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三十三章 比较和善

  一连看了二十几个人的表演,一直看到了克里斯考核的《羽毛球》,沈韩杨的表情由好奇到纳闷,最后变成了一脸的不可置信。
  这些人的freestyle怎么回事,听起来还不如老罗他们写的词呢,甚至有几个人还不如他用来夸人的鼠来宝呢,这是……集体发挥失常了?
  “我是说唱界的林耽!”
  “我要做说唱界的林耽!”
  “你面前是说唱界的林耽……”
  羽毛球冠军林耽连续被点名之后,克里斯的眉头深深的皱起,朝身旁的阿狗道:“我这一组的选手发挥的太差了,说实话我有点失望。”
  阿狗笑着道:“谁叫你出这么怪的题目,你这是自作自受。”
  克里斯无奈的叹气:“要是不规定淘汰人数,我这一组起码能淘汰6-8个人。”
  沈韩杨身旁一个rapper听着克里斯大放厥词,一脸不服气道:“有本事自己下来说啊,光说不练算什么本事。”
  沈韩杨转脸朝那人看去,忍不住帮克里斯仗义执言:“克里斯的说唱知识还是很丰富的,点评也很到位,除了不会说唱,完全挑不出任何毛病。”
  娃娃一脸古怪的看向他,吐槽道:“一个说唱节目的评委不会说唱,这才是最大的槽点吧……你这到底是帮着他说话还是消遣他啊?”
  沈韩杨一脸不赞同的说道:“黄教主不会唱歌能去当音乐节目的评委,小萨一个法制节目支持人能去给喜剧节目当评委,人克里斯好歹也是出过说唱歌曲的,来《有说唱》当评委有什么问题?”
  娃娃:“……”太特么有道理了,听起来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总感觉哪里不对啊?
  两人讨论的正热烈,音乐骤然一停,原来是克里斯这组的考核结束了。
  盖和碰瓷王等人见状,立刻抢起了话筒,争先的上场表演。
  “我来第一个!”
  “碰什么,我第一!”
  两个人将手同时放在话筒上,彼此瞪起眼睛,谁也不服谁。
  沈韩杨见状不由一乐:“你们干脆合唱得了,这样两个都是第一了。”
  文千先前就发现沈韩杨在台下勾搭妹子,看的一肚子气闷,此刻见他说风凉话,不由挑起了眉头:“阿杨,你先来,给其他选手打个样子。”
  沈韩杨脸上的笑容微微一僵,感觉自己真是躺着也中枪,不情愿的看了文千一眼,云淡风轻的在两人手臂上拍了一下,抽出话筒走到了舞台前的空地上。
  此时,打碟的两个音乐老师互看了一眼,放起了一首百搭的混剪。
  给沈韩杨打碟太麻烦了,两人研究了好几天也抓不住他的气质,只能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放了首最普通的。
  沈韩杨听着比较偏摇滚的混剪伴奏,节奏也比较慢,和阿柏哥写的《我会好好的》相性比较贴合,心里微微松了口气,跟着音乐说唱了起来。
  “我会好好的,花还香香的,时间一直去,回忆真美丽。”
  “我是想着你,一直想着你,你在我心底,变成了秘密。”
  “不要说你爱我,你想我,如果你的心里没有这么做!”
  “只是勉强的敷衍我,我知道了会很难受。”
  “我要你默默走不回头,我会清楚明白你要的是什么,无须勉强的安慰我,说奇怪的理由!”
  看着沈韩杨顺畅的表演,一旁的嘻哈侠震撼的双手抱住了头,一口粤普脱口而出:“偶买噶!介歌真的是freestyle吗?介么短时间,居然写出了一首完整的歌,不可思议,沈太厉害了!”
  娃娃听着歌词,盯着沈韩杨的双眼微微闪烁,感觉这个痴情的坏小子浑身都散发着一种致命的吸引力,似乎要将她整个人都拉扯进去,几乎快要不能自拔。
  一旁的阿岳忽然间开口道:“抒情摇滚的风格,先前我还以为他只会华国风!”
  阿狗道:“他的freestyle是我到目前听到最舒服的一支了。”
  就在这时,沈韩杨已经熟悉了伴奏的走向,张口唱起了副歌。
  “到现在还是深深的深深的爱着你,是爱情的友情的都可以,那是我心中的幸福,我知道它苦苦的~”
  一众参赛选手目瞪口呆,有人甚至忍不住爆出了粗口。
  “卧槽,连hook都编出来了?!”
  “尼玛,这是哪里来的怪胎!”
  “杨哥……厉害!”
  “哥!哥!respect!”
  沈韩杨跟着伴奏唱了两句副歌,发现旋律换成了另外一首,在众人震撼的表情中一个转身,就近找了个长得比较和善的络腮胡选手,将话筒塞给了他。
  络腮胡拿到话筒的时候,还沉浸在沈韩杨带来的震撼之中,顿时就是一懵,身体本能的往前走了几步,露出一脸我是谁,我在哪的表情。
  “yoyo,我现在脑子有点乱,我的秘密是我的脑子稍微有点乱,yeye,下一个,下一个在哪里?”
  “噗!这什么鬼?”
  “这不是徐天真正常的水平,主要他前面的表演太爆炸,把他给炸蒙了。”
  “正常,换我我也蒙,他前面这人叫沈韩杨吧,他的freestyle真是太刁了!”
  看着场地上急的满头冒汗的徐天真,盖走上前夺过了话筒,一脸拽拽的表情开唱,终于将尴尬的场面打破。
  “我有一个秘密,我有一个秘密,全场比我小的都是我的弟弟!”
  徐天真擦着汗回到了选手之中,神色复杂的看向沈韩杨这个让他忘词的罪魁祸首:“你把我害惨了。”
  沈韩杨纳闷的歪歪头:“我干了啥,就把你害惨了?”
  徐天真无奈的叹了口气,摇摇头,跑到了人群的后方,自己郁闷去了。
  一旁的娃娃噗嗤笑了出来:“你害人家忘了词,你自己不知道?话说你和他没仇吧,怎么就把话筒给他了?”
  沈韩杨解释道:“他长得比较和善。”
  娃娃一愕,扭回头看了脸满脸络腮胡,脸颊瘦长,长相凶狠的徐天真,感觉“和善”这个词和他无论如何也搭不上边啊?
  “他哪里和善了?”
  “长得像河里的鳝鱼……”
  娃娃噗的一声,递过去一个娇嗔的白眼,道:“好冷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