握几乎深入骨髓,老罗发现这一点的时候对他赞不绝口,是他为数不多被老罗夸奖的优点,因此他才记住了这事。
  见到被文千质疑,只感觉她因为和老罗他们理念不同,又想要抬杠,便没有解释。
  一旁的戏曲老师却有些看不过眼,替他辩白道:“沈韩杨的气口绝对是千锤百炼过的,文千你应该多向他请教,对你提升唱功有好处。”
  文千跟这个戏曲老师学了不少的东西,对她十分的敬佩,但让她去请教沈韩杨?
  他是我教出来的好不好!
  她傲娇的哼了一声,朝沈韩杨道:“今天吃什么啊?”
  沈韩杨想了想,说道:“快过年了,给你们弄年糕吃吧。”
  “贺年糕啊,我喜欢!”
  文千立刻留下了口水,眼神也逐渐亮了起来,一想到马蹄糕、芋头糕、萝卜糕,她的口水就流了出来,另外椰汁年糕也不错耶!
  告别了戏曲老师,她满怀期待的跟着沈韩杨上车,司机驾驶着汽车朝菜市场方向而去。
  坐在车上,沈韩杨看着眼睛里快要冒出小星星的文千,直感觉她好像是误会了什么。
  汽车又行驶了会儿,沈韩杨想要跟他解释一下通常意义上的年糕是什么,这时,一阵急促的刹车声响起,汽车骤然停住,强大的惯性让整车的人都猛地往前一栽!
  踩下刹车后的司机冒出了一头冷汗,惊慌的转脸道:“好像撞到人了!”
  文千吓了一跳,惶恐的瞪大了眼睛:“那怎么办?”
  沈韩杨微微的皱眉,刚才他并没有听到车子碰到东西的声音,而且感觉那个突然从拐角冒出来的人来的有点邪乎。
  抬起脸往地上看了眼,就见一个老头倒在离车一米多远的地方,还不断地往车前蠕动着……
  这是遇到碰瓷的了吧!
  沈韩杨一脸见鬼的表情,碰瓷碰到电视台身上,尤其是还是全程录像的节目组,这人也太倒霉了吧?
  他憋不住嗤笑了一声,朝工作人员道:“你们都在车上别动,我自己下去,记得开录像!”说完,在文千担忧的眼神中开门下了车。
  来到公路上,沈韩杨四处打量了一眼,发现没有摄像头,又看了下躺在地上痛呼,却中气十足的老头,更加确定了他是碰瓷的。
  沈韩杨露出一副惊慌的表情,走到老头跟前,说道:“你没事吧,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
  老头表情扭曲的道:“哎呦……别碰我,我的腿好像断了……”
  沈韩杨啊了一声,连忙去掏手机,一边说道:“腿断了啊,那我给你叫救护车!”
  老头盯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车上的商标,做出一副自认倒霉的模样,叹气道:“唉,看你也不是故意的,大过年都挺忙的,我就不给你添麻烦了。这样吧,你给我点钱,我自己去医院看吧。”
  “嗯,好的。”
  沈韩杨一点头,将裤子口袋外翻,拿出了一把零钱来,伸出手道:“你看这些够吗?”
  老头的脸颊狠狠一抽,瞪起眼睛,变作了一副凶狠的脸孔:“你耍我呢,给我两万块钱,我儿子是律师,少一分你就等着打官司吧!”
  “嘿嘿,你儿子是律师啊,那你知道我是干嘛的吗。”
  沈韩杨见他露出真面目来,嘴角一勾,用阴森森的眼神看向了他:“我的钱都是用命挣来的,给你钱可以,但我怕你有命拿没命花啊。”
  老头看着他邪性的笑脸,直感觉背后一凉,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哆嗦。
  就在他感觉眼前这人有问题的时候,沈韩杨左右一看,又看了眼路旁结了一层冰的小湖,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了,神经质一样转过脸去,朝车上喊道:“这里没监控,路上也没人,兄弟们都下车,把这老头扔冰窟窿里去!”
  卧槽,自己这是遇上亡命徒了啊?!
  还是手上有人命的那种!
  老头瞬间吓出来了一身冷汗,顿时腿也不瘸了,腾一下跳起,呲溜拐过弯去,眨眼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车子里,文千看的一脸懵逼,瞪着直勾勾的大眼睛道:“这是……是什么情况?”
  此时,节目组的编导终于反应过来遇到了碰瓷的,不由得失笑一声。
  沈韩杨也太坏了,居然这么吓唬人家老头!
  干得漂亮!
  话说回来,沈韩杨这演技不错呀,刚才看向车上的那个眼神,他居然都有点信了沈韩杨是真想把老头扔河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