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十章 沈韩杨的黑料

  在老罗等人的催促下,沈韩杨在自助烤肉店里吃上一天,犒劳自己的计划宣告破产,不情愿的回去了老罗的车库,将第二首歌写了出来。
  看着沈韩杨写出来的歌词和作曲,老罗的眉头紧紧锁了起来。
  当然,他眉头紧锁的原因不是因为歌词和谱曲太烂。这首歌的歌词和《青花瓷》一样,都是十分的精妙,谱曲也是上乘。
  可问题是……沈韩杨唱不出来啊!
  《青花瓷》他还能想出办法让沈韩杨成功的演绎出来,而这一首的歌词,他只看了一眼,就看出这歌是需要歌手将自己代入歌中主角进行演唱的,对于沈韩杨来说根本就不可能做到,愁的他又情不自禁挠起了头。
  老罗感觉再这么发愁下去,自己为数不多的头发也要被挠光了,一脸怒其不争的看向坐在椅子上剔牙的沈韩杨,朝他吼道:“你一边练歌去,先自己清唱着!”
  沈韩杨一个激灵,差点将牙签扎进牙花子里去,不满道:“吃枪药了啊……”说着发现老罗已经瞪起眼走了过来,赶紧赔笑了一下,呲溜钻了出去。
  看着沈韩杨落荒而逃的背影,老罗无奈的叹了口气:“小沈这孩子,真是让人头疼。”
  赵阿姨微笑着拨了下古筝上的琴弦,说道:“我看你完全乐在其中呀。”
  “虽然他有时候让人头疼,但给我更多的还是惊喜。”
  老罗脸上露出一个欣慰的笑容,接着说道:“他刚开始搬来的时候,连来诊所看病都要跟我讲价,我对他的印象简直差到了极点。
  直到有一次我去做义演,在志愿者中看到他帮助孤寡老人收拾房子,还捐了一台冰箱,我才发现之前是我误会了他。
  他省下来的那些钱,全都用到了更需要用钱的地方啊!”
  与此同时,《明日之星》节目组的一间办公室里。
  导演和制片人看着一叠资料,脸上露出来了极为复杂的表情。
  “你确定这资料是真的?”
  “千真万确。”
  “一个月薪6千的小艺人,两年多里捐出去了10万块?!”
  看着每一笔资金流向都有明确底细可查的账单,两个人同时沉默了下来。
  他们原本是想收集一下沈韩杨的黑料,看看他身上有没有什么文章可做,结果他的黑料是查出来了,而且不仅有,还有满满的一大堆。
  什么在公交车上吓哭打闹的熊孩子,往跳广场舞的老太太中扔香蕉皮,大半夜扮鬼吓唬开趴体的邻居,为此没少被小区里的民警教育过……
  可看着这些黑料,为何心里居然有种痛快的感觉呢?
  最让他们惊讶的是,他们这一查,居然还查出个“大善人”来!
  沈韩杨竟然经常做志愿者帮助孤寡老人,零零碎碎的捐赠加起来居然有10万,足足是他这两年多工资的一半!
  这种既有才华,又有爱心的艺人,完全就是他们心目中完美的明日之星!
  一想到自己要下黑手的居然是这样的一个艺人,导演的良心就有些隐隐有些作痛,拧了拧眉头,做出一副纠结的模样道:“要不……我们别动他了吧?”
  制作人眼中闪过一抹挣扎之色,但随即就咬起了牙:“我们不动他,就该有人动我们了!”
  导演微微一怔,接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唉,这都什么事啊……算了,想想用什么理由让他退赛吧。”
  制作人扫了眼沈韩杨的报名单,说道:“年龄吧。下个月他才满24周岁,资料上应该填23。”
  导演:“……”按照通用的年龄算法,沈韩杨报的年龄绝对一点问题都没有,用这么奇葩的理由把沈韩杨强制退赛,节目组肯定会被网上的口水给淹死吧?
  而作为他们讨论中心的沈韩杨,此时正站在公园的湖边上练着歌,整天挂着笑容的脸上,难得露出了一副怅然若失的表情。
  如果老罗在这里,肯定会惊掉下巴,因为之前一直无法将感情融入《青花瓷》的沈韩杨,唱起这首歌来,居然唱出了一种让人动容的感染力。
  长椅上,一个出来散步的老人被他歌声中的情绪感染,勾起了深埋在心底的记忆,瞬时间潸然泪下。
  唱了一遍之后,他感觉这破歌实在太扎心了,微微的叹气了一声,在湖边缓缓的坐了下来。
  湖面波光粼粼,带着淡淡的腥味,不远处,几只鸳鸯在水上为它们搭建的小木屋旁游弋,成双成对,让人羡慕不已。
  在遥远的家乡,也有差不多跟眼前这么大一个小湖,里面养着鲤鱼、鲫鱼、王八,一到夏天,除了钓鱼,还能尽情的在里面游泳。
  哪像现在一样,想脱了鞋在里面扑腾一下脚都会被罚款。
  而且,那时候的家乡还有她……
  正惆怅的时候,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年轻人,失恋了?”
  沈韩杨转过脸来,看到眼前来了个满头银发的老头,穿着一身白色西装,手中还拿着一顶白色礼帽,气度翩翩,一看就是有钱人的样子,好像刚刚哭过似的,眼睛微微有些发红。
  极为仇富的沈韩杨一看来人是个狗大户,爱答不理的转回脸来,继续低下头看向湖面。
  老头微微有些发怔,接着笑了一笑,挨着沈韩杨坐在了湖岸边,有些唏嘘的说道:“我听到你唱歌过来的,这歌跟我年轻时的经历有点像,你想不想听一听我以前的故事?”
  “不想!”沈韩杨果断的拒绝。
  “呵呵,那是60年前的事情了……”
  老头自顾自的讲起了他的故事,沈韩杨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便被他高超的讲故事技巧给吸引了进去。
  听了会儿,他感觉老头的经历和他刚刚唱的这首歌意外的贴合,不由得更加诧异了。
  老头来自香江,出身豪门,因为一次意外,和女友产生了误会,女友一气之下离家出走,这一出走就是半生,老头找遍了两岸三地,一直到现在,都还没有找到他当年的那个女友。
  听完了故事,沈韩杨被老头的痴情和执着所感动,对他变得和颜悦色起来,好奇的问道:“你刚才没说清楚啊,你们俩当年究竟是发生了什么误会?”
  老头一脸无奈的说道:“她太小心眼了,看到我和一个女人走得近,立刻就吃起了飞醋,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
  沈韩杨怜悯的看着他道:“摊上这么个小心眼的女友,真是难为你了。”
  老头一脸认同的点头,叹气一声道:“谁说不是啊,我其他的女朋友全都没说什么,就她事多。”
  “其他的……女朋友?”
  沈韩杨一脸懵逼,反应过来后,无语的看向了老头。
  尼玛,感情是个老渣男,把我刚才的感动还给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