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十八章 没男朋友

  嘻哈,诞生于米国贫民区街头的一种文化形式,包含打碟、说唱、涂鸦、街舞四大分支。
  邀请文千去做评委的那嘻哈节目,是一档选拔说唱选手的音乐节目,名叫《华国有说唱》。
  得到节目的资料之后,沈韩杨就开始研究起说唱音乐,尽量争取在节目开始之前,将自己变成一个合格的“rapper”。
  唱功升级之后,他唱起歌来已经不会在像之前一样,唱什么都跟太平歌词一个调了。
  但到了说唱上,他的这毛病似乎一下子就又回来了,连着练了四首说唱歌曲,听得老罗眼珠都快瞪了出来。
  沈韩杨的FLOW绝对是他听过最稳的,而且快嘴也是顶尖的水平,可……
  他这根本就不是说唱啊!
  几首歌到了沈韩杨嘴里,居然全特么变成了莲花落!
  此刻,他才终于明白了柳叶儿为什么要沈韩杨放弃参加这个说唱节目。
  光是沈韩杨这深入骨髓的FLOW,神仙来了也改不了吧?
  头疼了一天之后,老罗感觉自己才疏学浅,实在是教不了他,不再去想沈韩杨的演唱,专心的弄起了伴奏。
  至于沈韩杨,则是从系统那里领了两首说唱歌曲交给老罗,自己下了一大堆的嘻哈音乐,黑夜白天的听了起来。
  早上起床后,沈韩杨一脸不情愿的将耳机塞进了耳朵,开了瓶凉茶,睡眼惺忪的去找老罗他们汇合。
  正低头走着,他猛地撞上了一个柔软的身躯,凉茶一下洒了出来。
  “啊!”
  一个尖叫声响起,沈韩杨带着耳机都感觉到耳膜发颤,一下就清醒了过来。
  摘下耳机,沈韩杨定睛看向身前这人。
  二十来岁年纪,长得有些矮,脸上有点婴儿肥,上身穿着皮夹克,腿上一条皮裤,是个看起来十分的眼生的女生。
  “啊,你怎么回事,走路戴耳机很危险的!”
  女生被凉茶洒了一身,用力的甩着胳膊上的凉茶,皱着眉头,一脸气愤的神色看向沈韩杨。
  沈韩杨盯着女生,露出一个歉然的笑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看清沈韩杨英俊的脸孔,真诚的笑容,女生一下子哽住了话头。
  紧跟着,沈韩杨从口袋里拿出一团卫生纸,仔细地帮她擦拭干净,两个人近距离的接触,气息相互的交织在一起,让女生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没……没关系……”
  “别乱动,我帮你擦干净,不然你男朋友会来打我的。”
  “我……我没男朋友。”
  女生小声的说道,说话的时候,眼睛还偷偷观察着沈韩杨的表情。
  沈韩杨微微一怔,一下收回了手来,直勾勾打量着她道:“你真没男朋友?”
  女生羞涩的点头:“嗯。”
  沈韩杨的眼神蓦的一凛,弯起手指,一个脑瓜崩往女生脑门上打去,“啪”的一声,结实的弹在了女生光洁的额头上。
  “哼,没男朋友还敢跟我这么横!”
  沈韩杨鄙夷的看了眼女生,在她哎呦的声音中,呲溜一下就跑得没影了。
  女生一下捂住了额头,疼的呲了呲牙,看着沈韩杨消失的身影,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
  片刻后,文大妈从楼上走了下来,看到站在楼前放声哭嚎的侄孙女,赶紧的跑了过来询问:“文千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文千擦了擦眼泪,看向自己的姑婆,一脸愤慨的道:“姑婆,给我找个男朋友,能一个打十个的那种!看谁以后还敢打我!”
  文大妈先是一愣,接着变得愤怒起来:“反了天了,居然敢在我的小区打我侄孙女!带姑婆找他去!”
  文千一脸幽怨的说道:“我不知道他名字,不过他长得很帅,眼角一颗泪痣,穿着棉拖鞋,拿着一瓶凉茶,应该不难找的样子。”
  “呃……”
  文大妈微微愕然,侄孙女这描述……好像是小沈吧!
  “文千,你说的那孩子我认识,他不会无缘无故找事的,你们俩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文大妈哭笑不得的朝着侄孙女说道。
  文千愤然道:“没什么误会,他走路不看人撞到了我,凉茶洒了我一身,还给了我一个脑瓜崩!他绝对就是故意的!”
  文大妈捂了捂脑门,已经百分百肯定那人就是沈韩杨了,除了他,整个小区也找不到第二个能办出这种滑稽事情的人了。还弹人脑瓜崩,真亏他想得出来……
  看着姑婆似乎和刚才那可恶的家伙很熟的样子,文千抱着她胳膊撒娇起来:“姑婆你不疼我了,有人欺负我你都不管……”
  “嗯,姑婆这就带你去找他,我保证你弹他一百个脑瓜崩他也不敢还手。”
  文大妈憋着笑,领着文千朝老罗的车库走去,心里直感觉小沈这孩子也太倒霉了,随便捉弄个人,居然是他未来的评委,这回可有的他受得了。
  领着文千来到车库前,文千隔着老远就认出了沈韩杨来,指着他大叫道:“姑婆,是他,就是他!”
  沈韩杨看着仇家找上了门来,身边还跟着文大妈,心里顿时咯噔一声。
  这臭丫头叫文大妈姑婆?
  该不会她就是文千吧!!!
  很快的,文大妈和文千两人来到了车库里,沈韩杨想躲都躲不成了,一脸绝望的打起了招呼:“大妈,今天起的这么早啊……”
  文大妈严肃着脸说道:“我今天特意早起了一会儿迎接我侄孙女,一出门就看到她在楼下哭,说是被人弹了脑瓜崩。”
  沈韩杨尴尬的笑了笑,接着看向一脸怒气的文千,十分不情愿的伸出了脑袋:“你弹回来吧。”
  文千喜出望外,还以为他是碍于自己姑婆的威慑,感激的看了眼姑婆,眼睛发亮的来到了沈韩杨跟前,哈了哈手指,用力的往他脑门上弹去。
  “啊!”
  沈韩杨惨叫一声,跟着缩回了脑袋,一脸幽怨的道:“下手这么狠,小心给你手指弹脱臼咯!”
  文千气哼一声:“哼,脱臼了我也高兴,快让我再来一下!”
  沈韩杨翻个白眼,伸出头又被弹了下,终于让文千发泄出了堵在胸口的恶气。
  大仇得报后,身心舒畅的文千轻轻吐了一口气,扭过脸朝文大妈道:“姑婆,我报完仇了,可以去找你说的那个歌手了。”
  文大妈噗嗤一笑:“那个歌手叫沈韩杨,就站在你身前二十厘米的地方。”
  文千惊愕的看了眼文大妈,又转回脸看向沈韩杨,一脸怀疑道:“姑婆你确定不是开玩笑吗,这家伙哪里像歌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