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一百五十四章 打麻将

  送走了第一位客人后,几人又清闲了下来。
  佘诗慢坐在冷清的菜馆里,看着状态有些失落的沈韩杨,脸上露出个幸灾乐祸的笑容:“你们店里的客人好少呀,要不要我去帮你们拉点客人?”
  沈韩杨打量她一眼,说道:“不用,我们是正经饭馆,不靠出卖色相拉拢客人。”
  佘诗慢眼睛一亮,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你这是在夸我长得漂亮吗?”
  沈韩杨微微的有些愕然:“你的关注点还真是奇特。”
  佘诗慢哈哈一笑,白天的郁闷一扫而空:“我就当你是夸我了!”
  费于清眼神暧昧的看了眼她,调侃道:“阿佘,我这里有个夫妻生活和谐的法子,你要不要听。”
  佘诗慢白眼道:“小哥你又在想什么不好的事情了吧。”
  费于清一脸“你怎么这么看我”的表情,摇着头否认道:“没有,我就是想跟你们分享一下经验,毕竟有的夫妻年龄相差很大,夫妻俩在一起相处起来有很多问题。”
  佘诗慢一听就知道他在调侃自己,小声的吐槽道:“我又不是萧雅轩,不会找个年龄小我很多的小鲜肉的。”
  费于清一副相信她的模样,点头道:“我知道你喜欢成熟的,所以才更要跟你分享经验。我知道有个80岁的阿伯,娶了个20岁的小姑娘,两个人过的非常美满,我就去问阿伯有没有什么秘诀。”
  说到这里,费于清微笑着停了下来,等待着鱼儿上钩。
  沈韩杨搭茬道:“那阿伯一定很有钱吧。”
  费于清坏笑着摇摇头,说道:“那阿伯就是普通家庭,最多算小有资产。”
  沈韩杨微微一愣,说道:“那是真爱喽?不会是骗子吧,我遇到过专门骗婚老人钱的骗子,一般是从上门当保姆开始的。”
  “不要多想,那女的不是骗子。”
  费于清见他要聊歪到其他地方,笑了笑,继续的说道:“那老伯把他的秘诀分享给了我,我来说给你们听。他说老夫少妻的生活要像打麻将一样,方才能长久。”
  沈韩杨有些好奇的追问道:“打麻将?他整天领着小妻子打麻将吗?”
  费于清憋着笑抬起了脸,说道:“差不多,他说和小妻子相处,有很多和打麻将相通的地方,秘诀就是多摸、多碰、多吃,少放炮!”
  “噗!”
  看着一脸惊愕的沈韩杨,贾琳噗的一声笑喷,拍着柜台放声大笑,眼泪都快要笑了出来。
  沈韩杨则是一脸无语的看向了费于清,吐槽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网上叫你费于污了,你的思想太污了,得先用洗洁精洗一洗,然后再把脑袋放进大米里吸一吸水。”
  雪姨露出个不满的神情,声音中带着笑意说道:“又不是我逗你,捎带上我干嘛!”
  沈韩杨翻起白眼道:“你们几个都是一伙的,我早就看出来了。”
  费于清呵呵一乐,满脸欣赏的说道:“真是个聪明的小家伙。”
  贾琳憋住笑声,一脸敬佩的附和道:“阿杨你好厉害,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在几人调侃沈韩杨的时候,一个穿着蓝色制服,手提保温饭盒的中年人走了进来,看着一帮笑疯了的人,他脸上有些费解,皱着眉停在了门口。
  沈韩杨见有客人上门,开口询问道:“想吃点什么菜?”
  中年人回过神来,视线挪到了菜单上,说道:“嗯,酸辣土豆丝,再来个青椒肉丝,两碗米饭,放在饭盒里带走!”
  “好嘞,总共三十二,你先坐下稍等片刻!”
  沈韩杨朝着费于清一扬头,让他去记账,跟着走进了厨房里。
  “进来坐呀。”
  贾琳伸出手来笑着请中年人进来,中年人在她脸上一扫,立刻认出了她来,吃惊的失声道:“你是贾琳!”
  贾琳满脸堆笑道:“我们在录美食节目,以后常来啊!”
  中年人表情有点呆滞的点了点头,然后在其他人脸上打量,又认出了费于清来,有些拘谨的去到了一张空桌子坐下。
  贾琳笑着说道:“这么晚了,是给谁去送饭啊?”
  中年人僵笑了一下,说道:“给我媳妇,她是护士,今晚在医院里值班。我加班加的有点晚,没来得及做饭,买点带去跟她一起吃。”
  贾琳听他磕磕巴巴的说完,笑着道:“你们俩很恩爱啊,太让人羡慕了。”
  中年人嘿的一笑:“我从小就不太会说话,就我媳妇不嫌我。”
  “嚯,青梅竹马啊!”
  沈韩杨抬起脸看了他一眼,说道:“你日子不好过吧,毕竟什么糗事媳妇都知道。”
  中年人嘿嘿笑着挠起了头:“是这么个理。”
  沈韩杨感同身受的看了他一眼,说道:“给你去个零头,三十块钱就行了。”
  贾琳一脸诧异的道:“怎么突然这么大方了,刚才那老人你可一分钱都没让。”
  沈韩杨鄙夷道:“你个打杂的,哪来这么多问题!赶紧过来刷锅!”
  贾琳瞪起眼道:“我才不过去,那边没镜头!姐露个脸容易吗!”
  佘诗慢捂着嘴一笑:“我来吧。”说着走进去刷起了锅。
  沈韩杨很快的将两个菜炒好,拿过饭盒装了进去,递给了中年人。
  中年人付过钱,冲着众人一点头,然后便匆忙的走了出去。
  黄雷笑着道:“这人真实在,好不容易上个电视,临走连个招呼都不打。”
  沈韩杨斜眼道:“人家又不是演员,真要是哭着不愿意走,那不成你的蘑菇屋了,都这样我的生意还怎么做。”
  “我的蘑菇屋有这么假吗……”
  黄雷气闷的看了他一眼,跟着忍俊不禁道:“你别说,还真有几个临走的时候哭出来的,平时都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确实是有点别扭。”
  沈韩杨感兴趣的道:“都有谁啊,说出来听听。”
  黄雷微微一愣,跟着面带不屑的看向了他:“别想坑我,都是千年的狐狸,跟我这里演什么聊斋!”
  沈韩杨讪笑道:“不说拉倒,要不你们走的时候也哭下,烘托下气氛?”
  黄雷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这节目能让人哭出来?我怎么就这么不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