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二十三章 告别说唱界

  沈韩杨一张口,阿狗立刻提起了精神。
  居然又是一个快嘴,而且比之前那个商务小胖子还厉害,一秒钟最少能念出13个字来,绝对的顶尖水准!
  更厉害的是他吐字异常清晰,能让人听清楚他的每个字!
  这种功力……一开口就是个老江湖了!
  还练习生?我信了你的邪!
  阿狗在墨镜下吃惊的瞪起了眼睛,听沈韩杨一口气念完了半首歌词停下来,依旧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倒是一旁的阿岳微微的点头,说道:“好稳的flow,你是我听到目前为止,节奏最准的一个rapper,而且还是这种偏旋律的说唱,我非常喜欢!选择战队的时候一定要来我这边!”
  阿狗露出一个古怪的笑容,说道:“你这是有备而来啊,如果我没弄错,《本草纲目》是一本中药书籍吧,用药材当韵脚,想法非常的棒。你这才是真正有内涵有态度的华国说唱,链子给你,期待你接下来的作品!”
  阿岳说完,拿出一根链子套在了沈韩杨脖子上,让沈韩杨心头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地。
  这首《本草纲目》是他到现在为止,唯一能完整演唱出来的说唱歌曲。
  之前的那首《夜曲》旋律性太重,他怎么练都会不由自主的往莲花落的调子上跑,老罗实在是想不出怎么让他演唱,只能选择对另一首《本草纲目》下手,花费了两天时间改编,加快歌曲节奏,将他快嘴的优势无限放大了出来。
  最后的效果还不错,在众人的齐心协力下,终于让他通过了考核。
  沈韩杨调匀呼吸,露出一个劫后余生的表情,朝着阿狗道:“谢谢老师,我代表我们华文娱乐感谢你。”
  阿狗腮帮上的肌肉都跳动了起来,咧开嘴道:“别害我啊,说的我收了黑钱一样,你们公司的钱我可一毛都没收……”
  沈韩杨嘿嘿笑了两声,还要再开口,阿狗赶紧的抽身撤退,省的越描越黑。
  伍六一惊诧的看着满脸堆笑的沈韩杨,惊讶道:“兄弟你可以啊,你这快嘴怎么练的,怎么可以这么快的?”
  沈韩杨笑着往观众席走去,一边道:“每天早上五点起来背贯口,连续坚持两年,每次背两小时。”
  伍六一满脸茫然:“贯口是什么?”
  “报菜名、地理图、八扇屏,都是相声的传统段子。”
  “相……相声?”
  除了学习唱歌、跳舞、表演,练习生们居然还要学相声?
  伍六一瞪圆了眼睛,直感觉当练习生真是太难了,看向其他练习生的眼神,不禁也变得敬佩起来。
  沈韩杨看着伍六一痴呆的表情,心里一阵的莫名其妙,在前面领着路回到了他们的座位。
  表演完毕的盖就坐在他们临近的位置,见伍六一回来,举起手做了一个金属礼打招呼:“干的漂亮!恭喜!”
  伍六一露出个笑脸:“盖老板,同喜,同喜!”
  回到座位,沈韩杨赶紧的打开了深蓝色的双肩包,松一口气道:“没被偷就好,花了我十多块呢……”
  伍六一眼皮一跳,忍不住吐槽道:“谁会偷这东西啊!不过核桃虽然不贵,但十几块钱也买不到半书包吧?”
  沈韩杨嘿嘿一笑:“我买的是陈年的硬皮核桃,而且专挑品相差的买,老板给我算的3块一斤。我又帮他搬了会儿货,临走他还送了我两斤瓜子。”
  伍六一狠狠抽了几下嘴角,这核桃他也吃了不少,希望不会吃坏肚子吧。
  旁边的盖也被逗乐,揽着伍六一肩膀道:“哈哈,你这小兄弟有意思啊!”
  伍六一无奈的叹气一声:“唉,真是拿他没办法,让我操碎了心。”潜台词里告诉盖,沈韩杨是自己罩着的,不要把他当成没靠山的新人揉捏。
  盖微微点了点头,几人继续看起了其他人的表演,陆续有几个有实力的rapper通过了考核,阿狗和阿岳的链子也发光了,有些遗憾的转身回去了后台。
  伍六一见状呼了口气,朝沈韩杨询问道:“吃饭去吧,趁现在不到饭点,去吃饭不用排队。”
  沈韩杨伸长脖子盯着后台,说道:“等一下,文千要出来了!”
