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自信的沈藤

  一根线香烧完,也才十几分钟的工夫,然而沈藤等人却感觉过去了几个世纪一样,只觉得时间变得无比漫长。
  香一烧完,沈藤捂着腰坐到了地上,擦了擦头上的汗,一副虚弱的模样喘起了气来:“不行了,我的小蛮腰要坚持不住了……”
  闭目养神的沈韩杨听到动静,不禁睁开了眼睛,打量他一眼,见他浑身上下都插满了线香,噗的一乐,吐槽道:“藤哥你是来卖香的吧。”
  沈藤满脸仇恨的说道:“笑吧,趁现在能笑多笑一笑,节目组花招多着呢,后面有你哭的时候。”
  这时,一个身穿金色铠甲,胡子花白的老头走出了出来,操场上的士兵们同时行起军礼:“参见将军!”
  沈韩杨转身看去,认出老头是节目制片张果厉,感觉他扮演的角色应该便是戚继光,赶紧跟着其他士兵一起的行礼。
  张果厉很快的来到了点将台前,扫了一眼跟前6个明星,询问道:“这6个人是新来的吧?”
  沈藤笑着答道:“是新来的!”
  张果厉冷笑了一声:“我们戚家军想来军纪严明,最重要一个特点便是连坐制度,一人犯错,全队受罚。你见到上官不行军礼,罚你们一队人抗圆木!”
  沈藤惊恐的瞪圆了眼睛,赶紧的站起身来,迅速的行了个军礼,满脸央求的神情道:“将军,我新来的不懂事,你绕我这一回吧!”
  张果厉一笑,说道:“起来吧,两个队的队长过来拿盔旗,给你们的队伍起个名字,顺便想一句练兵的口号鼓舞士气。”
  他刚一说完,两个士兵抬着桌案缓缓地走了过来,桌上除了一红一蓝两只小旗子,还有笔墨一套,一坛酒和六个陶碗。
  桌子落地,沈韩杨和张伟建一起来到了跟前。
  张伟建拿起毛笔,在旗子上书写了一个“闪”字,跟沈藤、小宝解释道:“我们叫闪电队,口号是打死也不闪!”
  小宝身子前倾,抬起右手斜插天空,保持着帅气的姿势道:“打死也不闪!”
  沈藤有样学样:“打死也不……闪……闪腰了!”说完一捂腰部,满脸痛苦的泄了气。
  众人被他倒霉的样子逗乐,纷纷的偷笑了起来。
  这时,沈韩杨也写完了字,拿起来给众人展示,上面写这个繁体的“发”字。
  张果厉皱眉道:“发?发兵吗?”
  沈韩杨嘿笑一声,解释道:“发财的发,我们叫发财队,口号是恭喜发财!”
  常腾哈哈大笑道:“战场上打折仗,你冷不丁来一局恭喜发财,是想笑死那些倭寇吗?”
  沈韩杨争辩道:“这是练兵的口号,战场上我们才不喊!倩桦姐,丫丫姐,我们一起喊口号!”
  两个女人面带笑意的附和着他,三个人一起高喊道:“恭喜发财!”
  张果厉哭笑不得,摇头道:“你们这仨财迷,封侯非我愿,但愿海波平。打仗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而是为了驱逐倭寇,守护百姓。”
  沈韩杨笑道:“我们这不是还没加入戚家军吗?戚家军开始招收的三千人全都是暴民流徒,被人称作乌合之众,觉悟能高到哪去?我们的口号才是符合历史!”
  张果厉一时语塞,尴尬的清了清嗓子,说道:“不管你们以前是什么身份,到现在换上这身衣服,以后就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大明王朝的兵!”
  “来,我们共同来歃血为盟!”
  杨倩桦有些畏惧的往后缩了缩身子:“歃血就不要了吧?”
  张果厉一笑,拿起酒坛往碗里倒满了酒:“过来喝吧。”
  沈韩杨抽了抽鼻子,并没有闻到酒味,这才放心的端起了碗,仰头起一口将碗里的水喝光。
  沈藤喝完水后,豪气的举起了陶碗,用力的往地上扔去,一边喊道:“驱除倭寇,保家卫国!”
  然而,陶碗一下砸进了地上松软的沙土里,霎时间气势全无。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张伟建拿着碗往他的碗上砸去,咔的一声,两个碗全都碎裂开来,终于缓解了尴尬。
  其他人有样学样,纷纷的砸碎了陶碗,最后只剩下沈韩杨自己无动于衷。
  沈藤催促道:“老弟儿,就差你了,别不合群,赶紧的!”
  沈韩杨捂着脑门道:“出征的时候才砸碗呢,入兵营的时候发的碗是用来给兵吃饭的。”
  沈藤惊愕到脸上的褶子都皱成了一团,眉毛一高一低的瞪大眼睛:“还有这个说法……”
  旁边的张果厉憋笑道:“现在你们就算正式加入戚家军了,吴惟忠,你继续训练他们,争取把他们都训练成勇猛杀敌的合格士兵。”
  “是,将军!”
  小龙应声抱拳,跟着朝几人道:“你们几个距离上阵杀敌还差得远,我特意给你们加了一组训练,训练你们的眼耳手脚心,你们跟我来。”
  小龙说着,带着几人来到了一个综合训练场地。
  场地的前方是一面战鼓,训练的人先听士兵敲鼓,答对鼓点数才可以开跑,前方是一面绳网,翻越过绳网,前方是七八米长的水坑,水坑上系着两根绳子,一旁散落着木板,要将木板铺在绳上才能渡过水坑。
  再往前是一道木栅栏,翻阅木栅栏后有两个箭靶子,射中箭靶后吹响号角,便完成了整个的训练。
  小龙交待了一下训练的程序,说道:“你们每队派出一名成员进行比赛,总计三轮,获胜的队伍将赢得回家探亲的奖励,失败的队伍则是要去伙房做饭。”
  沈韩杨看着跟前的关卡,露出个退缩的表情:“好难的关卡,这可怎么过啊,我们能不能直接去伙房啊?”
  小龙的脸颊狠狠一抽,懒得去搭理这个戏精,继续说道:“选出第一个出战的队员,然后就可以开始了。”
  沈韩杨看向身旁两个队友,说道:“我们谁先上?他们仨猴精猴精的,应该会选个最弱的,跟我们玩田忌赛马。咱们就将计就计,先赢一局再说吧。”
  佟莉亚点了点头:“我第一个吧,我去军营体验过生活,应该没问题!”
  果然,如沈韩杨所料,第一个出战的便是沈藤。
  走到鼓边的沈藤露出个狂妄的表情,昂起脸道:“谁来和我比,用不用哥让让你们?”
  小宝噫了一声,一脸嫌弃的挥了下兰花指:“腾哥,你就憋吹了~就你那老腰,你自己说你能赢谁?”
  沈藤看了眼摩拳擦掌的佟莉亚,又看了眼跃跃欲试的杨倩桦,最后将目光落在了往后缩着身子的沈韩杨脸上,自信的喊道:“我能赢阿杨!阿杨,敢不敢和哥出来比一比!”
  小龙:“……”
  藤哥这眼神……
  难怪总是他倒霉,纯粹是活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