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四章 一群仙儿

  沈韩杨提着花生米和啤酒回到理发店的时候,小窦已经领着一个不修边幅,穿着棕色风衣,头发乱糟糟的女人率先回来了理发店。
  除了他们,理发店里还多出一个跟老罗差不多年纪的老太太,看起来和老罗很熟络的样子。
  一看人员到齐,沈韩杨把两张桌子一拼,花生米摆盘放在中央,自来熟的去到摊子前,给每人盛了一碗牛杂。
  老罗接过沈韩杨递过来的一瓶啤酒,看着他又气又乐:“你不是有一千块资金么,不给我们劳务费就算了,伙食上好歹不能亏待我们吧?”
  沈韩杨一脸遗憾的说:“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好多家餐馆都不开门,这盘花生米也是我走了好几条街,好不容易才弄到的。”
  瞎子一听,在旁边神神在在嘟囔起来:“辣子鸡……回锅肉……”
  沈韩杨一听,立刻就怒了起来,瞪起眼道:“吃你的牛杂!”
  瞎子不屑的哼了声,端起牛杂扒了起来,两三口就吃了个干净,接着将碗往前一推:“再来一碗!”
  伍剑柏见他吃的这么香,感觉自己的手艺得到了认可,笑呵呵去给他盛了满满一大碗,然后坐回自己座位,端起酒杯道:“为了庆祝小沈去参加选秀,我们干一杯!”说着,不等众人说话,咕嘟嘟就把啤酒干进了嘴里。
  “来来来,干了这杯,还有一杯!”在沈韩杨惊讶的眼神中倒满酒杯,又一口给干了进去,打个酒嗝,又接着说道,“干了这杯,还有三杯!”
  看着伍剑柏一副酒桶转世的模样,沈韩杨瞪起眼睛,一脸愕然的看向老罗:“老罗你给我交个底,阿柏哥他能喝多少?”
  老罗看了眼地上的四捆啤酒,笑吟吟说道:“这些酒差不多够他喝个五成。”
  沈韩杨倒吸一口凉气,不禁为日后的伙食费揪心起来。
  这时候,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沈韩杨一看来电,赶紧的接通了电话,用谄媚的声音道:“老板,您不忙了?”
  “忙着呢,抽空打个电话问问你那边情况。”
  “哦,我已经找到音乐团队了,正和他们一起吃饭呢!”
  沈韩杨说着看了眼盘中的花生米,用十分关切的口吻问道,“老板你吃饭了么,用不用给你留点?”
  “不用,我在外面吃过了。还有就是我把你的名字给《明日之星》节目组报上去了,节目一周后开始,是现场直播,到时候你给我机灵点。好了,没什么别的事,吃你的吧。”说完挂断了电话。
  沈韩杨放下电话,松了口气,朝众人说道:“放心,不是来蹭饭的,大家都放开了肚子吃!”
  老罗无语的朝他看去,心说人家一个开经济公司的大老板,能专程跑来跟你抢一盘花生米吃?
  沈韩杨见老罗看着自己,嘿嘿一笑,虚心求教道:“老罗你应该见过选秀的评委吧,他们都喜欢什么样的选手?”
  “选秀的水可深着呢。”
  老罗露出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接着说道:“如果评委说最看好你,那你下一轮八成就要被淘汰了……如果是两个人PK,先被夸的那个人大概率会被淘汰……
  记住赛前千万别在镜头前放豪言说什么你是为冠军来的,这种选手从来都是节目组制造反差效果的牺牲品,有可能连初选都通不过。
  我说的都是一些常见的套路,还不算资本参与进来的情况,总而言之,你只管唱好自己的歌就是了,其他的不用想太多。”
  沈韩杨眉头一皱,感觉稍微有点费脑子,扫了一眼桌上的人们,钢琴老罗、吉他阿柏、二胡瞎子、笛子小窦、古琴李老师、古筝赵阿姨……
  再加上得了感冒的他,老弱病残齐活,他忽然间感觉这伴奏能录出来就不错了,自己想什么都是多余,也不过多的纠结,端起牛杂吃了起来。
  吃过聚首宴,老罗将他的车库腾了出来,当做录音室使用,众人合力将老罗借来的钢琴和录音设备搬了进去,然后一帮人围在一起研究起了乐谱。
  沈韩杨看着蹲坐在一边剔牙,显得有些不合群的瞎子,走上前说道:“瞎叔,你怎么不过去一起看谱子啊?”
  瞎子的脸颊狠狠一抽:“我过去干嘛,我能看得见谱子吗?!还有我只是眼瞎,不是姓瞎!”说到最后,气得抡起巴掌往大腿上狠狠一拍。
  沈韩杨一脸歉意的合上了手掌:“对不住,对不住……嗯,那我给你念谱子吧,瞎叔。”
  瞎子气得吹了几下胡子,然后无奈的笑了起来:“得,瞎叔就瞎叔吧。谱子就不用念了,待会儿他们一演奏,我就知道二胡该怎么拉了。”
  沈韩杨微微有些惊讶:“瞎叔你还有这本事?”
  瞎子微微有些得意,说道:“没有三两三哪敢上梁山啊,没这点儿能耐,我敢出来卖艺吗?”说着拿起二胡拉起歌来,居然是一首《我的滑板鞋》!
  听着魔性的二胡声,沈韩杨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赶紧的道:“行了,我信了,瞎叔你赶紧的收了神通吧!”
  瞎子得意的扬起了嘴角,放下二胡继续剔起了牙。
  过了会儿,众人开始熟悉起了乐谱,先是老罗照着谱子弹起了钢琴,紧跟着,断断续续的古筝声加入进来。
  伍剑柏不甘示弱的弹起吉他,小窦和李老师也开始练习起来。
  瞎子在一旁竖起耳朵,摇晃着脑袋点评起了众人:“哦,这古琴弹得有点意思,不过还缺点灵动,吉他和钢琴还不错……咦,这笛子有灵性呀!嚯,这古筝快赶上我师娘了!”
  瞎子越听越觉得手痒,拿起二胡就加入了他们的队伍。
  一时间,车库里仿若地狱降临,群魔乱舞。
  沈韩杨听着杂乱无章,相互冲突的各种乐器声,直感觉被一股魔音灌耳,五脏六腑都快要跟着颤动起来。再看看眼睛闪亮,纷纷沉浸在自己音乐世界里的众人,他脸孔扭曲,捂住耳朵,逃命似的跑了出去。
  跑出车库之后,他又一口气跑了二十多米,感觉那乱七八糟的音乐声终于消失,这才停下来喘了口气。
  扭回头看向车库,他不由自主的苦笑了起来。
  这些人都是从哪个石头缝里蹦出来的啊,连这种魔音都能忍受得了,看起来还乐在其中?
  可真是一群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