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七十四章 阴差阳错

  李老师只获得了第三名的成绩,大大出乎了沈韩杨的意料。
  在他看来,李老师选择了一首经典歌曲,有很大的受众群体,比起他和阿柏哥来有着十分明显的优势。
  然而,她却只获得了季军……
  这么说来,自己不是冠军就是亚军?
  在他目瞪口呆的神情中,主持人满脸笑容的宣布道:“获得本季好声音亚军的学员,从登场以来,不断地带给我们意外的惊喜,他的原创歌曲,让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他内心的躁动,呆给所有听众感同身受般的体验,他就是——”
  沈韩杨听到这里,已经朝着台下数万名观众露出微笑,准备好了演讲自己的致辞。
  “他就是——伍剑柏!恭喜伍剑柏,获得了本季好声音的全国亚军!”
  在主持人激动地声音中,伍剑柏摇着手朝着观众们呐喊起来:“谢谢你们的支持!下次再见!”
  沈韩杨一脸的懵逼。
  什么情况?
  阿柏哥亚军,那自己岂不是……
  冠军?!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现场的观众是怎么回事,听不出自己唱功不如阿柏哥?
  难道是综艺节目的套路,又是节目为了制造反差效果故意安排的?
  不应该啊,现场票数造假的话,台下三万名观众不该是这种兴奋的状态啊?
  忽然之间,他感觉自己跟老罗学的综艺套路完全派不上用场了。
  在沈韩杨一脸茫然的表情中,主持人宣布了冠军的归属,台长缓缓地登台,亲自将象征冠军的金色话筒颁发到了他的手中!
  沈韩杨紧紧地握着由纯金打造,却一个字也唱不出来的金话筒,脑中一片的空白。
  从《明日之星》出道,到参加《华国有说唱》被淘汰,他一直以来都是“顺”话筒当做被黑的补偿。
  但这一次,他居然堂堂正正的捧起了象征节目最高荣誉的金话筒!
  其中的落差,简直如同坐过山车一般,让他久久的不能回过神来!
  沈韩杨不由自主的战栗,高高的举起金话筒,看着舞台下高声呼喊他名字的观众,连个笑容都挤不出来。
  片刻之后,千般的话语,万般的心情,最终只化为了两个沉甸甸的字:“谢谢!”
  一声谢谢,感谢了台下观众对他的认可,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沈韩杨朝着台下深深的鞠了一躬,回过神后直起了身来,往前排看去,那个期盼已久的身影,早已消失无踪。
  果然还是如同他歌中唱的那样,自己终于还是失去了她……
  在他怅然若失的情绪之中,主持人开始公布起了好声音其余的奖项。
  “获得本届好声音最佳表演奖的学员……获得最佳台风奖的学员……最佳改编奖……”
  主持人陆陆续续的公布了各种奇葩的奖项,奖杯仿佛不要钱似的,只要进入16强的学员,几乎人手一份。
  持续十几分钟的颁奖仪式过后,观众都已经陆续的离场,这时,主持人终于停顿下来,念完了所有的奖项。
  《华国好声音》的录制,至此全部结束。
  四位导师在舞台上和学员们相互的拥抱,紧跟着,众人陆续的退席离场。
  最后,只剩下沈韩杨等几人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看着工作人员收拾起了舞台。
  “要不我们也撤吧?”
  无聊的在舞台下看了一会儿,伍剑柏向众人提议。
  沈韩杨微微的一笑,朝着众人道:“你们先走吧,我想在这里再呆一会儿。”
  李老师微微的皱眉,刚要说话,却被小窦一把拉住。
  看着一脸疑惑的李老师,小窦浑身散发出一股哲学的气息,缓缓说道:“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有时候刹那便是永恒。”
  李老师一头黑线,露出一副“你该吃药了”的表情,翻着白眼甩开了他的手,无语的向着出口走去。
  小窦他们跟在李老师的身后,亦步亦趋的走了出去。
  沈韩杨目送他们的背影消失,露出了悲伤的表情,缓缓的来到了之前杨珺所坐的座位,摸着她坐过的地方,感受着座位上残存的余温,自言自语的抱怨了起来。
  “你说不喜欢看到我哭,我就再也没哭过,你说我应该多笑一笑,我就对每个人都笑脸相迎……你要我上进,我就想方设法的赚钱……”
  “你说的那些我都做到了,那你呢……”
  “你不是说永远都不离开我吗?”
  “骗子,你个大骗子,成天就知道骗我!”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呢。”
  一个略带讥讽的声音在沈韩杨的身后响起,沈韩杨蓦然回首,那张一直让他魂牵梦萦的脸庞猛然出现在了面前。
  沈韩杨眼眶通红的看向了她,怔怔的一句话也说不出。
  杨珺看着面前一副呆样的沈韩杨,心中莫名的生出一股怒火:“那天我们说好一起去燕京,我在村口等了整整一夜你都没来,现在倒反过来怪我了!”
  沈韩杨瞪圆了眼睛,不甘示弱道:“你胡说什么,那天我等了你整整一夜,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第二天我去你家找你,你爸说我癞哈蟆想吃天鹅肉,还说你去了燕京,再也不回来了!”
  杨珺不由得一愣,眉头微蹙道:“那天你去了村东头还是村西头?”
  沈韩杨的表情顿时变得古怪起来:“东头啊,你不会是去了西头吧?”
  杨珺更加的纳闷了,抿起嘴唇道:“我也是去的村东头啊?”
  沈韩杨皱起眉头,一阵的沉思。
  那天他和杨珺约好了一起私奔去燕京,让杨玥从中间传话。
  然而,他在村口等了整整一夜,却没等到杨珺的影子,第二天去杨珺家询问,却被告知杨珺独自去了燕京,他不死心的去燕京寻人,如同大海捞针,整整三年都一无所获。
  可现在听杨珺的口气,似乎她也等了自己一整夜啊!
  那他们俩怎么就阴差阳错的没等到对方呢?
  沈韩杨一头的问号,猛然间想起了作为传声筒的杨玥,抬起头问道:“杨玥呢?”
  杨珺愣了愣,说道:“她说有事,提前走了。”
  杨玥生性爱凑热闹,这种事情她居然就这么错过了?
  沈韩杨察觉到了一丝异样,肃起脸说道:“我告诉杨玥,让你星期天在村口等我。”
  杨珺骤然露出一副见鬼的模样,结巴道:“她……她告诉我……你星期六晚上十点……在村口……等我!”
  话音落地,两个人同时露出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异口同声的叫喊起来。
  “那个臭丫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