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十二章 天作之合

  送走了沈韩杨,文大妈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微微出了口气之后,脸上露出来一个极为复杂的表情。
  她万万没想到,周小生居然追她追到这里来了。
  都五十多年过去了,他居然还没有忘掉自己,这是何苦来哉……
  微微的叹了口气,文大妈起身来到门口,将门锁上,望了眼车库的方向,双腿好像不受控制一样,缓缓地朝着那边走去,心里一个声音呼喊着,一眼,就看一眼,看一眼就走……
  扭手蹑脚的来到车库门口,她微微探头,往里面看去。
  一个穿着笔挺白色西装的老头站在最前方,看起来气度非凡,长着一副让她既熟悉又陌生的脸孔……
  嗯,是周小生没错。
  这么多年过去,原本风流倜傥的公子哥,都已经变得垂垂老矣,岁月还真是一把无情的刻刀,无论是谁,都逃不过它的雕琢。
  她长长叹了口气,就要转身离开。
  这时,她眼角余光一扫,猛地看到有个人站在自己斜后方!
  她吓了一跳,转过头来,发现沈韩杨正笑吟吟看着她,一脸欠揍的模样。
  见文大妈发现了自己,沈韩杨竖起食指嘘了一声,勾勾手领着她来到了居民楼的拐角后。
  两个人站定之后,沈韩杨摆出一脸果然如此的模样,说道:“我就说你今天有点不对劲,特意躲到了一边看看,果然被我发现了情况。嘿,文大妈,他要找的人就是你吧?”
  文大妈微微叹了口气,接着好奇的皱起眉头,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沈韩杨一笑:“你的戏演的有点过了,以前遇到老乡你都是刻意躲着,从来没有今天这样主动说去见他们。”
  文大妈恍然大悟,苦笑着说道:“连你都看出来我在演,看来我的演技太久没用,已经退化的不成样子了啊。”
  沈韩杨惊奇道:“文大妈你以前是演员?”
  文大妈点了点头,一脸追忆的表情的道:“我没跟你吹牛,以前我在香江的时候是电影演员,而且火的一塌糊涂。当时香江有四大才子,三个都追过我,剩下那个是自惭形秽不敢追。”
  沈韩杨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了看面前的老太太,没想到她年轻时居然还是个大明星,感觉真是太不可思议了!
  看着沈韩杨吃惊的表情,文大妈眼中闪过一丝追忆之色:“看来他还没跟你说过我的事情吧……”
  “当年我16岁就出道演戏,和秋梦并称影坛皇后,追我的人如同过江之鲫,数不胜数。
  后来,我在一次酒会上认识了周小生,被他的样貌谈吐和才华所打动,和他谈起了恋爱。
  不过虽然恋爱了,但我过惯了放浪形骸的生活,完全无法收下心来,过那种单调的生活,然后……然后我就和一个之前追过我的明星好上了。
  一次我和男明星约会的时候,被他带着朋友给撞见了,我情急之下先给他一盆脏水泼了上去,说他背着我找其他女人,然后逃了出去。
  再之后,我惭愧于自己做了这种下贱的事情,实在是羞于见人,就偷偷的离开了香江……”
  沈韩杨瞪起大眼,被这个完全不同版本的故事给震撼到了。
  心中只感觉这俩人真特么是天作之合!
  居然相互的绿了对方?贵圈也太会玩了吧!
  过了会儿,沈韩杨回过了神,脸颊抽搐着道:“现在怎么办,总不能躲到死吧?”
  文大妈哀叹一声:“还能怎么样,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我和他都有了各自的家庭……”
  “你们老伴都死多少年了,不用背负什么心理压力了。”
  沈韩杨见两人都是一副旧情难断的样子,稍微的想了想,说道:“我感觉你们还是见上一面吧,我去跟他说,保证他不提当年的那件事情。”
  文大妈张了张嘴,似乎想要阻止沈韩杨,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任凭沈韩杨转身离去。
  沈韩杨回到车库,将拉奏小提琴的老渣打断,把他拉到了一旁,在他不满的表情中说道:“你要找的人有消息了。”
  老渣脸上的表情瞬间由不满变成了呆滞,再到喜悦,一把攥住了沈韩杨的双手:“人呢!阿雅在哪!”
  沈韩杨劝说道:“冷静点,你就这么过去会把她给吓坏的。”
  老渣连连点头,脸上却还是压抑不住狂喜,做了几下深呼吸,声音颤抖的说道:“带我去见她!”
  沈韩杨说道:“可以,不过你得保证不能提当年分开前的那件事。”
  老渣用力的点头应允:“我理会的,我不会说出来再伤她一遍心了。”
  沈韩杨心中微微松了口气,带着老渣来到了文大妈的跟前。
  “阿雅!”
  “小……小生!”
  “阿雅!”
  “小生!”
  看着热泪盈眶,像演偶像剧一样拥抱在一起,深情呼喊对方名字的两个老人,沈韩杨直感觉一阵的牙酸,转身离开,将空间留给了他们二人。
  回到车库里,老罗见他一个人回来,一头雾水的问道:“老渣呢?”
  沈韩杨贱兮兮一笑:“万万没想到,老渣的老相好居然是文大妈!老罗你节哀,以后就别惦记人家了。”
  老罗瞪起眼来:“瞎说什么呢,我什么时候惦记文大妈了!”说着,有些心虚的看了旁边的赵阿姨,见她一脸调侃的表情,这才松了口气。
  伍剑柏一脸八卦的凑了上来,问道:“老渣这是去见文大妈了?”
  沈韩杨挤了挤眼:“现在正亲热呢,你不怕长针眼就去看吧。”
  伍剑柏顿时兴奋起来,放下手中的鼓棒,兴冲冲跑了出去。
  沈韩杨一呆:“还真去啊!”
  此时,小窦也亦步亦趋的跟了出去,顿时让他无语了,看向一旁的李老师道:“这都什么人啊!连这种事也要凑热闹!”
  李老师揉了揉凌乱的长发,站起身道:“那什么,我去上个厕所。”说着就走了出去,然而走的那条路明显不是去厕所的方向。
  沈韩杨:“……”果然是物以类聚,古人说的话简直太特么有道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