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六十五章 导演耗子

  因为能够重新拍戏的缘故,梁辉兴奋的一夜都没有睡着,一大早起来就来到了店里,焦急的等待起了沈韩杨。
  他一边在店里围着衣服架打转,一边焦躁的自言自语:“阿杨怎么还没来……我这么多年没演戏,不会拖其他人后腿吧……”
  辉嫂在一旁看的满脸笑容,调侃道:“看把你急的,跟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这才几点啊,安心的等吧。”
  话音落地,沈韩杨推开店门,领着文大妈走了进来。
  梁辉精神一振,赶紧的迎了上去:“阿杨,剧本,把剧本给我看看!”
  沈韩杨笑吟吟打量他一眼,啧啧道:“瞧你这没见过世面的样子,淡定,淡定一点。”
  梁辉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先给我看看剧本,我写个人物小传。”
  剧本全在沈韩杨的脑子里,不过现在还一个字都没写出来,当然没法拿出来给他,只能装出一副心有沟壑的模样,打哈哈道:“剧本明天再给你,先跟我们去影视城走一趟,带你去见见世面。”接着给两人互相介绍道。
  “我身边这位是文大妈,60年前香江影坛的绝代双娇之一,现在是我们小区的居委会主任。”
  “这是我哥们梁辉,一个电影爱好者。”
  两个人互相打量一番,梁辉猛地想起了关于文大妈的信息,吃惊道:“您是当年演长平公主和秋香的文竹女士!”
  文大妈面带笑意的一点头:“这么多年过去,居然还有人记得我。”
  “当然记得,您的表演在整个华语影史上是不可磨灭的!”
  梁辉震惊了片刻,接着转脸看向沈韩杨:“阿杨,这电影还有谁,不会全是老戏骨吧?”
  沈韩杨无语的翻个白眼:“别想好事了,文大妈已经是咱们电影里知名度最高的了。电影的主演是个道士,我来男二,你演男三,女主是我拐来的一个倭国妹子。”
  梁辉闻言,眉头不禁微微皱起:“怎么还有道士,演员配置怎么这么奇怪……”
  “本色出演听过没,关键在真实,真实懂不懂?这种学术上的东西跟你说不清,咱们影视城走起!嗯,开着你的车!”
  沈韩杨推着有些发呆的梁辉往门外走去,梁辉回过神来,扭过脸朝老婆道:“老婆,我们走了,不用等我吃饭!”
  辉嫂笑着点头:“知道了。”
  很快的,一行三人来到了影视城的停车场,下来车后,沈韩杨拿出自己写的横幅粘在了两棵树上。
  “招聘电影导演一名,摄制组一支,演员若干,价格面议。”
  看着明显是用床单拼接而成的横幅,和上面龙飞凤舞的毛笔字,梁辉的嘴角一阵抽搐:“阿杨,你不会告诉我到现在剧组都还没找齐吧?”
  沈韩杨道:“这不是废话么,有剧组我来这里干嘛?”
  梁辉哭笑不得:“我还以为你带我熟悉场地和剧组呢……”
  “你想多了。”
  沈韩杨靠在车上,对着双手哈了口热气,盯着人来人往的门口,脸上露出个算计的笑容:“其实我本来是想直接去电影学院找人合作的,后来想了想,感觉给他们练手太浪费时间,不然又能省下一大笔钱来。”
  梁辉哭笑不得的看了他一眼,说道:“该花的钱还是得花的。”
  “所以我们来这里了啊!”
  沈韩杨认同的点了点头,这时,一个长相普普通通的中年人走了过来,看了眼沈韩杨身后的横幅,又打量了几眼沈韩杨,有些欲言又止。
  沈韩杨见状,主动地询问道:“你来应聘什么职位?”
  中年人干笑一声:“呵,我应聘导演,另外我还有一个摄制团队,摄像、灯光、剪辑都有,另外我还有几个能演戏的朋友。”
  “嚯~你这是想把我的活全包了啊!”
  沈韩杨眉头一挑,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他几眼,见他其貌不扬,下巴上留着邋遢的胡渣,穿的皮夹克虽然是名牌,但已经磨损的秃噜皮了,明显是穿了很久,微微点头道:“什么价格啊,报个价我听听。”
  中年人见他直接开口问价,不禁微微有点发怔,说道:“那得看你拍多大制作,拍多久。”
  沈韩杨道:“200万的小成本电影,除去演员片酬,大概还能剩下个150万左右,拍摄时间控制在一个月内。”
  中年人一脸纠结的道:“我们团队要……要50万,不能再少了……”
  沈韩杨嗯了声,说道:“那就去签合同吧。”
  中年人一下子愣住:“这么简单,你不再考察下我们团队的能力吗?”
  沈韩杨笑呵呵转身去摘横幅,一边说道:“看你也不容易,出门在外,能帮一把就帮一把吧。”
  中年人脸色复杂道:“你不怕我是骗子?”
  沈韩杨扭过脸来,一脸玩味道:“那你是骗子吗?”
  中年人连忙的摇头:“不是,当然不是!我叫宁昊,叫我耗子就行!”
  沈韩杨呸了一声,说道:“要是你叫耗子,那我找你干活不成狗拿耗子了?咱们可是正儿八经的娱乐公司,为了公司的脸面,拍摄的时候得讲究起来,在片场必须让人叫你宁导,不能乱叫!”
  宁昊笑着挠挠头,答允道:“好,我回去跟我那帮兄弟说一声,保证他们不在拍摄现场乱叫,哦,忘了问您怎么称呼?”
  沈韩杨道:“我叫沈韩杨,华文娱乐的艺人,是咱们这部电影的监制、编剧、财务,嗯,还有男三号!”
  宁昊吃惊的看向他道:“你干的活可真不少!”
  沈韩杨露出个神秘笑容,挤眼道:“领的钱也多!”
  宁昊呵呵一笑,跟着露出个愁色,有些不好意思的道:“那什么,能先预支一点报酬给我吗?”
  沈韩杨笑容立刻凝固,眼神幽幽的看向了他。
  宁昊见状,微微的叹息了一声:“唉,我也知道这不合规矩,但我那帮兄弟实在是揭不开锅了。”
  沈韩杨捂着胸口摇头,一副难受的模样道:“不是这回事,头一次花着么多钱,心疼……把卡号给我,我先转给你一半。”
  宁昊长出了一口气,心说二十五万也不少了,起码能够应急一下,赶紧的掏出银行卡递给了沈韩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