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八十四章 狗头开花

  走在冷清的马路上,感受着四周的寒风冷雨,被骗出来的文千紧紧捂住外套边缘,脸上写满了不高兴。
  又走出一段距离后,她忍不住皱起眉头在白景山脸上审视起来:“小白,小屋里除了我不是还有鬼鬼吗,你为什么不叫她和你一起来呢?”
  白景山心里咯噔一下,心说完蛋,果然还是被她给发现了。
  当时他也是脑子一热,想要给鬼鬼制造点独处的空间,随便的找了个借口。
  现在该怎么解释,买个醋而已,叫谁不一样啊?
  而且他也看出了文千对沈韩杨有好感,自己这么阻挠她,她肯定饶不了自己吧。
  就在他感觉事情败漏,急的背后冒汗的时候,文千忽然间眼睛一瞪,不敢置信的张大了嘴巴。
  “难道……难道你是真的喜欢上我了?”
  “呃……”
  白景山顿时蒙住,一副见了鬼的模样,表情凌乱的看向了她。
  文千露出一脸果然如此的表情,微微扬起了下巴:“不用不承认,我都已经看出来了,之前你的心动对象也选的我吧,果然还是你有眼光,鹅鹅鹅……”说着笑出了猪叫,拍拍白景山的肩膀,越过他向前走去。
  白景山看着她离开的背影,木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文千的脑回路也太清奇了吧?
  早知道会把自己搭进去,打死他也不会去帮鬼鬼啊!
  他忽然间有点后悔了,但现在也解释不清楚了,只能自吞苦果,默默哀叹一声,纠结的跟了上去。
  很快的,两个人来到了附近的超市,刚一进门,就看到了蹲在一袋面粉前哭丧着脸的彭玉。
  在他身旁,杨玥喝着可乐,手里提着一大袋零食,用嫌弃的眼神扫量着他。
  文千一眼认出了他们,上前道:“你们蹲在这里干嘛?”
  杨玥道:“问彭彭,他不走了。”
  彭玉苦着脸道:“面粉太沉,我一口气抗不了这么长的路,外面刚下过雨,地上全是水,往下一放面粉就脏了,我正想办法把它安全的运回去。”
  文千往面粉袋上看了一眼,惊讶道:“50斤,果然好重!”
  杨玥一脸不屑的说道:“明明一点都不重,我们那里的面粉都是一百斤的,阿杨哥扛着两袋走几里路跟玩一样,五十斤这种连我姐都背得动。”
  “那你姐可真够厉害的。”
  白景山抽了下嘴角,说道:“要不换成小袋的吧,我们俩一人提一袋。”
  彭玉的眼睛瞬间恢复了神采,站起身道:“对呀,我怎么没想到呢!”说着抱起面粉,快步的朝卖场里面跑去。
  文千也跟着他走了进去,没一会儿,就拿着一瓶醋走了出来,彭玉紧随其后,几人提着东西往回走去。
  小屋中,沈韩杨已经处理好馅子,将汤底加工成了皮冻,只等着面粉回来就可以和面包包子了。
  吴洁一副大开眼界的模样,惊叹道:“原来灌汤包是这样做出来的,我还以为是蒸完才往里灌汤呢。”
  沈韩杨噗的一乐,看向她道:“那得用针管往里灌才行。”
  吴洁嗯嗯地点头:“我小时候在包子上找过针眼,但没找到!”
  沈韩杨顿时被她惊住:“冒昧问一句,你那时候多大?”
  吴映洁一笑:“那年我才18岁,还太小,想法比较天真。”
  沈韩杨:“……”这妹子怕不是个傻子吧。
  吴洁见他一脸古怪,找话题道:“我18岁的时候已经做艺人了,你呢?”
  沈韩杨回忆了一下,说道:“在上高中,准备高考,没什么好说的啊。”
  吴洁八卦的道:“你长这么帅,上学的时候一定很招女生喜欢,你的初恋是什么时候?”
  沈韩杨伸出三根手头,吴洁见了,微微有些失望的道:“高三啊,还算正常。”
  沈韩杨的白眼球微微上翻:“是三岁。”
  吴洁瞬间瞪大了眼睛,夸张的大叫道:“三岁,你三岁就恋爱了!这也太夸张了吧!”
  “没你叫的夸张,你如果住在我们小区,肯定是要上居委会黑名单的。”
  沈韩杨吐槽了她一句,接着说道:“我这叫青梅竹马,两小无猜,童话般的爱情故事。”
  吴洁冷静下来,有些鄙夷的看向了他,说道:“你这么小就知道恋爱,肯定是个花心大萝卜!”
  沈韩杨不服气道:“瞧你这话说的,我这辈子总共就恋爱了那么一次,说是冰清玉洁都不为过吧。”
  吴洁努起嘴来,露出一副“你骗鬼啊”的表情,然后反应过,她自己好像就叫鬼鬼……
  几秒的沉默之后,她忽然想到了昨天事先准备好的话题,说道:“你的电影票房好像快要10亿了吧?”
  沈韩杨点点头,接着露出一副愤恨的姿态,咬牙切齿道:“还有几天下映,票房应该能冲破10亿大关,就是老板太黑心,票房这么好也不给我分点红,可怜我只有那区区10万块的死片酬!这么黑心的老板你肯定没见过!”
  吴洁震惊道:“你们老板是吸血鬼吧!”
  沈韩杨用力点头:“对,就是吸血鬼,而且专门吸我的血!我私底下打听过,其他人全都有奖金,就我一个人没有!要不是看她给我安排了其他通告,我一刀斩得她狗头开花!”
  吴洁露出个愕然的表情:“你在节目中里这么说你老板没关系吗?”
  沈韩杨不在意的摆手:“没事,她没空看娱乐节目,真被看到了,我就说这是节目组的恶意剪辑,反正这是综艺节目制造话题的惯用伎俩,她清楚得很。”
  监控室中,李贤笑的疯狂拍桌,朝孟飞道:“孟飞老师,这口黑锅咱们节目组不能背啊!”
  孟飞也笑的歪起了嘴,点头道:“肯定不能背,但就这么放原版出来是不是有点太坑他了。我现在总算信他是老郭的师弟了,跟老郭一样,蔫坏蔫坏的。”
  郭德岗乐呵呵道:“没事儿,你们只管放,他这是在拿他老板砸挂呢。他那老板我见过,和他关系不错。”
  孟飞点了点头,看了眼门口的监控画面,站起身道:“其他人回来了,咱们蹭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