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四十一章 戏精

  【12月13日,天气晴。今天,老板柳叶儿想要我陪一个富婆睡觉。这个仇我记下了,等我以后发达了,一定要把她送到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床上。嗯,感觉老罗和老渣都蛮适合的,瞎叔也凑活着能用。】
  沈韩杨合上小本本抬起头来,猛然间发现柳叶儿就站在身旁,瞬时间吓得脸色大变,噌一下就从板凳上跳了起来。
  “呀,老板!你怎么在这里?”
  “我、一、直、就、没、走!”
  柳叶儿铁青着脸站在一旁,咬牙切齿的瞪着沈韩杨,接着说道:“我就回车里打个电话的工夫,你就把我给安排上了?”
  沈韩杨偷偷的将小本本藏到身后,笑着说道:“什么就安排上了,你是老板,我哪敢安排你啊?”
  柳叶儿无奈的瞥了他一眼,有些头疼的说道:“刚才我去联系周吉仁的经纪人,他们要买你的《青花瓷》、《霍元甲》和《本草纲目》,已经谈好价钱了,每首歌20万。”
  沈韩杨眼中都快冒出金光来,急切道:“老板,我记得咱们的合同是五五分成的吧?”
  柳叶儿嫌弃的嗯了声,不理会他狂喜的表情,接着说道:“其实我本来是想让你自己出专辑的,可惜公司的发歌渠道被斩断了,再弄新的非常麻烦。让周吉仁唱的话,可以先带带你的名气,让你的名字在大众跟前混个眼熟。”
  沈韩杨连连点头:“老板你说了算,我都听你的!”
  柳叶儿翻个白眼:“都听我的啊,那你去接我刚才说的那个电视剧吧。”
  沈韩杨尬笑一声:“嘿,就这个不行。”
  柳叶儿嘁了一声,又说道:“周吉仁要去《华国好声音》当评委,手里有个推荐名额,问你要不要去,我已经答应下来了。”
  沈韩杨不禁一愣。
  《好声音》这节目他知道,是一个比拼唱功的音乐节目,初一举办就获得了不菲的收视率,到今年为止已经连续举办了四届。
  一个节目办了四年,观众们的热情早已消耗的差不多了,不过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好声音》依旧是国内排名前几的歌唱类节目,每年都能吸引大量的观众收看。
  最重要的是,这节目不是网综,是正儿八经的电视节目!
  上电视的愿望近在咫尺,他不禁激动了起来,目光炯炯有神的看向柳叶儿,声音颤抖的问道:“老板,你没骗我吧,我能上电视了?”
  柳叶儿还是头一次见到沈韩杨这么激动,笑了笑说道:“是的,不管你能不能被导师选中,起码能上电视露个脸了,这些天好好的练歌,和节目组沟通好我再通知你。”
  “好的!恭送老板!”
  沈韩杨目送柳叶儿的车走远,微微松了口气,然后黑着脸转过了神来,眼神不善的朝瞎子道:“瞎叔,刚才老板过来你怎么不跟我说一声!”
  瞎子呵呵一笑:“我是瞎子,看不见。”
  沈韩杨脸颊一抽,又看向了老罗。
  老罗抱起胳膊,一脸挑衅的说道:“我故意不提醒你的。”
  沈韩杨恶狠狠瞪了他一眼,但随即又换上了谄媚的笑脸,走到老罗身边帮他揉起了肩膀:“老罗啊,你看我这唱功马马虎虎的,怎么去参加《好声音》啊,你再帮我指点指点?”
  老罗露出个狡猾的笑容:“没问题啊,一堂课500。”
  沈韩杨牙疼般抽了口凉气:“你这也太黑了吧?便宜点,一天5块,包三餐!”
  老罗一下就被他给气乐了:“呵,你这是照着脚后跟还价啊!你刚刚才拿到30万版权费,用得着这么节省?”
  沈韩杨黯然神伤,幽幽的叹了口气:“唉,实话告诉你说吧,我这钱是用来扶贫的,一分都不能动。
  在我的老家,有一个可怜的孩子,整天吃了上顿没下顿,家里的房子也漏风,一到了冬天,屋里比外面还冷,如果赶上下大雨,屋里跟水帘洞似的,兴许还要去外面避雨……”
  老罗看着沈韩杨的表情不像是在说谎,微微的叹了口气,说道:“那5块钱你留着给孩子买点零食吧,还是叫上阿柏他们,我们几个一起教你。”
  沈韩杨猛然抬起了脸来,欣喜道:“就知道老罗你仗义!”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老罗皱眉道:“不用这么急吧,阿柏他们昨天忙了一夜,应该还没睡醒呢。”
  沈韩杨扭回头道:“我不是去叫他们啊,你先前不是让我拿5块钱买零食吃吗,我去趟小刘家的商店!”
  老罗愣了愣,紧跟着反应过来自己上了他的鬼当,满腔愤怒道:“你说的那个孩子是你自己?!”
  沈韩杨嘿嘿一笑:“我可没骗你,我们家确实有那么一个房子,拆迁房,正等着发拆迁款呢!”说完,一溜烟就跑得没影了。
  老罗气得狠狠挥了下拳头,接着哭笑不得道:“这孩子,真是猴精猴精的。”
  瞎子乐呵呵的道:“现在都管他这种人叫戏精。”
  老罗看着沈韩杨的背影哂笑一声,跟着弯下腰去,收拾起了桌上的碗筷。
  不一会儿,沈韩杨提着一大兜零食回来,全是品相不好的山货,让人看着就没什么食欲。
  瞎子因为看不见的原因,倒是不嫌弃,和沈韩杨蹲在车库前吃了起来。
  到了七八点钟,众人再一次聚齐,包括文千也来到了车库里,摆出职业歌手的架势在一旁指点江山。
  “不对,你这不对,唱歌应该用丹田发力!”
  “可阿柏哥说白嗓能让感情更浓烈……”
  “阿杨,听你小窦哥一句,唱歌要用心的力量。”
  “心脏怎么发力?胸腔吗?”
  “不,是用心的力量……”
  “小窦说的不全对,唱歌主要是跟天道的共鸣。就像古琴一样,琴身和琴弦共鸣,琴声和自然共鸣,先把你的身体想象成一床古琴,然后……”
  沈韩杨听着几人七嘴八舌的意见,露出个蛋疼的表情:“我这到底该听谁的啊?”
  文千鼓起小腮帮力争道:“听我的,我是专业歌手,跟专业的声乐老师学的!”
  老罗有些不屑的道:“我当歌手的时候,你老师都还在穿开裆裤呢。”
  李老师一脸严肃的说:“文千你学的那是西洋唱法,唱歌应该讲究天人合一,我们老祖宗流传下来的,有古籍为证。”
  伍剑柏道:“文千你老师教错了,感情才是歌曲的灵魂。”
  文千见自己受到了围攻,气得肺都快炸了,提高嗓门反击道:“你们都是歪门邪道,按你们说的方法去唱,连海选都通不过!”
  小窦揉了揉耳朵,认真的看着文千道:“嗓门大不代表唱功好,也不能证明你说的话有道理。事实才是最好的证据,我去报名参加海选,看看能不能通过。”说完拿出手机,在报名网站上填写起来。
  伍剑柏看了文千一眼,凑到小窦身边说:“给我也报个名。”
  李老师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也跟着凑起了热闹:“我也去!”
  看着几个人陆续的报名,沈韩杨的心中一阵凌乱,嘴角一抽一抽的道:“不是,我叫你们来是帮我提升唱功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