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死亡一指

  看着沈韩杨提着两只甲鱼,带着一裤腿的泥水走远,导演在风中一阵的凌乱。
  节目组特地准备的两只甲鱼,就这么被他给安排的明明白白了?
  一点都不考虑下做给同来的徐征吃吗?
  这么清纯不做作的嘉宾,节目录制三季以来,他还真是头一次见……
  看着彭玉也跟了上去,导演无奈的苦笑了一声,朝着摄像组道:“跟上,卖掉就卖掉吧,好歹能凑点时长。”
  摄像组的工作人员也是忍俊不禁,憋住了笑,迅速的跟了上去。
  沈韩杨走在前面,按着来时的道路,很快的就来到了进村子的那条大街上,搬了两块砖头,在路边一屁股坐下,扯着嗓子喊了起来。
  “卖王八!大王八啦!”
  彭玉来到他跟前站住,一脸的兴致缺缺,眼神忧郁的看着两只甲鱼,似乎还在想着把它们红烧了。
  沈韩杨见他没精打采的,分出一只王八递给了他,鼓励道:“打起点精神来,卖掉王八给你买薯片吃。”
  彭玉翻个白眼,吐槽道:“你以为我是杨玥啊。”
  沈韩杨一乐:“行,给你买火腿肠吃行了吧。赶紧的帮着我一起叫卖,早卖完早回去。王八!又肥又大的王八!”
  彭玉斜了他一眼,有气无力的喊了起来:“我也是……”
  沈韩杨一愣,眼神古怪的看了他一眼,试探着又喊了一声:“王八!”
  彭玉:“我也是……”
  沈韩杨噗的一下乐出声,朝着他说道:“你瞎答应什么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王八成精了。拿着你手上王八去村里逛,见了人问他们买不买。”
  彭玉耷拉着脑袋嗯了一声,跟着抓起甲鱼,朝着村里走去。
  走出一段距离后,他猛地身子一震,顿住了脚步。
  扭回头一看,身后的沈韩杨早已消失不见,眼珠一转,朝着摄像机贼笑了起来:“王八要是卖不掉,那就只能红烧了吧?啊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
  彭玉一脸做贼心虚的表情,跟着绕路出了村子,连大路也不敢走,沿着小道偷偷的溜回了蘑菇屋。
  另一边,毫不知情的沈韩杨继续的叫卖着,一个中年妇女好奇的凑了上来,问道:“你这甲鱼怎么卖?”
  沈韩杨立刻堆出一个笑脸,换成湘西方言流利的说道:“我这甲鱼是自家池塘放养的,从来没喂过饲料,市场上一般卖160一斤。这只两斤多点,收你300块。”
  “200块给我吧。”
  “那不行,最少二百八!”
  “二百五我就拿着了。”
  沈韩杨一脸纠结的道:“二百五有点少,不过就这一只了……我也不想在这里耗着了,卖给你我能早点回家……还是有点亏啊,那你给我拿点自家造的粉皮?”
  “我家的粉皮好吃着呢,你回去尝尝就知道了!”
  中年妇女一脸你占了便宜的模样,笑呵呵的掏出了钱来。
  沈韩杨对着太阳看了一下钱,将王八拿给了她,跟着站起身跟着她往村里走去。
  导演看着眼前发生的这一幕愕然了片刻,跟着扭头看向身旁的女编导:“你买甲鱼花了多少钱来着?”
  女编导掩嘴笑道:“二百四,两只!”
  导演笑着摇头:“呵,这个奸商,他不去做生意真是可惜了。”
  女编导笑嘻嘻道:“我看过《浪漫小屋》,他想去做生意开饭店来着,好像是钱不够没开起来。”
  导演一愣,跟着面带笑容的调侃道:“多给他剪一点宣传专辑的戏份,赶紧的让他赚够钱滚出娱乐圈!”
  两个人说着,沈韩杨已经拿到了粉皮,提溜着走了回来,一边纳闷的说道:“彭彭这跑哪卖去了,算了,不等他了,我先回去。”说完,提着粉皮朝山上走去。
  等他回到蘑菇屋的时候,去买菜的那辆车已经开了回来,推门走进院子,黄雷笑吟吟的喊道:“哟,阿杨回来了,还带回来了粉皮,正好用来炖甲鱼!”
  黄雷说着,一脸戏谑的抬起了手中染血的菜刀,另一只手里,还按着刚刚开了盖的甲鱼。
  沈韩杨看到那只甲鱼,顿时明白了过来,脸色一黑,咬着牙朝门里喊道:“彭彭你给我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看着他气急败坏的模样,黄雷控制不住的哈哈大笑起来。
  他是万万没想到,连他和何昆都一点办法没有的沈韩杨,居然被彭彭这傻儿子给坑了一把,还真是一物降一物!
  彭玉听着屋外的叫喊,躲在紫枫的背后瑟瑟发抖,抓紧妹妹的胳膊道:“妹妹,你出场的时候到了,你练过跆拳道,肯定能比哥多撑一会儿。”
  紫枫嘴角微抽,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说道:“我的用处就是给你做肉盾吗?”
  彭玉一脸可怜的道:“你总不能看着哥被阿杨打死吧,阿杨的死亡一指很恐怖的,指头一弹就能把一个瓷碗弹出一块缺口,这要是对着我脑门上来几下,你亲爱的哥哥可能就要永远的跟你说再见了。”
  紫枫眼珠子一瞪,瞬间就提起了精神,一脸郑重道:“哥,你放心,我会保护好你的。”说着,将彭玉护在身后,两个人一起往门外走去。
  彭玉躲在紫枫的身后,心中找到了一丝的安全感,探着脑袋偷眼往外观察。
  出来门后,他刚想好怎么跟沈韩杨解释,还没来得出口,紫枫猛地发力,一把将他拽到了她的前面,双手一推将他送了出去。
  “阿杨哥!削他!”
  紫枫大叫一声,跟着快步的退到了门里。
  彭玉的表情立刻由强笑变成了惊恐,转回脸来,却发现身后的屋门已经紧紧的闭合,跟着咔嚓一声,还给插上了门栓……
  “开门,放我进去!”
  拍了两下门没得到回应之后,彭玉满心的绝望,跟着僵硬的转过了身子来,然后就看沈韩杨笑呵呵的走了过来,那笑容,恐怖中透着阴森,简直比发怒还要吓人!
  “阿杨,你听我说,那只甲鱼……”
  “甲鱼什么的无所谓了,我们是好兄弟,来个好友之间问候的脑瓜崩吧!”
  彭宇身子一颤,惊恐的看着沈韩杨的笑脸在眼中逐渐变大,与此同时,一根带着死神气息的修长中指,迅速的朝着他的脑门弹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