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悲惨的沙平威

  一小时后,彭玉吃着沈韩杨做的红烧甲鱼,一边揉着有些发红的脑门,脸上洋溢着痛并快乐着的笑容。
  沈韩杨看着他的傻样,满心无语的笑了笑,跟着疑惑的看向黄雷:“老白干嘛去了,这都吃饭了,怎么没见他回来?”
  黄雷吐出一根甲鱼骨头,一脸享受的说道:“你说沙平威啊,我让他牵着牛去耕水田了,耕不好不许回来,估计还耕着呢。”
  沈韩杨吸了口凉气,做出一副牙疼的模样,吐槽道:“当你的学生真是太难了。薅羊毛也不能逮着一只薅啊,何况他本来就已经够秃的了。啧啧,心疼老白。”
  黄雷斜了他一眼,幽幽的说道:“关键就这一只羊,剩下大小狐狸两只,总得有个干活的吧。”
  沈韩杨感觉他说的好像十分有道理的样子,瞬间就忘掉这茬,夹起一段鳝鱼继续吃了起来,嘴里含糊的道:“嗯,黄老师你这手艺……”
  黄雷微微有些得意的说道:“不错吧,我黄小厨的名头岂是浪得虚名。”
  沈韩杨看了他一眼,继续地说道:“我都快三年没吃过味道这么普通的菜了。”
  黄雷:“……”
  看着黄雷漆黑的脸色,徐征憋不住笑了一声,跟着干咳一声,一本正经的掩饰道:“你们最近看电影没有,有个什么山特别好看。”
  何昆也早就快要憋不住想笑,配合着他偷笑了一声,问道:“什么山啊,《断背山》?”
  徐征摇头:“不对,叫什么山来着……”
  黄雷皱眉道:“《观音山》?这个也不是最近上映的啊?”
  徐征恍然大悟般一拍脑门:“我想起来了,是《碟中谍3》!”
  彭玉拍着大腿仰面笑了起来:“碟中谍山!哈哈哈哈哈!徐峥老师你也平翘舌不分!你这又让我想起杨玥来了,呵呵呵……”
  何昆一脸八卦的询问道:“杨玥怎么了?”
  彭玉笑着看向沈韩杨,强行止住了笑声,说道:“这是阿杨讲的,说杨玥卖水梨,4块钱一斤,我拿50块买两斤水梨,她应该找回我多少钱?”
  黄雷皱着眉头道:“找42啊,这有什么好笑的?”
  彭玉憋着笑说道:“不对,她应该找我30,因为杨玥说话的时候四是十!”
  “噗!”
  黄雷一下子笑喷,哭笑不得的看向沈韩杨道:“你这么编排杨玥,不怕她跟你急吗?”
  沈韩杨一脸淡定的道:“不会,因为这是真事,后来杨玥因为解释价格解释急了,拿着纸壳子在上面写上了价,谁问她价钱,就指一指牌子,弄的别人以为她是哑巴,都可怜她,半小时就把两筐梨都给卖光了。”
  何昆笑的弯下了腰,捂着肚子大笑道:“哈哈哈哈,我不行了,你们这是想笑死我啊……”
  沈韩杨看了眼这帮笑点低的人,心中油然而生一股无敌的寂寞,微微一叹道:“这有什么好乐的呀,又不是中了500万。”
  何昆擦了擦眼角笑出来的泪水,抬起脸看向他,翻个白眼道:“中了五百万一点都不好笑吧。”
  沈韩杨无奈的耸了耸肩,站起身说道:“你们给老白留点饭,我去替换他。”
  黄雷一脸惊奇道:“你居然主动干活,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沈韩杨嘁了一声,说道:“我是怕你们种出来的水稻不结稻米,那才是白忙活一场。”
  黄雷探着头目送他走远,满意的道:“这孩子有时候还挺靠谱的呀。”
  “嗯,阿杨绝对的靠谱。”
  彭玉一脸笑容的说:“在小屋的时候阿杨负责我们伙食,一点差错都没出过,把我们几个养的白白胖胖的。”
  黄雷打量了一下他圆滚滚的胖脸,不由得呲了呲牙:“看出来了。”
  青山环绕,烈日当空。
  一块光秃秃的水田之中,沙平威满身泥水,一脸呆滞的和一头黄牛对峙着。
  一人一牛大眼瞪小眼,似乎在做着灵魂的交流。
  沈韩杨看着这幅怪异场景,皱着眉头走了过去,在沙平威的背后点了两下:“葵花解穴手!”
  沙平威身子一震,扭过了脸来,眼神深邃的看着他:“阿杨,宇宙是否有尽头,时间是否有长短,过去的时间在哪里消失了,未来的时间又在何处停止?”
  沈韩杨被他逗得一乐,莞尔的道:“你这是被秀才附身了?”
  沙平威鼻子一抽,眼眶红了起来,一副要被玩坏的模样,咧开嘴说道:“说好是来享受生活,结果又是让我劈柴,又是让我刨竹笋,还让我耕地,耕不完连饭也不给吃,周扒皮也没这样的啊。关键这牛还不听话,我怎么拉它都不走,还用头把我顶歪了,我怎么就这么命苦啊……”
  听着他悲惨的讲述,沈韩杨嘴角微抽,硬憋着笑没有笑出声来,咳嗽一声,说道:“你回去吃饭吧,我是来替你的。”
  沙平威一怔,变脸一样,立刻就又开心了起来:“那多不好意思,我先去吃点,吃完立马回来!”说着就拔腿往路上走去,然而……
  一下,两下,三下。
  沙平威挣扎着拔了几下腿,却发现因为在一个位置站得时间太久,腿已经陷在泥里拔不出来了,不由得又转过了脸,求助道:“阿杨,哥的腿陷进去拔不出来了,拽哥一把。”
  沈韩杨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了出来,跟着将他从泥里拽了出来,一边说道:“瞧你这倒霉劲儿,起码得五百年才能生出来一个。”
  “五百年就生出我这么个玩意?呸,我才不是玩意!不对,我都被你给绕晕了!”
  沙平威抱怨着走上了水田,涮了涮脚,浑身发酸的朝着蘑菇屋走去。
  沈韩杨站在水中,看了眼身旁的黄牛,在它的脖颈上抚摸起来:“老黄,你是累了还是饿了啊,累了就点一下头,饿了就摇头。”
  导演站在田埂的边缘,脸颊狠狠抽了一下,看向身旁的编导道:“唉,又疯了一个,牛又听不懂人话,这才叫对牛弹琴。”
  就在这时,黄牛忽然哞了一声,左右的摆动起了脑袋。
  导演顿时一蒙:“还真听得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