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一百一十六章 游戏时间

  “我和紫枫住一间?”
  听到彭玉惊人的发言,沈韩杨感觉他脑子又抽了,嫌弃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怎么能和紫枫住一间,被粉丝们知道了我会掉粉的。”
  黄雷:“……”
  何昆:“……”
  重点完全不对好不好!
  黄雷一阵的牙疼,看了眼和他差不多表情的何昆,哭笑不得的说道:“我算是知道什么叫物以类聚了。”
  何昆玩味的笑了笑,说道:“这俩人的恋爱节目算是白上了,我感觉他们下辈子也难找到女朋友。”
  沈韩杨扭回头盯了他一眼,淡定道:“这个就不劳您操心了,彭彭和你们挤一挤,我睡他这间。”说着将行李包往地上一放,自顾自的走下了楼。
  彭玉哦了一声,一副听话的样子,来到床边收拾起了自己的铺盖。
  黄雷看着彭玉被支使的像个跟班,怒其不争道:“你这么听他的干嘛,得想办法让他听咱们的才对!”
  彭玉听完,一脸黄老师你别逗了的表情,卷起铺盖抱着往他们俩的房间走去,一边说道:“让阿杨听咱们的得另加钱,咱们的生活费太少,不够收买他的。”
  黄雷满心无语,在原地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还就不信了,多少大牌明星都被我治的服服帖帖,这个小家伙我还治不了!”说完快步的下楼去追沈韩杨了。
  来到楼下,他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躺椅上悠闲喝着牛奶的沈韩杨,满脸笑容的在旁边坐了下来,找话题道:“阿杨,你最拿手的是什么菜啊?”
  沈韩杨瞥了他一眼:“佛跳墙。”
  黄雷眼皮一跳,心说这东西有点贵啊,尴尬的笑了笑,说道:“还有其他的吗?”
  沈韩杨淡淡的嗯了声:“水煮白菜也行,就是国宴那种,我最擅长熬高汤了,熬上48个小时,那叫一个香,可惜时间不允许,不然一定做给你们吃。”
  黄雷一怔,知道沈韩杨已经看出自己是想要他干活,故意说了俩做不出的菜,感觉找到了对手,饶有兴致的道:“阿杨你憧憬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
  沈韩杨笑了笑,说道:“我憧憬的生活,都写进了我的音乐专辑里,3月16日发售,到时候黄老师你可以买一张听听。”
  黄雷:“……”
  这小狐狸实在太狡猾了,居然这么能扯,看来想要诓他干活是难如登天了。
  短暂的交锋之后,黄雷带着一丝挫败感去到了院子里,看了眼在一旁晒太阳的徐征,打起了他的主意。
  “征子你晒太阳呢,好好晒,我劈点柴。”
  “哦,那我看着你劈。”
  徐征一脸看热闹的模样,笑眯眯看他干起了活。
  黄雷不急不躁的劈柴,一边介绍起劈柴的要领:“劈柴的时候要站稳,斧子要抬高,省力气。”一边说一边故意的将柴劈歪。
  徐征在一旁被他逗乐:“黄老师你准头不行啊,我来试试!”
  黄雷见他上当,心里微微的一喜,脸上却一副你不行的表情,摇头说道:“你别添乱,你干不了这活。”
  徐征站起身来到他跟前,抢过斧头,摆好一根木桩往下劈去,“咔嚓”一下将木桩从中间劈开。
  “哟,征子你可以啊!碰巧的吧,再来一块试试!”
  黄雷一副惊讶的样子,摆好了木桩让他继续劈了起来,在旁边不时的发出惊叹。
  “你干活还挺利落的啊,真是没想到,再来……嗯,再来……”
  被黄雷糊弄了的徐征一脸得意,接连不断的劈起了柴,黄雷在一旁乐的合不拢嘴,终于发泄出了在沈韩杨那边生出的郁气,感觉自己的忽悠功力还是没退步的嘛。
  另一边,何昆从工具房拿出了收蜂蜜的家什,带着沙平威去收蜂蜜,屋里就只剩下了沈韩杨和彭玉、紫枫两兄妹。
  沈韩杨像大爷一样躺着,有点无聊的朝彭玉道:“闲着也是闲着,玩会游戏吧。”
  彭玉兴奋地点头:“你要玩什么,我这里好多光碟呢。”
  沈韩杨翻个白眼:“不玩电子游戏,我可不想像杨玥那样被你虐。”
  彭玉有点失望的嗯了声,提议道:“那成语接龙?”
  沈韩杨看了眼趴着写作业的紫枫,说道:“我们接古诗吧,谁答不上来就在他脸上画画,紫枫你也来。”
  “好呀!这个好玩!”
  紫枫眼睛发亮的停下了手中的笔,跑去屋里拿出一根记号笔来,笑嘻嘻的看向了彭玉。
  彭玉有点心虚的看了两个人一眼,说道:“不准画乌龟。”
  沈韩杨坏笑着点头:“放心,保证不画乌龟,我来上句,彭彭你接下句,先来个简单的,嗯……垂死病中惊坐起。”
  “笑问客从何处来!”彭玉一脸自信的笑容,看起来成竹在胸。
  “噗!”
  紫枫一下笑喷了出来,拿起笔递给了沈韩杨。
  彭玉一脸不敢置信道:“错了?我答错了吗?”
  沈韩杨眼含笑意的点头,拿起笔在他脸上画了几笔。
  彭玉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道:“阿杨你画的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沈韩杨拿着笔,一脸笑意道:“少啰嗦,错的人继续往下接,一直到对了为止。老夫聊发少年狂,下一句是什么?”
  彭玉挠着头露出个纠结的表情:“老夫聊发少年狂……一树梨花压海棠?”
  沈韩杨惊愕的瞪起了眼睛:“你……把脸伸过来吧。”
  彭玉苦笑着伸了伸脖子,朝紫枫道:“妹妹你出题,阿杨他故意出难的针对我!”
  紫枫捂着嘴笑了笑,说道:“我出个简单的,轻拢慢捻抹复挑,简单吧?”
  彭玉表情一滞,跟着将脸伸到了紫枫身前,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继续画吧!”
  紫枫笑嘻嘻从沈韩杨手中结果了笔,在彭玉的脸上画了起来。
  ……
  五分钟后,沈韩杨一脸无奈的将手中的笔放下,叹气一声,说道:“你一个都没对,脸上都没地方画了,你不觉得羞愧吗?”
  彭玉一脸幽怨的道:“我羞愧行了吧,你们俩就是在针对我……”
  沈韩杨无视了他哀怨的眼神,说道:“既然知道羞愧,那就带着脸上的画去院子里转一圈吧,好好记住这次的教训,回头恶补一下诗词。”
  彭玉一脸不情愿的站起身,来到了院子里。
  黄雷见他出来,顿时就是一愣,接着一脸好奇的问道:“彭彭你刚才干什么了,怎么满脸的羞愧?”
  彭玉苦笑一声,可怜巴巴的说道:“我刚才跟妹妹和阿杨一起玩接诗词,结果一个没对,被他们在脸上画满了图。黄老师,我的心情这么明显,都写在脸上了吗?”
  黄雷憋不住笑出声来:“噗,不光我看得出来,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们俩在你脸上写了一脸的‘羞愧’!”
  彭玉一阵的愕然,看着屋里趴在地上捶地大笑的两个人,哭笑不得的抱怨起来:“这两个家伙,真是太可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