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三十九章 别咬我

  “陈关西!陈关西!”
  一曲唱罢,舞台下的观众齐声呼喊陈关西的名字,连一些看台上的rapper也加入了进去,做出一副小迷弟的模样。
  伍六一见状,不禁替沈韩杨担忧起来:“这情况,阿杨危险了啊……”
  一旁的嘻哈侠笑了笑,说道:“没关系,沈的才华有目共睹,就算在介里被淘汰,以后也会大放光明的。”
  伍六一闻言叹了口气,随即语气坚定的道:“阿杨以后肯定会出名的。”
  在众人的喊叫声中,陈关西潇洒的转身,走回了魔王的专属座位。
  此时,导演再度走上了舞台,用充满激情的声音道:“现在只剩下沈韩杨还没有登台,在他之前的两位选手全都遗憾的闯关失败,不知道他能不能创造奇迹呢?让我们有请沈韩杨!”
  舞台通道处,沈韩杨嘁了一声,一脸不屑的低声道:“结局都给安排好了,我还创造个屁奇迹!”
  沈韩杨一脸不忿的将外套脱掉,露出一个宽大的能遮住膝盖的白色T恤,衣服的正面贴着大大小小的方形胶布,每片胶布上都用毛笔写了字,衣服的背面,还写着“美丽”两个大字,然后翻着死鱼眼走上了舞台。
  看着沈韩杨这身装扮出现在舞台上,阿狗微微有点吃惊:“咦,你今天的打扮怎么忽然嘻哈起来了?”
  沈韩杨瞥着投票席上的评委们,勾起嘴角道:“难得今天有这么多媒体人到场,为了以后有跟他们合作的机会,特意打扮给他们看。”
  阿岳嫌弃的吁了一声,接着一脸笑意道:“居然是为了讨好评委,你还真是现实!”
  评委席上的媒体人们露出了看热闹的笑脸,看着沈韩杨,发现这选手还挺讨喜的,只可惜,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啊!
  坐在边上的文千嘴角狠狠一抽。
  沈韩杨的这件衣服就是作战会议讨论出来的成果,T恤正面的字被刻意打乱了顺序,让人看着莫名其妙。
  如果重组一下,立刻就会变成——【收天宇黑钱的人,你妈炸了!】
  而背面的“美丽”,则是柳叶儿得罪的那人的名字,可以和前面的字组成——【张美丽,诅咒你买方便面永远没调料包!出门就被车撞的螺旋升天!】
  看着投票席上或对着沈韩杨微笑,或露出遗憾表情的评委们,作为全场唯一知情人,文千憋笑憋的快要内伤。
  他是在嘲讽你们啊,这都听不出来,你们是白痴吗?
  憋了会儿,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咳嗽一声,明知故问的朝沈韩杨问道:“阿杨,你节目开始前才把伴奏交上来,我都还不知道你要唱的歌叫什么名字!”
  沈韩杨默默给她点个赞,说道:“我这一首歌叫《别咬我》,希望大家能够喜欢!”
  “别咬我?”
  阿狗故作不满的看向沈韩杨,自嘲的道:“喂,你这首歌不会是用来diss我的吧?”
  沈韩杨当即一懵,这才想起他名字叫阿狗,不由得莞尔一乐:“绝对不是,我保证这是巧合!”
  阿狗装模作样的抚了下胸口,舒了一口气道:“哦,那我就放心了,请开始你的表演吧。”
  沈韩杨冲打碟老师一点头,伴奏音乐瞬时响起。
  钢琴声传出,紧跟着是一阵狗叫,顿时让观众们生出了新鲜的感觉,立刻就提起了兴趣来。
  然后,沈韩杨的声音在伴奏中响起:“稍息,立正,站好,快站好!”说话的时候伴随着狗叫声,仿佛是在训狗一样。
  这时,老罗略带一丝嘲讽的声音响起:“阿杨,你家的狗可真听话啊,你让它站就能站起来。”
  沈韩杨:“还不够听话,我不下令它就爬着走,连自己站起来都做不到。”
  老罗:“毕竟是狗嘛,不能对它要求太高。”
  听着这段对话,在场的rapper们眼睛一亮,纷纷露出一副看热闹的表情,在一旁起哄了起来。
  别人听不出,他们可是门清啊,只听了这几句,他们就判断出这歌绝对是为了diss人写的!
  “听出他在diss谁了吗?”
  “不知道啊,在场的人应该没人和他有beef吧,伍六一你知道吗?”
  “我也不知道,再听听吧。”
  沈韩杨面带微笑的朝向评委席,然后便再也没有将脸转向其他方向,跟着音乐声开始了自己的演唱。
  “江南风光好你又怎会明了?生命太过潦草,猖狂一季终被烧,稍息立正站好,挺直你的柳腰,别再继续无聊,藏好你寂寞的圈套~”
  沈韩杨的编曲十分让人意外,居然一上来就是hook,听他唱完,观战席上的rapper们顿时骚动了起来。
  “卧槽!看他眼神,他这是在diss评委吧?!”
  “偶买噶!他疯了吗!”
  “哈哈,他在骂评委们是狗!还柳腰,这歌词写的好骚啊!”
  “沈韩杨也太刚了吧,牛X!”
  此时,舞台上的沈韩杨火力全开,面对跟前的31个评委,将内心的怒火全部发泄了出来。
  “利益,又是利益!妈妈给了你眼睛,你却妥协被利益蒙蔽,看见你们的脸我都感到寒心!”
  “不知能否激起你们的零星良心,本世纪迎来一个豮狈的噪音,相信你是自掘坟墓,你还指点迷津?”
  “如果我们站出来就算是暴行,那颠倒黑白虚报流量算不算恶行,太多的恶行,数也数不清!”
  “你所谓的份内工作我没有恭维的兴趣,为钱就露出狗尾巴,在电视上乱哈啦,你当全国人民全是白痴啊?”
  “我我我深呼吸,这里狗吠不安静!为为为钱卖命,哪都没你容身地,面具撕开丑陋的脸和心被整个世界唾弃!”
  “我曾经问自己,是否有必要这么潇洒的还击,但有些人让我想到就恶心!”
  听着沈韩杨的歌词,评委席上的31个人终于反应过来沈韩杨在diss他们!
  歌词句句扎心,句句戳在了他们的痛点,但他们又有什么办法呢?
  沈韩杨的才华瞎眼可见,可自己就是不能投给他票啊。
  只要自己投了沈韩杨一票,恐怕下午就要被开除吧!
  他们已经听出了沈韩杨在骂自己是狗,在骂自己收黑钱,昧着良心办事。
  只是,但凡还有其他选择,又有谁放着好好的人不当,非要去当一条狗呢?
  看着舞台上浑身欲要冒出火焰,欲要将他们焚烧殆尽的沈韩杨,他们不禁又想起了家中嗷嗷待哺的孩子;想起了住在医院里的老娘;想起了自己那还没订婚的女朋友……
  31个评委纷纷露出了惭愧且坚决的表情,缓缓的将手从投票按钮上挪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