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木禾 > 文娱之传奇巨星 > 第一百二十章 甲鱼

  湘西古镇,月色撩人。
  在月光和灯光的映照下,沈韩杨的身上仿佛镀上了一层银色光晕,萦绕着一丝迷幻气息。
  他怀抱吉他坐在竹凳上,狭长的眼睛微微眯起,在黄雷等人的面前自弹自唱。
  “快写一首情歌雅俗共赏,落笔传神还要容易传唱,上得厅堂也下得厨房,就像我一直在找的姑娘~”
  “有没有一种生活雅俗共赏,情节起伏跌宕让人向往,满纸荒唐中窥见满脸沧桑,触到神经就要懂得鼓掌~”
  “别说一不在乎二没期望,太超脱,中枪中奖感觉会一样……”
  一曲唱完,沈韩杨揉了揉被灯光照的有些不舒服的眼睛,朝着摄像组吐槽道:“你们这里不收电费吗,我们拍电影灯都没打这么亮,弄得我眼都快睁不开了。”
  导演在一旁讪笑了一下,跟着让灯光师调暗了灯光。
  黄雷一脸古怪的看向沈韩杨,视线不住在他的脸上打量。
  这是他第一次听沈韩杨唱歌,在此之前,他还以为沈韩杨的歌是那种土嗨的风格。
  完全没有想到,他的歌居然真的可以做到雅俗共赏!
  这首歌写得亦庄亦谐,充斥着哲学式的思辨,但又深入浅出,即使完全不懂歌词的内涵,也朗朗上口让人感觉很好听。
  加上沈韩杨说书人般独特的唱腔,完美的契合了整首歌的意境,绝对是一场经典的表演!
  黄雷有些震惊于沈韩杨风格和歌曲的反差,好奇的看向一旁憨笑着鼓掌的彭玉,问道:“阿杨的歌都是这种风格吗?”
  彭玉笑脸道:“不是,阿杨最擅长写古典歌词,还写过一首五绝诗。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劝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他还写过一首现代诗,不过我更喜欢这首多一点,嘿,因为好记!”
  紫枫一脸诧异的道:“你连学校里教的诗都接不出来,阿杨哥写的却能记住?”
  彭玉嘿嘿一笑:“这是我哥们写的,可以拿去跟人吹牛,当然得好好记下来。”
  沈韩杨满脸堆笑的道:“我的专辑3月15号开始发售,专辑名字叫《山水之间》,到时候你们每人买个十张八张的,给我捧捧场。”
  何昆一脸无奈的笑道:“我们闲着没事买这么多唱片干嘛。”
  沈韩杨热心的出主意道:“可以当镜子用,还可以拿来切豆腐,你再使劲想想,还是能凑齐十种用途的。”
  何昆哭笑不得:“出主意拿自己的唱片做这种事,你歌手的自尊呢……”
  沈韩杨嘁了一声,不屑道:“找什么借口,买不起就说买不起嘛。”
  “……”
  何昆心中一阵的无语,万万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有被人嘲讽没钱的一天。
  黄雷看到何昆吃瘪的样子,忍不住噗嗤一乐,拍着身旁柴犬的狗头,一边扭头看向了沈韩杨:“你可别激何老师,他的身家能买下你公司都够了,小心他一怒之下真买下你合同,罚你去扫厕所。”
  沈韩杨震惊的瞪起眼来:“又是一个狗大户!”
  “噗!哈哈哈!”
  沙平威和徐征在一旁乐的拍桌狂笑,何昆瞥了他们一眼,有点郁闷的说道:“我们玩个游戏,从现在开始谁都不准说话不准笑,谁先说话谁是孙子!”
  笑声立刻戛然而止,沙平威满脸惊恐道:“玩这么大!”
  何昆看了他一眼,冷冷道:“现在开始。”
  几个人立刻绷起了脸来,沈韩杨见状,有些无奈的耸了耸肩,跟着用手指头在茶杯里蘸了点水,在桌子上书写起来。
  【我学过相声,受过专业的训练,不笑场是基本的职业素养,嗯,除非忍不住~】
  “噗!”
  黄雷看了眼一旁满脸惊愕的何昆,仿佛被戳中了笑点一样,顿时就乐出了声,跟着哈哈大笑道:“哈哈哈,不玩了,什么破游戏,一点都不好玩!”
  众人全都跟着松了口气,纷纷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表情。
  黄雷一本正经的继续说道:“咱们几个里就沙平威爱笑场,输的肯定是他,咱们别欺负老实人了。”
  沙平威一脸质朴的笑容,点着头道:“还是黄老师疼我。”
  沈韩杨啧啧有声的看了他一眼,眼神中流露出一丝怜悯,跟着说道:“老白,以后你跟着我吧,什么都不用干,只负责数钱就行。”
  沙平威一脸的茫然:“天底下还有这么好的事儿?”
  何昆噗的一乐:“哈哈哈,他是想卖了你让你替他数钱!”
  沙平威赶紧的摇起了头:“那可不行,你以为我傻啊!”
  沈韩杨一脸这人没救了的表情,翻起白眼道:“睡觉去了,明天早上谁也别叫我,我要睡到自然醒。”说完,转过身走回了屋里。
  其他人见状,也纷纷的回去了屋里,各自洗刷去了。
  第二天一大早,沈韩杨被一阵鸡叫吵醒,睁开眼睛伸个懒腰,换好衣服,迷迷糊糊的来到了院子里。
  此时,黄雷和何昆已经开车去买菜,紫枫带着徐征和沙平威去山上挖竹笋,就只剩下了彭玉在院子里劈柴。
  看到沈韩杨起来,他停下手中的活,笑道:“阿杨,黄老师我们俩去池子里抓鳝鱼!”
  沈韩杨打个哈哈道:“哦,抓鳝鱼啊,这活倒是不累,前面带路吧。”
  彭玉嘿嘿一笑,跟着拿起了竹篓,走在前面带路出了大门。
  很快的,两个人来到了池塘中。
  沈韩杨熟练地抓了几条黄鳝,然后眼尖的在池塘里挖出来两只王八,兴奋道:“彭彭,你们这池塘里宝贝不少啊!”
  彭玉转过脸来,看到他手中的王八,立刻也惊喜了起来,咽着口水说道:“居然有甲鱼!徐征老师不是说要吃红烧甲鱼么,正好做给他吃!”
  沈韩杨的脸色立刻沉了下来,瞪起眼睛道:“凭什么啊,这是我抓到的,我要拿去卖钱!”
  彭玉满脸不情愿的道:“做成菜多好啊。”
  沈韩杨懒得理会他,趟着水朝着岸上走去,一边眼睛放光的说道:“趁着他们没回来,赶紧的卖掉这俩小东西!一只两斤多呢,能卖不少钱!”