  “哈?”
  伍六一微微怔了怔,随即笑着调侃起来:“你这是多长时间没见过女人了,下一轮又不是见不到她,至于这么激动吗?”
  沈韩杨嘿嘿一笑:“我这是让她看我一眼。她知道我过了审核,才能安心的选人。”
  伍六一眼珠上翻,嘴角也撇了起来,感觉这兄弟哪里都好,就是太自恋了点儿。
  两人正聊着,音乐声骤然响起,文千穿着皮裤和皮夹克,招着手走了出来,头上还戴着沈韩杨送她的那支蝴蝶簪子。
  文千一出场,现场立刻响起了一阵口哨和欢呼声,众人杂乱的呼喊起了她的名字。
  沈韩杨也站起身来,用手将项链的铭牌高高举了起来。
  “文千姐!我通过了!”
  沈韩杨在一种嘻哈打扮的人中十分显眼的沈韩杨,文千一眼就看到了他,微微有些吃惊的点了点头,紧跟着便是一阵的郁闷。
  节目组出纰漏了啊,明明说好让她考核沈韩杨的,怎么在她出来之前就考核完了?
  她提前准备好刁难沈韩杨的那一套词,完全派不上用场了啊……
  文千在心里哀叹一声,很快驱除杂念不再去想这事,朝着众人挥挥手,然后开始了她的考核。
  沈韩杨的旁边,一个留着头黄色脏辫的rapper不屑的哼了声:“哼,真是什么人都能来当评委,文千她一首说唱歌曲都没出过吧?”
  沈韩杨扭过头来:“阿岳老师只负责说唱歌曲里的非说唱部分,不一样来了。文千那组评委也有个说唱歌手配对,海选没时间来而已。”
  脏辫依旧不忿的说道:“还有最先出来的那个克里斯,一个练习生出身的idol,居然也敢跑来当评委?你看看这些练习生和idol,全都不男女的,不知道还以为他们是泰国来的!”
  沈韩杨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面带微笑坐回了自己位置,然后掏出一捧核桃来,一颗一颗的将核桃“咔咔”捏碎,看起来如同吃饭喝水一样轻松。
  一些碎屑崩溅到脏辫的脸上,让他十分的不爽,正想发飙,忽然看到了那堆厚厚的核桃硬皮,又瞥了眼沈韩杨脸上有些阴森的笑容,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忍了下来。
  伍六一正凝神看着场上其他rapper的表演,突然间被身旁传来的咔咔声打扰,皱起眉头道:“你干嘛呢,这都快吃饭了,你剥的哪门子核桃?”
  沈韩杨微微一笑:“没事,刚才有人说话让我不爽,我发泄一下。”说着用铁手套抓起一把核桃皮攥了攥,一丝齑粉从手套中漏出,随着手套缓缓松开,核桃皮碎屑洋洋洒洒飘到了脏辫的腿上。
  脏辫看着石头般坚硬的核桃皮瞬间变为了渣滓,眼皮一阵狂跳,根本不敢跟沈韩杨理论,勉强挤出个笑容道:“谁这么没眼力劲,连大哥你都敢得罪……”
  沈韩杨一脸和善的点头:“对呀,他实在是太不开眼,找个机会好好教育他一下。哦,一没注意撒你身上了。”说着就要伸手帮脏辫去拍打大腿上的碎屑。
  “不用,我自己来!”
  脏辫笑着拍干净大腿,忽然间感觉身边凉飕飕的,情不自禁看向了墙上的空调:“节目组真抠门,居然连空调都舍不得开,就跟练习生的才艺一样,没法再抠了,啊哈哈哈……”说着被自己的话戳中笑点,傻傻的乐了起来。
  伍六一感觉沈韩杨身上的凉气都快要冒出来了,怜悯的瞥了脏辫一眼,不禁替他日后的前途担心起来。
  对着光头骂秃驴,这智商,基本也就告别说唱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