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十一章 名声在外

  看着身边的老渣男,沈韩杨眉头微皱,一脸嫌弃的瘪起嘴来。
  老头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尴尬的咳嗽一声,脸色恢复了正常,说道:“前不久我得知她在燕京,立刻就跑了过来。不过我在燕京人生地不熟,找起人来就像是大海捞针,你能帮帮我吗?”
  沈韩杨翻个白眼:“我要有这本事,早就找到我女朋友了。”
  老头眼睛微微一亮:“原来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那你更应该帮我了!”
  沈韩杨感觉这老家伙是来碰瓷的,不由得微微眯起了眼睛,用一副十分平淡的语气道:“想耍无赖找别人耍去,再烦我,一脚把你踢湖里去。”
  老头从他的语气中感觉到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吓得一个激灵,赶紧的往边上挪了挪,有些畏惧又有些诧异的说道:“连老人家都下得去手,你这年轻人,真是……真是不像话……”
  看着沈韩杨递过来的危险眼神,老头的声音越来越小,说到最后,完全不敢让沈韩杨听到自己说什么了。
  过了会儿,他见沈韩杨没有要动手的意思,微微松了口气,坦白道:“那我就实话实说了,这次我是瞒着儿子们偷跑出来的,钱马上就要花光了,你能让我去你那儿住几天吗?”
  沈韩杨轻哼一声:“早这么说不就完了,又是讲故事,又是装痴情的,整这些玩意干嘛!”
  老头微微一喜:“那你是答应了?我住的旅馆就在旁边,我领你去提行李!”
  沈韩杨嗯了声,站起身来,拍拍屁股上的尘土,说道:“那咱们就走吧,老渣。”
  老头微微一怔,疑惑道:“我不姓渣啊?我叫周……你就叫我老周吧。”
  沈韩杨扶着他从湖边站起,十分应付的道:“知道了,老渣。”
  老头哭笑不得,无奈的摇了摇头,领着他去到了旅馆,结清住店费之后,两人一起回到了沈韩杨家里。
  将行李放下,沈韩杨带着老渣来到了车库里。
  此时,老罗他们已经捋清了各自的乐谱,开始进行起了合练。
  沈韩杨见他们居然这么神速,微微有些吃惊道:“这么快就开始合练了?你们可别糊弄事啊?”
  老罗停下了手中的小提琴,看到沈韩杨领这个老头子回来,有点疑惑的道:“这位是谁?”
  沈韩杨哦了声,介绍道:“香江来的老渣,来燕京寻人,暂时住我家。”
  老渣远远地就听到了有人在演奏,而且水平不低的样子,在众人脸上巡视了一圈,拿下礼帽微微低头,露出个绅士的笑容道:“鄙人姓周,大家多多指教。”
  “你老,叫我老罗就行。”
  “我是阿柏。”
  “小窦。”
  老渣上前和众人打完招呼,接着来到乐谱架前,看向了乐谱上方密密麻麻的编曲内容,一边看一边说道:“你们人手不够吧,我可以来小提琴。”
  老罗惊喜道:“你拉一段我听听。”
  老渣微笑着接过老罗递过来的小提琴,照着乐谱拉了起来。
  悠扬动人的小提琴声响起,老罗的眼睛立刻亮了起来,由衷的夸赞道:“厉害!绝对是交响乐队首席的水平!”
  老渣故作谦虚的一笑,有些自豪的说道:“鄙人年幼时,有幸跟着克莱斯勒老师学习过两年小提琴。”
  老罗露出个吃惊的表情:“克莱斯勒先生?原来你是受过名师传授,这就难怪了,果然是名师出高徒!”
  克莱斯勒是上世纪最伟大的小提琴家之一,其作品《美丽的罗斯玛琳》经过近百年时间的沉淀,现在已成为提琴家的最喜爱演奏的曲目之一。
  听到老渣居然是这位大神的学生,老罗不由得肃然起敬。
  有了这个生力军加入,他也不用再分身乏术,去到一边拿出了撞钟和木鱼,搬个凳子坐了下去。
  紧跟着,一群人拿起各自的乐器,再度合练了起来。
  一旁的沈韩杨惊奇的打量起了老渣,这老渣男七八十年纪,依旧是派头十足,可见他年轻时颜值应该不低。
  再加上他的才华和不菲的身家,也确实是有渣的资本啊。
  看着低着头拉小提琴的老渣,沈韩杨心中各种羡慕嫉妒恨,在原地呆了会儿,见自己排不上什么用场,便闲庭信步的走出了车库,溜达着来到了居委会里。
  小区的居委会办公室里,一个穿着灰色呢子大衣的老太太低头趴在办公桌上写着东西。
  “哟,大妈你忙着呢。”
  沈韩杨推门走进来后,仿佛回到了家里一般,去到柜子旁冲了一杯茶,笑呵呵来到了老太太跟前。
  老太太听到沈韩杨的声音,微笑着抬起头来,长了几道皱纹的脸上依稀可见当年的几分绝色风采,一头花白的头发,看起来有个六十岁上下,真实年纪其实已经近八十岁了。
  “没忙什么,整理一下居委会的捐赠账目。今天中午有人给我要了一份复印件,正好我也闲着,现在整理出来,年底就清闲了。”
  老太太随口解释了一句,接着用带着一丝抱怨的语气道:“小沈,你和老罗他们录歌的时候能把车库门关上吗,已经有不少邻居来跟我抱怨了。”
  沈韩杨不禁一乐:“你不怕关上门把他们憋死在里面啊?话说他们来找你干啥,怎么不直接跟我说去啊?”
  老太太没好气的斜了他一眼:“他们敢去找你么?现在咱们整个小区上千号人,谁不知道你小沈的大名?
  昨天小王家的孩子哭得厉害,撒泼打滚的非给小王媳妇要玩具。
  小王媳妇吓唬孩子说你来了,那孩子一听到你名字,吓得拔腿就跑,连哭都顾不上了。”
  沈韩杨抽搐两下嘴角,恶狠狠咬牙道:“这熊孩子,下次见了好好教育他一下……”
  老太太捂嘴一笑,朝着沈韩杨递过去一个妩媚的眼神:“哪有你这样的。”
  沈韩杨恶寒的打了个哆嗦,咧开嘴道:“大妈你注意点,都多大年纪了,抛媚眼给老罗抛去!”
  老太太郁闷的放下了手中的圆珠笔,叹气道:“老了呀,想当年……”
  沈韩杨嘴角一抽:“想当年你老人家也是香江有名的名媛,无数香江才子都摆倒在你石榴裙下,对不对?二十多遍说下来,我都能倒着背了!”
  老太太话头被打断,有些生气的瞪了他一眼,随即感觉自己是真的老了,居然变得絮絮叨叨,而且还不自觉,感慨的一叹,然后自嘲的笑了起来。
  沈韩杨嘿嘿一笑,接着一拍脑门道:“哦,今天我在湖边捡了个你的老乡,姓周,很有派头的一老头,说是来找他失散多年的女朋友……”
  老太太握着圆珠笔把玩的双手微微一颤,随一副惊喜的模样道:“这么巧呀!可惜我下午要去做体检,不然一定过去跟他叙叙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