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二章 国际巨星

  送走了咬牙切齿的柳叶儿,沈韩杨懒散的躺在沙发上看起了电视。
  看了会儿电视上的选秀节目,他忽然间反应过来。
  他马上也要上选秀舞台了呀!
  到时候上台表演个什么才艺,唱歌和跳舞他都不会,小时候倒是学过两年相声,关键这专业和选秀不对口呀……
  正茫然无措的时候,一个对话框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
  【国际巨星系统,根据您的特点,将您打造成全球最闪亮的那颗星!】
  沈韩杨感觉自己出现了幻觉,点开对话框,领取了新人大礼包。
  两首歌和一个中级唱功包领到手之后,让他感觉醍醐灌顶一般,脑海中立刻多了许多和音乐相关的知识。
  仔细审视了一会儿那两首陌生的歌词,他不禁瞠目结舌。
  不是幻觉,居然是真的!!!
  沈韩杨震撼了好久才回过神来,看着脑中那两首诗词一样优美的歌,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两首歌都标明了作词、作曲和演唱者,一堆作者之中,他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周吉仁。
  周吉仁他知道,而且很熟,人称周董,当今流行歌坛的音乐天王,可……周吉仁没唱过这首歌啊?
  方文海和许高山又是谁,写出来的歌词跟诗词一样优美,这么厉害的作词人,他居然完全没听说过!
  拿出手机搜索了一下,周吉仁确实没有演唱过这首歌,而方文海……居然是个物流公司的老板?
  沈韩杨呆愣了片刻,随即狂喜起来,迫不及待的拨通了老板的电话:“老板,我弄到了两首歌,你找人给我录一下伴奏!”
  “没空!我还要去处理违约合同的事情,给你钱你自己弄!”
  电话里传出柳叶儿的吼声,紧跟着便挂断了电话,明显是还在生气之中。
  “嘁,凶什么凶,不就给你喝了包板蓝根么,值当的吗……”
  沈韩杨撇了撇嘴,紧跟着便收到了一条银行的到账短信。
  打开一看,居然有10万块之巨,足足是他一年半的工资!
  自己这老板就算现在落魄了,也依然是个狗大户呀!
  一瞬间,沈韩杨心中忽然生出了卷着钱逃跑的冲动,但很快的,便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老板好歹也养了自己这么久,他怎么能为了区区一年半工资就携款出逃呢。
  嗯,为自己高尚的品格点个赞~
  沈韩杨在心里夸赞了自己一下,踏拉着拖鞋出门,来到了楼下的小诊所里。
  “老罗,来生意了!”
  “小沈你感冒还没好么,再来一针?”
  小诊所中,一个带着棕色宽框眼睛的老头坐在办公桌前,穿着白大褂,满脸皱纹,发际线都快挪到了头顶,看起来起码有六七十岁年纪了,便是沈韩杨口中的老罗。
  看到沈韩杨进来,老罗搭了句腔,就要起身去给他配药。
  沈韩杨笑嘻嘻拽住他的胳膊:“不是打针,我写了两首歌,想让您老帮忙给录一下。”
  老罗微微有些诧异,身子后仰,在他脸上一阵打量:“你还会写歌?”那模样明显是不太相信他。
  沈韩杨不满的挑了挑眉头:“这叫什么话,我可是经纪公司正儿八经的签约艺人,写两首歌还不是手到擒来。”
  老罗噗嗤一乐:“对,小沈你是未来的大明星,这话我都听了两年多了,就是没见过你上电视。”说着笑呵呵坐回了椅子上。
  沈韩杨听着老罗的调侃,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
  这老罗名叫罗天佑,是台省来的,没事的时候喜欢谈个吉他。
  熟悉了之后,他知晓老罗年轻的时候当过歌手,不过发行的第一首歌就被台省封杀,还禁止他参演一切文艺活动。
  老罗心灰意冷,只好回家继承家业,当起了医生,退休之后,跑来内地享受生活,顺便开了个小诊所打发无聊的时间。
  那首被台省封杀的歌沈韩杨听老罗唱过,感觉他完全就是作死,歌里全是对台省官员和社会现状的讽刺,用词辛辣,关键还朗朗上口。这要是发行出去,造成的影响肯定极为恶劣,台省方面不封杀他简直都没有天理。
  沈韩杨感觉老罗好歹也是混过音乐圈的,因此第一时间便想起了他来。
  看着老罗一副以为自己在开玩笑的样子,沈韩杨拉了一把椅子坐下,拿起纸笔,将脑中那首周吉仁作曲的歌谱了出来。
  老罗诧异的看了眼沈韩杨,微微吃惊道:“你还真会写歌啊!”
  沈韩杨一脸得意,将写好的歌递给老罗:“看看咋样?”
  老罗拿起那首歌看了起来,眼睛微微一亮,说道:“马马虎虎吧,这编曲有点不好弄啊,吉他弹出来感觉有点怪怪的,好像缺了点什么似的,加个什么乐器好呢,钢琴?唔,还是少了一点感觉……”
  “哟,老罗你还挺懂音乐呀!”沈韩杨惊喜的看向老罗,接着说道,“这是一首华国风的歌,还要加笛子、古琴、古筝。”
  老罗恍然大悟:“哦!我说这歌词怎么有点古意,原来是华国风。”
  沈韩杨讨好的碰了碰老罗:“怎么样,帮个忙呗,编曲挂你名字!”
  老罗笑了笑:“行吧,你准备了多少钱录歌,把钱给我,我去帮你找乐手和录音棚。”
  沈韩杨笑嘻嘻伸出一根手指。
  老罗微微皱眉:“一万块呀,省着点花也差不多够了。”
  沈韩杨瞥了眼老罗,一脸心疼的咬了咬牙,将竖起的手指往前一推:“一千!”
  老罗脸上露出个微笑,十分和蔼的说道:“滚!”
  让沈韩杨把到手的钱从牙缝里抠出来是不可能的,拿出一千块已经是他的极限了,在他的死乞白赖之下,老罗不胜其扰,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答应了帮他,关上诊所,带着他来到了一个理发店里。
  推开理发店的玻璃门,一个带着浓重粤省口音的声音响起:“欢迎光临,理发还是吃牛杂?”
  沈韩杨一懵,看了眼门外的牛杂摊,又看了看身前头发染得五颜六色的杀马特理发师,问老罗道:“咱们走错地方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